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50 怒斥
    陆海空就坐末尾的位置上,坐得相当笔直,任凭谁说什么他就不动弹,就坐在这里。

    在这一种情况下,卢植他们也无法,只能继续他们的会议。

    武城这边,张梁自从陆海空强势杀进武城之后,这几天来就在也没有进攻过武城了,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而陆海空那一天的强势表现,即振奋武城士兵的士气,同时也让武城内的这些武将的有了一种张梁大军不过如此的想法。

    加之今天一个消息送到了武城,朝廷方面,对于卢植这一个方面军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接连失败很失望,甚至有些惊恐。

    毕竟黄巾大军已经快要叩开司隶的大门了,这一种情况下,朝廷的那些大佬们都坐不住了。

    一方面指挥公孙瓒皇甫嵩以及朱儁挥军冀州,另一方面也把凉州的董卓调集了过来。

    这一种情况下,武城这边的军队高层就很尴尬了,在全国形式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唯独他们屡战屡败,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在这一种情况下,他们需要一场胜利来挽回他们的颜面。

    如果是陆海空到来之前,他们绝对不会有这一个想法,不过陆海空到来,在他们见识到陆海空仅凭一千人生生杀退三万大军的情况下,这一个想法就鬼使神差的出来了。

    没有理由陆海空做得到的事情,他们做不到,论士兵,他们有最精锐的士兵,论武将关羽张飞的勇武卢植也是知道的,绝对不逊色当晚表现抢眼的典韦多少,当然如果能够把陆海空也动员过去的话,那他们的成功率就会大很多了。

    这也是今天卢植把陆海空请来,并且一开场就设计陆海空的原因。

    陆海空到场之后,卢植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战斗计划,把目光转向了陆海空:“陆刺史,你看我们的作战计划怎么样?你也是这一方面的行家,帮老夫掌掌眼。”

    陆海空眼中精光一闪,随后摇了摇头:“我指挥乱打一气,您这作战计划我可看不懂。”

    陆海空挥手就把卢植扔过来的球打掉了,他很清楚这个时候,自己要是接口半句,卢植就能顺势把话题带到他身上去,进而让他出手。

    陆海空从卢植请他来,他就知道这老头打什么主意了,陆海空目前也就只有麾下的那一支骑兵能够让卢植算计的,而这个时候浴血军团全属性下降,五天的虚弱期还没有过去呢,陆海空那里会去接他这茬。

    只是陆海空低估了卢植的厚脸皮,他进入这一个大营之后,各种见招拆招了,卢植最后依然还是开口了:“陆刺史说笑了,您三天前那一战的风采老夫至今难忘,这一次作战有您麾下的那一支骑兵相助的话,定是能马到成功!”

    卢植这话出来,就像是按动了一个开关一样,整个大营的那些高层军官的嘴皮子都开始动了起来,原本一个个都不是很待见陆海空的,现在一个个恨不得把陆海空捧到天上去。

    甚至连跟陆海空不合的丁原,这时候也说了一句此重任非陆海空莫属。

    看到这一幕,陆海空一阵感叹。

    陆海空原本以为,卢植此人在三国演义在历史当中评价都不低,应该是一个正人君子,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那有什么正人君子,他无非是这一个没有底线的官员当中,有点底线的那一个而已。

    为了能够拿下张梁,赢得一场胜利,这卢植也是各种手段频出。

    不过陆海空感叹归感叹,大营内的军官夸赞归夸赞,陆海空毫不动容。

    他很清楚自己麾下士兵的情况,根本就不合适参战,他也不可能被人家随便一夸就脑子一热出去战斗了。

    “卢大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人会参与这一次行动的?”

    陆海空这话出来,整个大营顿时一静。

    “我麾下的军团,半个月前从并州南下,一路上大小战斗无数,出发的时候满员六千来到这武城的时候,却只有七百不到,而这七百士兵人人带伤,个个疲惫,特别是三天前的那一战,消耗了他们太多的潜力,仅仅三天的休息他们根本恢复不过来。”

    “如果没有三天前的那一战的话,那这一场作战陆某倒是感点兴趣,今天的话抱歉,浴血军团无法出战。”

    卢植听到这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陆刺史,此战关系到武城的安危,请你在考虑考虑?不要因为一时的意气,坏了大局,若是您觉得三天之前老夫没有一早开门让您们进来,此战之后,老夫可以向您负荆请罪!”

    陆海空听到这话,顿时眉头一皱,左手怒拍在桌子上。

    陆海空含怒一掌,顿时把眼前的这一张桌子拍个稀碎,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势从天而起,刚刚还一脸温和的陆海空,仿佛变成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

    陆海空的气势放出来,他身后的原本憨憨的不知道发生什么的典韦脸上憨厚的表情一收,随即表露出狰狞的面孔来,一股如鬼如神一般的气势冲天而起。

    两个几乎是最顶尖的武将的气势同时放出来,在场的武将无不被惊出一身冷汗来,只有少数技能保持平静。

    “以大局为重?好一个以大局最重!

    负荆请罪?好一个负荆请罪!

    好一个明白事理的大儒!”

    陆海空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你这么说,到全部都是我陆海空的不是了?

    你邺城丢失是我陆海空的不是?

    你武城险些失守也是我陆海空的不是?

    你率领大军征战数月,麾下兵马越战越少,大汉的领地被越占越多也是我陆海空的不是?

    我麾下六千骑兵,千里驰援,是我陆海空的不是?

    烧掉那梁期百万大军的粮草是我陆海空的不是?

    杀掉那黄巾叛贼的张宝也是我陆海空的不是?

    武城之外,以一千破三万还是我陆海空的不是?”

    “我陆海空这么多不是在身,你请不完吧?”

    陆海空说完,直接一挥手,转身带着典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