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60 愤怒
    陆海空回到并州这边后,和戏志才两人看看情报,讨论一下对于冀州那边的发展。

    随后两人一起吃了顿饭,整个过程当中,戏志才完全没有对于陆海空这一次明显有些偏离战略的行为,说教些什么。

    其实这两人的关系很是微妙,既像是主上与臣下,又像是师父与徒弟,更像是两个至交好友。

    但如果说这三种关系当中,最深的无疑是君臣关系,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戏志才也一支谨守着臣下的本分。

    对于陆海空交给他的事情,他始终不打折扣完成,对于陆海空的主上威严戏志才也一直为陆海空保持着,尽管陆海空有什么样的错误戏志才也不会去以隐隐然的师父的关系去说教。

    当然,对于陆海空的问题戏志才也不会放任不管,戏志才有自己的办法,他对于陆海空的影响就是微风细雨一般,一点一点的去改变着陆海空。

    而实际上,陆海空在被戏志才改变的同时,自己本身也在改变了戏志才,所以说这两人的关系复杂而微妙。

    陆海空和戏志才两人吃饭闲聊的过程当中,陆海空把从张宝那边得到的太平天书取了出来。

    记得三国演义有一段是诸葛亮摆七星盏续命的,虽然失败了,但奇门盾甲应该是可以续命的才对,只是不知道这《天平天书》有没有这个效果,果然,陆海空为了戏志才那小塑料体格是操碎了心。

    从陆海空的手中接过太平天书,戏志才倒是好奇的翻了几页,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陆海空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意来。

    从戏志才来到陆海空这边开始,这一年多来,陆海空不知道给这家伙找了多少东西。

    各种补养的物品,各种道具装备,凡是跟滋养身体能够挨上的,陆海空能够收集到的,他就给这家伙送过来。

    一年多下来,那些东西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件了。

    只是那些东西,戏志才似乎都不怎么感兴趣,很多陆海空送过来他都推脱掉了,就算是推脱不过留了下来,陆海空也没有见这家伙用过。

    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很少有东西到了戏志才的手上,这家伙看得这么津津有味的,隐约的还看到戏志才对于这本《太平天书》的喜爱。

    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忍不住以为这一次自己找对了,这《太平天书》或许真的对戏志才有用也说不定。

    只是陆海空没有想到的是,戏志才只看了十几页,就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了一般,手一抖,然后把《天平天书》合起来。

    看到这一幕,陆海空的心中忍不住一突。

    果然,戏志才嘴角露出一个略带苦涩的微笑,随即把天书推到陆海空的面前:“这天书很玄妙,很有意思,但对我没有用,这天书救不了我的命,不过我看这一本天书和陈平的路子挺像的,把这天书给他说不定能有什么惊喜也说不定。”

    尽管早有准备,但是听到戏志才说出这话的时候,陆海空还是忍不住有些失望,有些不死心:“你这试都没试呢,怎么就知道没有用?”

    戏志才摇了摇头,轻叹道:“我的身体我知道,病不是真正的麻烦,真正麻烦的是我的身体太虚弱的,这么虚弱的身体根本修不了武,这一种道我也修不了,而且也不是药物可以弥补的。”

    陆海空听到这,一双拳头忍不住握紧了,额头上微微有些青筋,一股怒气不住的往上涌。

    戏志才这时候并没有注意道这点,继续说到:“其实您不用费心给我找什么救命的东西了,以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做什么也没有用的,不过没有关系我应该还有几年可以活,在这几年……”

    “轰!”

    戏志才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声巨响打断了他,这一声声响,正是陆海空拍桌子的声音。

    戏志才抬头看上去,见拍桌而起的陆海空面沉如水,这还是戏志才第一次见陆海空在自己的面前这么生气,而且这怒气还是对着他而来的,戏志才突然就愣住了。

    发愣这一种状态对于戏志才来讲,是很少有的,但这时候他偏偏就愣住了。

    两人就这般对视着,在这一种对视当中,陆海空的怒火反倒是慢慢的降了下来,人也慢慢的坐了下来,看着戏志才终于是开口了:“你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有一点让我十分不爽,为什么对于自己的未来就这么消极呢?

    救不了你?什么救不了你?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这是一多么不可思议的世界,有人能够粉碎山河,有人能够召唤神雷,还有那么多杀不杀的傀儡,这一个世界上有什么事不可能的?我一直坚信者,这一个世界,绝对有能够救你命的东西?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

    陆海空看着戏志才,喉间的声音低沉无比,整个人看上去很是压抑。

    陆海空最烦戏志才的就是这一点,他似乎对于自己的命运已经认命了一般,一直以来,陆海空不管是怎么努力都不能让戏志才改变。

    不是戏志才没有求生的意志,而是戏志才对于自己命运的那一种屈服,让他不想要去反抗什么。

    这让陆海空很不解,为什么这一个才觉惊艳的人物,才命运的面前就这么怯弱呢。

    实际上陆海空有这一个烦恼会生这个气,更大的原因是长久以来和戏志才的相处,陆海空已经不在简单的把戏志才当成自己想要攻略的历史名臣,而是当成自己的朋友甚至是一个家人来看,所以看到他这时候的这样子,陆海空才会真正去发火。

    “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总之你给我记住了,你这条命不是你的,是我陆海空的,我不让你死就算是天也不能带走你!”

    沉默片刻,陆海空丢下这句话,说完,直接站起来,转身离开。

    看着近乎是愤然离去的陆海空,戏志才愣了好一会了,慢慢似乎才回味过来。

    看着已经眼前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苦涩却待着暖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