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章 山中修炼
    回到山洞时,天已近亮,青洲刚进洞,便见到一脸焦急的李青汉。

    “痴儿,你去哪儿了,义父还以为你回不来了。”

    “义父,孩儿没事,出去了一趟,找到了好东西,应该对你有用。”

    青洲搀扶李青汉做好,将散落的被子拉起,盖在李青汉的胸口,然后用手轻抚几下,为李青汉顺气。

    “东西都吃完了吗?我这次回来路上运气好,打死了一只兔子。”

    青洲归途中牛刀小试,一记飞针就射死了十米外的野兔,不管是力道还是准头,都比神箭手更厉害。

    “傻孩子,你不回来,我哪里吃得下。”

    地上防止的野果和干肉还有大半,显然李青汉并没有吃多少。

    “义父,我说过多少次了,不吃东西,你的伤好不了的,你等等,我给你端些水来。”

    青洲走到山洞外,旁边有条小溪,取水便利,而且都是水质清澈的活水。

    划开溪流上飘浮的枯枝落叶,青洲用竹筒装满水,然后取出一枚灵素丹,在水里浸泡片刻取出,只见丹药明显缩小一圈。

    “灵素丹对凡人来说,药力太强,还是用水化开了,给你义父喝药水,这样效果最好。”

    羽灵子这样和青洲说道,青洲听了有道理,毕竟这些天,李青汉身体虚弱,只能慢慢恢复。

    “义父,喝水。”

    “喝不下。”李青汉摇摇头。

    “这水好,很甜,喝一些吧。”

    李青汉勉强喝了一口,突然眼睛一亮,体内的伤痛瞬间消失了,原本千疮百孔的经脉隐然开始恢复,内力也开始缓缓流转,当即抱住竹筒,将里面所有的水一饮而尽,坐下运功疗伤。

    片刻过后,李青汉睁开双眼,目中精光四溢,手掌一挥,掌风打得石壁上生长的枯藤断裂,

    “义父,你的伤势好啦!”青洲大喜道。

    “还早得很,只是能勉强运功。对了,孩子,这水是怎么回事?”

    本来李青汉是青洲的义父,无话不说,但是在羽灵子的劝说下,知道修仙之事牵扯太大,还是暂且保密为好,自然编出了一套说辞。

    “义父,我见你身体迟迟不好,就到山神庙为你祈福,听那些山民说,香灰有治百病的效果,所以带了些回来,就化在刚才的水中。”

    “傻孩子,香灰不过是些灰烬罢了,怎么可能治病。义父饮水后能有功效,或许是你的一片诚心感动上天,这才让义父我有机会恢复功力。”

    “义父,等你武功恢复了,我们一起杀回青汉堂,手刃白战甲那狗贼,夺回你的基业。”

    “好孩子,义父本以为一声就这么完了,没想到老天可怜,让孩子你成了我的救星,以后每天你都用香灰泡水给我喝。”

    接下来的几天,青洲按时送水给李青汉,随着时间流逝,那枚灵素丹慢慢缩小下去,等到丹药全部用完,李青汉就会伤势痊愈,功力更上层楼。

    李青汉每次喝完药水,便打坐行功,一坐就是大半天,这段时间,青洲也没忘了修炼太清册。

    乾坤袋中的几十块灵石,都是下品灵石,在修仙界中属于对基本的货币,和人间的铜钱地位相当,却是每个修士修炼必不可少的。

    灵石可以用来购买灵药、法器,更重要的是,里面蕴含的灵气比空气中更加纯净丰富,用在修炼上速度极快。

    青洲用灵石修炼,配合太清册的功法,不费功夫就修炼到了练气二层,足足能御使飞针六次。

    “当时我遭受围攻,身上的法器被毁的差不多了,只剩下这几件威力很小的,是我当时炼气期使用,威力虽然不大,但耗费的灵气也小,正适合你现在使用。”

    青洲对羽灵子口中法器的威力很好奇,威力最小的红针他见识过了,一招秒杀六哥那样的武林好手,比雷霆暴烈珠威力更强,远远凌驾在十绝暗器之上。

    进入练气二层,青洲开始尝试驱使其他法器,毫无意外失败了,仅仅能让法器微微颤动而起,根本没法飞起伤人。

    这天,青洲照旧去山民的部落购买物资,却获得了一场意外的收获。

    山民的部落在深山中,位置选定非常讲究,首先必须地势平坦广阔,容得下大群人定居,其次,周边必须有水源,这样生活取水方便,最后就是要远离猛兽群,这样才能方便繁衍生息。

    青洲熟悉的这个部落就处在这样一个位置,穿过山溪,就看到一片被木墙围绕的寨子,几个壮汉拿着长毛守在门口,见到青洲来打了个招呼就放行。

    寨子里大部分都是民居,只有小块地方被划分为集市,用来交换有无,山民基本能做到自给自足,几年才外出一次,但是却将外界的银子铜钱引进来,所以用钱能买到东西,不用以物易物那么麻烦。

    “青洲,又来买东西了,我这里有上好的干肉,闻着就流口水。”旺虎大叔是典型的中年山民,衣服漆黑,袒露出左胸,露出身上大片纹身,耳边戴着拳头大小的银环。

    “不,我不买干肉,想看看药材。”

    青洲现在能用灵器,打猎轻而易举,山洞里囤积的猎物吃不完,所以不用再向山民购买了。

    在灵素丹的帮助下,李青汉的内伤好得很快,但是身上的外伤还需要药材,因此过来采购一些。

    “药材我们这里也好,都是平时在外面买不到的,你随便挑挑吧。”

    山民淳朴,不知道抬高物价,售卖的东西都物美价廉,青洲也不和他们还价,挑选几样药材就付了钱。

    “等等,旁边那个摊子。”

    刚要离去,青洲耳边听到羽灵子提醒,转身走到旁边的摊子上,主人名叫青豹,是个剽悍的青年,他的父亲去年打猎时被老虎要死。

    “想要啥,自己挑。”

    在羽灵子的提示下,青洲选中了一株通体红色的药材,上面结满了珍珠大的红色果实,仔细看来仿佛胖胖的辣椒。

    “这个要多少?”

    “五块银子。”青豹伸出一只手。

    “什么?”青洲有些吃惊,险些以为对方识破,随即醒觉对方不过是随便开出的价格。

    “太贵了吧,青豹,就是一株不认识的药材,还不知道能干啥,你就要五块银子。”

    青洲身上倒是有银子,但是却不多了,若是以五块银子的价格买下来,接下来在山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不贵,你知道吗,我阿爹为什么被老虎咬死,就是因为采了这颗药材。为了这棵药草,我阿爹搭上一条命,你说贵吗。”

    “老虎?什么样的老虎?”

    “我没见过,据说比一般的老虎大三倍,一巴掌能把石头打碎,我阿爹是寨子里打猎的好手,都被咬死了,连尸首都凑不全,手上的刀也被打的变形,上面还有牙印。”青豹说着,眼角出现泪花

    “前辈,会不会是妖兽?”

    “不会,如果是妖兽,摧毁一个小小的山寨不在话下,据我估计,应该是老虎活的时间长了,成为精怪。”

    “精怪?”

    “嗯,野兽一旦长寿,就会开启灵智,学会吞食灵药,吐纳灵气,时间一长真有可能成为妖兽。”

    “那我们现在改如何?”

    “先把这株药材买下,然后我们去找那只老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