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二章 山神庙异变
    青洲睡不着,生怕自己一个迷糊,义父就会长眠不醒,仔细听着李青汉的呼吸声,慢慢变得轻缓均匀,知道他睡着了,这下放下心来。

    走出山洞,发现已是半夜,天空洒满密密麻麻的星斗,夜凉如水,山风吹过,摇曳的四周树木瑟瑟有声。

    青汉堂是李青汉大半辈子打下的基业,在石桥县中一项声誉良好,从不欺压良善,如今落到了白战甲那恶贼手中,不知道他会被他糟蹋成什么样子。

    青洲心思重重,他幼年遭逢家中剧变,本以为自己从此会孤独一生,直至终老,没想到被李青汉收为义子后,老人对他爱护有加,更想着将一身武功和青汉堂传给他。

    可惜青洲先天不足,资质极差,不仅不能习武,就连身体也比一般人差,注定没法继承青汉堂。

    李青汉此次遭逢巨变,注定没法东山再起,青洲唯一的希望就是他能早日痊愈,即便不能报仇,从此隐姓埋名过完一生也好。

    “山中缺医少药,吃不饱睡不好,这样下去义父的伤势绝好不了,前些天听山民谈论,山脚有益处山神庙,据说非常灵验,不如去那里求神庇佑,说不定会有好转。”

    尽管青洲平时从未烧香拜佛,但是至亲之人生命垂危,情急之下也只能求助于神佛。

    唯一顾虑的是山神庙地处山脚,已经接近石桥县,白战甲派出的追杀人马很可能会搜查到那里。

    半夜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刻,青洲自问已经躲藏大半月,白战甲的搜索必定没有一开始那么严密,为了义父的安危,值得冒这个险。

    走到山脚,青洲见到平地上,丛丛低矮的灌木中,一座庙宇屋檐低垂,散落的瓦片显得破败不堪,残破的窗户已经挡不住山风侵袭,发出尖利刺耳的声响,地面上有几块石板铺出一条路。

    青州走近庙里,抬头便见到乌沉沉的一座巨大塑像,因为不敢生火照明,青洲只能眯眼看去,只见山神俨然一副武将打扮,身上的盔甲颜色褪尽,双手握着长枪,做怒目圆瞪,举枪下刺的姿势。

    “莫非是哪个战场牺牲的武将,被朝廷册封为山神?”青洲猜测道。

    民间风气如此,朝廷会册封为国殒身的文臣武将为土地、山神,青洲眼前的应该是其中一员。

    青洲凝实山神许久,自嘲的笑笑,求神拜佛无非是心灵寻求寄托,所谓心诚则灵,为了义父,就是拜拜又何妨。

    “山神老爷在上,您若是有灵,请保佑我义父能度过此劫。若是义父能痊愈,我承诺为您重塑金身,返修庙宇。”

    青洲双手合十,低眉垂目,虔诚祈祷,却未发现头顶之上,山神塑像竟然眨动了几下眼睛。

    “真是老天庇佑,这二十年来,我的元神逐渐衰弱,再过几天就要烟消云散,没想到平时来的都是些愚夫山民,今天竟然来了一个有灵根的,这万里挑一的资质也会被我遇到,哈哈哈,我羽灵子真是时来运转,只要夺舍了这个少年,再取出我平时在各地的私藏,必定能重新修回筑基期,找那几个混蛋报仇。”

    山神塑像慢慢震动起来,一股阴风平地升起,慢慢旋转着落到青洲头顶。

    突然青洲感到四周变得阴寒起来,呼出的热气清晰可见,抬头看去,地面已经结了一层寒霜,一股刺骨的寒气直冲他的头顶灌去,将他的身体和直觉全部冻结。

    “哈哈,少年,你就乖乖的把身体献给上师我吧,以后我会用羽灵子的大名好好用这副身体。”

    羽灵子本是打家劫舍的修士,被同伙暗算才落得如今下场,尽管夺舍是修行界的大忌,为了重回人间,他也敢向无辜的青洲出手。

    就在羽灵子得意洋洋,就要灭了青洲的魂魄时,异变突然发生,从青洲的身上陡然升起醇厚温正的气息,正对着羽灵子的元神一绕,仿佛钩子般将元神从青洲的体内卷出。

    “怎么可能,一个凡人少年,身上竟然有囚神玉,贼老天,你不是再救我,而是要灭我呀。”

    羽灵子狂呼不已,但是却无可奈何,元神所化的阴风,被鲸吞般吸入青洲胸口的古玉中,一丝一点也没有逃脱。

    青洲感到四周阴寒消失,身体慢慢恢复意识,活动手脚,感到全身酸痛,却不知道刚才在鬼门关前打了个来回。

    “山神老爷,还请您保佑我的义父。”

    青洲继续祈祷,却不知道山神已经消失。

    过了不知多久,远方传来山间不知名怪鸟的鸣叫声,青洲这才醒觉外出很久,应该回去照顾义父。

    刚要走出山神庙,青洲发现两条人影在月光下靠近,心中大叫不好,赶紧往后退去。

    “老三,不好,傻小子发现我们了。”

    “怕什么,他不会武功,我一个人就能拿下。”

    在外面埋伏的两人青洲都认识,分别是老三、六哥,是青汉堂中出名的凶悍之辈,更是白战甲的死忠,寿宴惊变时杀了不少李青汉的忠心弟子。

    青洲往后退去,老三和六哥立刻冲进庙里,守住唯一逃生的大门,左右长刀一横,封死青洲逃走的路。

    “老三,我说这里能有大收获,没错吧,傻子少爷出现了,老堂主肯定就在附近,这次的大功劳归咱们兄弟了。”

    六哥对着青洲露出狰狞的笑,浑然没有平时毕恭毕敬,一口一个“少爷”的谦恭摸样。

    “傻子,带我们去找李青汉,不然杀了你。”

    “我是傻子,怎么知道路?”青洲摇摇头,双手放在背后。

    “找死。”

    老三脾气暴躁,大刀一举,对着青洲劈斩下来,这一招纯熟无比,能将胳膊粗的树干拦腰砍断。

    青洲迎着扑面而来的劲风,眼睛未眨一下,右手抬起,一枚金色圆筒出现,黑洞洞的筒口正对老三。

    “老三小心,那是雷霆暴烈珠,天下十绝暗器之一,怎么会出现在这小子身上。快躲,你的武功挡不住。”

    六哥提醒的迟了,他刚开口,圆筒已然射出一枚黄橙橙的珠子,虽然只有樱桃大,却仿佛烈日将整个山神庙照的透亮。

    长刀尚未砍中青洲,但是珠子已经飞到老三身上,刚一接触,顿时平地响起一声雷霆,老三胸口炸出一个血洞,惨叫声足以掀翻屋顶瓦片,血如泉涌倒地而死。

    六哥不见哀痛,反而大喜,手掌一挥,一道银光飞射而出,将青洲手中的金色圆筒打落。

    “傻子少爷,老堂主的宝贝收藏无数,这雷霆暴烈珠是他给你防身的吧。十绝暗器天下闻名,就算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妇孺,手持暗器也能击杀武林高手,老三他死得不冤。”

    六哥又是一道银光飞出,正中青洲肩头,原来是一把飞刀,刀落血溅,慢慢将青洲的胸前染透,血液不可避免的沾到古玉上。

    “贼老天,你这是要玩死我羽灵子吗,先是让我遇到囚神玉,现在又来个滴血认主,非要我一个堂堂修士,认一个凡人为主吗?”

    羽灵子内心哀嚎不已,囚神玉滴血认主后,他的元神就和青洲连为一体,从此以后,青洲若是遭遇不测,他的元神必将烟消云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