<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九章 修仙世家
    少年双足点地,白地而起,全身衣袖飘飘,如同仙人降世,居高临下的对着青洲点出一指。

    小剑一动,化成银光飞射向青洲。

    青洲御使飞针,射在银光正中,银光如同灵蛇般扭曲一转,将飞针闪过,飞速刺到青洲面前。

    青洲及时后退,脚下生风,侧身让过银光,食指和中指夹住飞针,对着银光一射,将飞剑撞得显形,往后飞射出去。

    接着飞针升起,拉成一条长长红线,红线带着森寒的杀气,直冲少年的面前飞去。

    少年手掌高高举起,飞剑被抡成一道半圆的月牙,银光冲天而起,当即将大堂斩成两半。

    银色月牙飞来,青洲对着空中接连指点十下,飞针且进且退,接连在月牙上击打了十下,每击打一次,月牙就暗下去一些,等到飞针刺完十下,月牙完全消失,飞剑被打飞。

    少年袖口翻转,一枚圆盘出现,圆盘中央刻着一圈圈的螺纹,对着青洲的眼睛一晃。

    青洲顿时感到头晕目眩,手掌凝聚出一枚青色火球,灵火球飞跃而出,在空中暴涨成磨盘大小,瞬间淹没少年站立之处。

    少年大叫一声,身上升起一层水幕,被灵火球烧的不断荡漾,虽然火焰还未临身,嘴唇脱水干枯,额间的发丝卷曲枯黄。

    血红飞针再次飞出,击打在水幕上,被一圈涟漪挡住,青洲感到到极大的阻力,让飞针不得前进,还被水幕黏在上面。

    “这是你逼我的。”

    少年大叫一声,水幕中突然爆出一阵金光,照得四周雪白一片,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而后光芒稍减,少年已经收了水幕,他手持一把金色扫帚,轻轻一扑,四周的灵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青洲再次御使飞针,红线划出一道巨大弧线,绕到少年身后,对着少年的后脑刺下。

    少年一挥金扫帚,飞针顿时掉落地下,青洲再三尝试,飞针仍旧没有反应。

    接着少年再次挥动金扫帚,对着青洲一闪,一道金风旋转飞来,将地上的大理石蹭的粉碎,仿佛有无数刀刃在旋转。

    青洲双手合十,退出一枚巨大的灵火球,灵火球旋转着,无数火舌缠绕飞舞,撞在金风上发出巨大的爆炸。

    这时候青洲感应到飞针有反应,手指引动,飞针再次向少年刺去。

    少你举起圆盘,对青洲的眼前一晃,这回青洲早有准备,眼睛一闭,随即睁眼,但是少年已经消失不见,下一刻,身后传来寒冷的风声。

    青洲又是一记灵火球飞出,被少年举起金扫帚打中,灵火球顿时散成漫天青火,但是没有一朵熄灭,而是如同无数烛火彼此呼应着。

    青洲对着漫天青火手掌一握,顿时重新凝成一枚灵火球,绕过金扫帚,打中少年,少年虽然躲闪得快,但还是被灵火球擦中手臂,袖口起火了。

    少年见衣袖着火,喷出一口气就要扑灭,没想到灵火凶猛,然而冒起三丈,将他的半边身子笼罩在内,顿时响起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少年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地面的一堆黑灰。

    青洲见到这一幕,惊得咋舌不已,原来自己对灵火球的威力还是低估了,不管是谁,只要被灵火附身,现场救治有死路一条。

    走上前去,青洲见到地上残留着少年的遗物,飞剑、圆盘和金色扫帚,还有一个朴素的布袋和一枚玉佩,自然是少年藏物的乾坤袋。

    刚才一番交手,实在是青洲最为惊险的一战,少年不仅和他境界相当,身上的法器也层出不穷,微妙功能让青洲都有些抵挡不住,若非少年操纵法器的手段略显稚嫩,落败的就是青洲了。

    四件法器刚才少年都用过,飞剑用来进攻,圆盘能乱人神智,金色扫帚不仅能打落法器,更可以发动攻击,是其中最强大的一件,至于玉佩,应该就是放出抵挡灵火球的水幕了,是极为罕见的防御法器。

    青洲得到法器,当即试着使用,却发现根本没法御使,当即询问羽灵子。

    “那小子境界和你相当,之所以能御使这法器,那完全是因为这些法器是人家家传的。”

    “家传?”

    “修仙界中有些家族,是修士开创的,因为后代有灵根,能传承下去,所以便用血脉炼制法器,后代子孙即便境界不高,也能发挥出法器的一部分威力。”

    “那这些法器我只能先留着了。”

    “不着急,只要你突破炼气四层,就能使用这些法器了,炼气三层对修士来说,如同幼儿蹒跚学步,四层以后才是真正的修炼开始,大部分法器也能使用了。”

    打开乾坤袋,发现里面一块灵石也没有,放着白战甲献上的两百年人参和先前的一对百年人参,以及几本书。

    “百年以上的人参对筑基修士也有用,你先别浪费,留着好了,这几本书说不定提到那小子的来历,你先翻看下。”

    青洲先翻开一本,发现是少年的家谱和笔记,上面详细介绍了少年的家世情况。

    原来少年祖上曾是一名修士,也曾修炼到了筑基期,但是被敌人打伤,修为掉落炼气期,再也没有了雄心壮志,便娶妻生子,创立家族,他后面的几代人中,都没有灵根,因此修士便将自己的法器和修炼心得,留在祠堂中,并射下禁制,后代中若有身怀灵根的,便能找到他留下的遗物。

    到了少年这一代,家族已然成为地方豪门,父亲是做官的,叔叔和舅舅是做大生意的,已然忘了祖上的光辉。

    一天,少年偷偷跑到祠堂玩耍,意外触发禁制,发现了修士祖先的馈赠,并靠着乾坤袋中的灵石和丹药,成为一名修士。

    少年获得强大力量后,不满足成为一个富家少爷,便离家出走,到处闯荡,被白战甲遇见,这才来到石桥县。

    收到白战甲献上的一对百年人参,少年大喜之下,开始动用帮派的力量收集灵药,于是待在石桥县中,接受了白战甲的供奉。

    那几件强大的法器,因为是先祖修士祭炼过的,有血脉的联系,因此才能被少年御使,可是却因为他境界多低,没法发挥全部威力。

    看过笔记,青洲庆幸不已,若是少年不管不顾,将任何一颗人参吃下,境界立刻就能飙涨到炼气六七层,到时候随便发动一件法器的威力,就能灭杀他。

    剩下的书是少年祖先留下的修炼秘本,上面记载的功法还不如太清册,青洲也没兴趣看,不过其中的一门幻影遁形诀,却对身法的提高很大,只是需要一种叫无影蜃珠的材料很难找。

    青洲击杀少年后,白战甲肝胆俱裂,当即往外逃去,这一刻他只想逃命,什么权力基业都不想要了。

    李青汉虽然吃惊,但青洲是自己义子,不会害自己,于是展开追杀,从白甲堂一路追上,终于在石桥县的大街上,以一双肉掌将白战甲击毙。

    那天起,白甲堂重新变回青汉堂,全县的人都知道,老堂主李青汉铁血回归,击杀叛徒白战甲,证明了自己黑道魁首的实力。

    但是很少人知道,青汉堂内部,曾经发生过一场如梦似幻的战斗,如果有外人亲眼见到,会以为那是仙人在交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