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八章 少年修士
    寿宴夺权也有一年多了,白战甲掌握帮派大权,在石桥县中呼风唤雨,比当年的李青汉更加权势熏天,就连县太爷也不放在眼力。

    不过在石桥县中,始终有一个人,是白战甲最惧怕的,天天请安,月月送礼,比伺候亲爹还要用心。

    那个神秘人就是当日击败李青汉的少年,是白战甲从外地请回的高手,来历不明,但是实力极强,这一年内,有几股势力进攻石桥县,企图侵占白甲堂的地盘,其中有不少成名的高手,比白战甲更强几分,都被少年一一击杀。

    可以说少年就是白战甲的靠山,但是暗地里白战甲对少年非常惧怕,当年他外出押运货物,遇到了一伙强盗,本想着随便丢些银子打发,没想到这少年突然出手,手上寒光一闪,那伙强盗足足有上百人,竟然瞬间被杀个干净,当场血流成河。

    白战甲不愧是奸险之辈,虽然心中震惊,但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篡夺权位的准备充足,唯一顾虑的就是李青汉武功极高,万一临时反扑会伤到他,现在这位少年实力极强,还在李青汉之上,一定要招揽到手。

    少年实力强,脾气也大,说话很不客气,俨然一副被宠坏了的少爷摸样,但是白战甲老谋深算,好话奉承着,还奉上多年收藏的一对百年人参,总算打动少年。

    白战甲得到少年这个靠山,当即在李青汉五十寿宴发动反叛,成功篡夺了青汉堂的大权。

    上位后,白战甲对少年百般感谢,送上重礼表现感谢,没想到请神容易送神难,少年竟然留在青汉堂不走了。

    原来少年得了一对百年人参,认定他能弄到更多,于是要他为自己搜罗各种灵药,最起码也要百年药龄。

    这可要白战甲的命了,百年人参可遇而不可求,他活了几十年也只收藏了这么一对,再想要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少年见他推脱,神色变冷,手上一道银光飞出,将旁边的瓦房齐齐斩成两半,断口整齐如刀切,最后轰倒成废墟。

    白战甲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的点头答应,回到白甲堂发动人手,各种巧取豪夺、强买强卖,搜集少爷所需的灵药。

    这天他意外得到一株两百年的人参,是从一个富商家里得来,那个富商想留着人参续命用,却被白战甲抢夺过来,只花了一百两银子,等同于抢劫。

    白战甲用上好的紫檀木装好人参,送到少年居住的宅院内。

    少年打开木盒,见到已经成为人形的人参,眼睛变亮了,笑着连说三个好。

    “你做的很好,这株人参我很满意。”

    少爷对白战甲鼓励一番,然后收起人参。

    白战甲见总算伺候好这位少爷,正松了口气,突然一个弟子匆忙闯进来,口中大呼不好了。

    “混账,公子面前也敢大呼小叫。”

    “堂主,不好了,老堂主回来了。”

    “混账。”

    白战甲一掌打掉弟子半边牙齿,然后回过神来,知道是李青汉杀回来了。

    “一个过气的老头,也赶回来送死。”

    白战甲冷笑下,现在的他今非昔比,掌管白甲堂以来,他不仅权势惊人,武功也突飞猛进,隐然触摸到先天境界的门槛,就是李青汉实力巅峰时期,就不是他现在的对手。

    “公子,有个老匹夫来冻死,我先回去料理下,稍后再向你请安。”

    “正好我想出去走走,就为你压阵吧。”少爷好像有了兴趣,提出和白战甲一起前去。

    走到白甲堂门前,白战甲看到躺到一地的弟子,只有寥寥几人在呻吟痛嚎,其余的人动也不动,不知死活。

    “李青汉呢,是不是他出手了?”白战甲揪起一个受伤弟子问道。

    “老堂主不是人,是魔鬼,他的手掌一挥,就变得有几十米高,把我们全打倒了。”

    “真气外放,虚影化实,这是先天境界。”

    白战甲的脸色变得非常难堪,难关对方有底气杀回来,原来已经是先天高手了,便求助转向少年。

    “进去吧,终究还是蝼蚁一只,我反掌可灭。”

    走到堂大厅,李青汉和青洲已经恭候多时,两旁站着堂中的头目和精英,他们对李青汉逼供逼供,对白战甲看也不看。

    “你们还站在那儿作甚,还不快给我动手,杀了李青汉,我升他做副堂主。”

    白战甲气冒三丈,大声对自己的手下吼道。

    “白战甲,你这奸邪小人,我等现在弃暗投明,再也不受你的蛊惑了。”

    “对啊,先前我们投靠你是迫于形势,现在堂主回来了,识相的你就投降,堂主大仁大义,或许会对你宽大处理。”

    堂中弟子你一眼我一语,将白战甲气得哇哇大叫。

    “还请公子出手,先杀李青汉,再杀这些叛徒。”

    少年唔了一声,傲视堂中众人,袖口摆动,银光已经飞射而出,冲正中央的李青汉飞出。

    “上次没有动用飞剑,才让你逃过一命,这次剑出亡魂,看你怎么逃?”

    银光闪烁,看一眼便会被刺得眼泪直流,只能隐约看出是一把剑的形状,虽然直冲李青汉,但是带起的锐利风声,却将站立两旁的弟子衣衫割裂,皮肤撕破,鲜血飞溅开来。

    李青汉一身雄浑的先天真气,出动十成功力汇聚双掌,离体化成一对巨大手掌,击打在银光上。

    只听见巨大刺耳的撕裂声,先天真气幻化的手掌被银光割裂,李青汉不由自主往后飞去,银光距离他的胸膛只有不到一掌的距离。

    一条细长的红线凭空出现,和银光对撞在一起,发出洪钟大吕的震耳声响,震得堂中人全体倒下。

    红线和银光显形了,分别是一根血红的纤细小针和一把银色飞剑,被对撞产生的反震飞回,分别落到主人手中。

    “是你。”

    “原来你也是。”

    青洲和少年都明白了,对方同样是修士。

    除了羽灵子外,这是自己见到的第一个修士,但是青洲却没有和对方交结的心思,此刻是敌非友,恐怕要分生死了。

    “白战甲,滚开。”

    “义父,你先让到一边去。”

    两人都是修士,都知道法器交锋的破坏力多大,少年要利用白战甲寻找灵药,青洲担心义父,都让他们远远离开,以免受到交手的波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