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七章 杀回石桥镇
    “灵火球是门派中的知名法术,不同那些大路货火球术,灵火球的威力能随着境界提升,而且兼顾威力和灵活,据说当年门派中的一位金丹老祖,曾用一发灵火球,灭掉一个散修基地。”

    进过一段时间修炼,青洲对灵火球的掌握越发熟练,已经能单手发出灵火球,青色的火焰被揉成一枚核桃大的火球,远远看去就像是青玉雕琢成的珠子。

    灵火球看似璀璨美丽,内部却蕴含着恐怖的杀伤力,根据青洲的几次试验,能将溪流蒸发,岩石成灰,就连他取出的一把匕首,也被灵火球烧成铁水。

    虽然还没有在敌人身上试验,但是青洲可以确定,若是血肉之躯被灵火球碰到,不出一个呼javascript:吸,就是灰飞烟灭的场景。

    成功发出灵火球,只是法术修理的第一步,根据羽灵子所说,这门法术最精妙的地方,恰恰在于灵火球的细微操作。

    深山幽谷中,青洲长身直立,双手前伸,掌心朝天,各自悬浮着一枚核桃大的青色火球,正是双手齐出灵火球的运功法门。

    灵火球在青洲掌心悬浮不定,时而缩小成米粒,时而放大成磨盘,通体滚圆如球,偶尔有一丝火焰窜出。

    “等到你能做到将灵火球操纵的得心应手,大小如意,飞行自如,而且一丝火光也不会外泄,就将这门法术炼制小成了。”

    青洲刚刚觉得自己进步不小,就被羽灵子泼了冷水,看着手中听话的就像被驯服的灵火球,有些不服气。

    “那么灵火球大成是什么威力?”

    “你看看天空,哪里有什么?”

    “有云,太阳。”

    “灵火球没有大成的说法,应该说灵火球的修炼没有止境,如果说有尽头的话,那就是太阳吧。”

    “什么,灵火球能变成太阳。”

    “门派中有这样的传说,但是距离你太远了,你还是先熟练灵火球的操纵训练,下面的训练项目是……”

    青洲掌心一动,灵火球开始旋转起来,绕着他的五根手指不断转动,速度时而缓慢、时而急速,一不小心还会擦到青洲的手指,烫得他咧嘴,幸好能及时收回火焰,不然他恐怕会成为史上死的最冤的修士,修炼时被自己的法术烧死。

    修炼了一段时间,青洲收拾下,回到寄身的山洞。

    山洞内,李青汉盘腿而坐,身上散发的气势飘忽不定,时而狂暴如暴风雨,时而微弱如细丝,但是脸色却非常红润,显然修炼武功到了关键时刻。

    青洲知道义父原本就是后天巅峰,这些天服用了灵素丹,不仅伤势已经痊愈,而且捕捉到了突破的一丝契机,现在看来,显然已经到了突破先天境界的关头。

    突然,李青汉身体一动,远远看去仿佛暴涨一倍,青洲知道这是义父的气势增强造成的视觉冲击。

    一股盎然的生机从李青汉身上冒出,石壁上的枯藤被感染下,俨然多出了几分绿意,青洲开心的笑了,因为义父已经是先天境界了。

    在生机的作用下,李青汉一头黑白交加的灰发,瞬间变的乌黑发亮,脸上的皱纹变淡消失,枯瘦的双手老茧消失,皮肤变得光滑紧致,泛着玉质的光泽。

    平地里产生一阵狂风,原来是李青汉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一股白色的气流,急速如箭,将石壁打得碎石飞溅。

    “义父,你已经是先天高手了。”

    李青汉恢复了以往雄霸一方、睥睨四野的豪气,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震动深山,在群山间回荡。

    “青洲,你义父没想到,能在有生之年突破先天境界,白战甲那狗贼,死期不远了。”

    青洲听羽灵子说过,武林高手的先天境界,相当于修士的炼气一层,不过战力却相差很多,毕竟修士有法器和法术,而先天高手只能用凡人打造的武器,正要对决起来,修士能完败先天高手。

    “义父,白战甲猥琐小人,不足为虑,只是那个神秘少年,才是真正棘手啊?”

    自从成为修士,青洲的眼界也开阔起来,当日少年赤手空拳,能击败后天巅峰的李青汉,除非他年纪轻轻就是先天高手,还有另一个可能,那就是少年和青洲一样,也是修士。

    如果是后者,那么就麻烦了。

    李青汉此刻意气风发,想着要杀回石桥县,手刃叛贼,夺回自己的基业,怎会顾忌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

    “孩子,义父这番突破先天,这才知道,不入先天境界,都是庸碌,现在的我,可以击败十个以前的我,先天真气的运转循环往复、源源不绝,更有种种奇异之能,现在义父一人,就能横扫整个青汉堂。”

    青洲听了,暗想先天境界果然和练气一层有诸多相似之处,似乎能外通天地,吸收外界灵气,所以先天高手精气无穷,没有耗尽的可能,就和修士能靠吸收灵气恢复一样。

    不过对武林高手来说,先天境界已经是尽头了,而修士的炼气一层,只不过是修炼入门而已。

    “罢了,义父生性好强,不杀白战甲,他是不会心安,那少年就算是修士,我也不惧他,大不了做过一场。”

    李青汉和青洲饱餐一顿,将储藏的食物吃完,山洞本是藏身之用,他们现在要离去,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只得就此遗弃。

    走出深山,石桥县就在不远处,看着升起的炊烟或远或近、或浓或淡,青洲感到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许久没有接触人间烟火,竟然有些不习惯。

    石桥县还是和以前一样,街道上人来人往,做买卖的吆三喝四,没有人发现一对离开多时的人,已经悄然回来。

    李青汉带着青洲往前走,那是青汉堂的方向,不过现在被叛贼盘踞其中,并改名为白甲堂。

    一个摊主正在喝水,突然双目圆瞪,满口的水喷得到处都是,打湿了摊前走过的李青汉。

    “李堂主,你老人家回来啦。”

    四周人群开始骚动起来,明显更多人认出了李青汉和青洲,有人悄悄从人群中离开,这是要去向白甲堂通风报信。

    李青汉微微点头,脚步不停,留着一堆人在身后窃窃私语。

    “李堂主怎么变年轻了,头发那个黑呀,和年轻小伙子一样。”

    “没看见他要去找白堂主吗,现在两个堂主见面,肯定要打个昏天暗地。”

    “他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现在的白甲堂,那可有几千人哪?”

    “咱们就等着看戏吧。”

    此刻的白甲堂早已收到风声,几十名弟子手持利器,冲到门口,将李青汉和青洲挡住。

    “老堂主,你既然逃了,回来作甚?”一位比较年长的弟子神情不忍,开口劝说道。

    “张奇,和他废话做什么,我们现在是白甲堂的人,只有白堂主,没有什么老堂主。”

    “白战甲呢,怎么成缩头乌龟了,快叫他出来。”李青汉淡淡一笑。

    “堂主有事出去,你要想活命,赶紧离开,不然我们先把你擒下,交由白堂主发落。”

    李青汉须发张开,步步生风,缓缓走向这些弟子。

    “你们绝大多数人都很年轻,不知道老夫年轻时的外号,要知道,老夫还在闯荡江湖时,可是人称‘连城屠’李青汉。

    现在,就用你们这些人的性命,当做我李青汉回归青汉堂的铺路石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