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26 文臣天赋
    冀州,赵国。

    陆海空在得到张角率领几十万大军进攻邺城的消息之后,就放弃了原本预定休整,直接带着队伍继续往魏郡的方向赶。

    不过,虽然陆海空一行全部都是骑兵,但是为了隐藏行踪的关系,他们的速度就算是再怎么快,也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而且陆海空一行到了战场之后,也还需要情报收集,并且对于战况做出判断,不可能立刻就投入战场当中。

    这样算起来的话,陆海空他们至少要五六天才能投入战场当中,只是不知道面对有备而来势在必得的张角大军,卢植那边能不能扛得住。

    在第二天,赶路的同时,陆海空也还不忘打开阵营兑换列表看一看。

    出乎陆海空预料的是,列表能显示的,只有功勋值足够才能兑换的东西。

    而陆海空的百万功勋能兑换的东西实际上倒是不少,上到道具秘籍,下到粮草金钱,最让陆海空瞠目结舌的是,居然还有人才兑换。

    一个高级天赋的人才根据成长性的不同,兑换的价格在三十万到五十万不等。

    这昂贵的价格,充分的证明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这一个道理。

    那林林总总的兑换表看得陆海空眼花缭乱,不过陆海空这时候并没有兑换太花俏的东西的意思,他在这个时候打开兑换表要的只是一样东西而已。

    他想要看一看,能不能兑换到粮草。

    陆海空的队伍当中,其实带着的粮草并不多,进入冀州之后,基本都是在被他们攻破的县城或者异人领地当中的补充的。

    不过这时候,陆海空急着赶路,也不想要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他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代表进攻县城或者是异人领地,这样的话粮草就得不到补充。

    所以他想要看看这些东西能不能兑换到,如果不行的话,那陆海空也只能去攻打县城了。

    这是陆海空目前最不想做的事情,因为这样的话,势必会暴露自己所在的位置。

    所幸的是,幸运女神眷顾了一次陆海空,功勋上可以兑换粮草,只是在价格上,陆海空自己说不好是贵了还是便宜了。

    一个人一匹马一天所需要的粮草差不多需要5点功勋,陆海空麾下有五千多人接近六千人,五天的粮草需要十五万的功勋。

    一下子,一个县城的功勋就没了,看来这一个价格应该是贵了,而且是贵的相当离谱,不过没有办法,目前陆海空的这一个处境这十五万他省不了的,必须得花。

    而随后陆海空又花了五万功勋兑换了一张冀州的详细地图,这随随便便的一出手,就让陆海空的功勋点只剩下了75万。

    简单的补充一下之后,陆海空继续开始自己前进的道路。

    …………………………

    冀州,邺城。

    张角的攻城战还在继续,连续一天的战斗,张角三个方面的军团都没有能够取得什么战果。

    恰恰相反的是,一整天的战斗,给三个军团带来两万人左右的战损。

    虽然守城的卢植一方也同样有着战损,但比起张角的这两万人的战损肯定是要轻很多的,战损大致在三四千人左右,

    其中战损最为严重的,正是张梁和丁原那边的战场,守城战损将近三千人,攻城一方也有万余人的战损,由此可见此方战场的激烈程度。

    而按照这一种战况继续进行下去的话,卢植妥妥的是能够把这一攻城守下来,甚至是能够让对方崩几颗牙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卢植的心中总有些不安,隐隐约约的他能感觉到,似乎张角那边暗藏着什么惊天的手段一般。

    这让卢植忧心匆匆,其实这并不是卢植的杞人忧天,也不是所谓的第六感或者是直觉,而是卢植的文臣天赋。

    卢植的武力没有过了80被卡在79这个门槛上,不过他的政治谋略倒是双双过了80,所以他觉醒了类似于武将特性的文臣天赋。

    值得讽刺的是,卢植的文臣天赋叫做‘心性通明’,这勉强算是一个预知危险的天赋。

    但历史上演义当中,不管是拒不贿赂左丰,还是后来和董卓硬刚,这些的危险性他应该是知道的,却还是一头撞上去。

    是该说这人愚蠢呢,还是说他有风骨有底线呢?

    冀州,邺城,张角大营那边。

    今天一整天的大战,三个方面的军团都不是由张角来指挥。

    人的天赋是有限的,比如陆海空,在武道上在军略上天赋极佳,但在政务上就差了很多了。

    张角也一样,张角实际上对于军略并不精通,比他弟弟张梁差远了。

    但是他精通的地方太逆天了一点,他精通的是道法。

    如果是历史或者演义当中,张角所谓的道法应该可以是被归结于障眼法骗术之类的东西,但是在这一个世界,道法那就是真的货真价实的道法了。

    张角自得《太平天书》以来,勤学道法已经有数十年的时间,一身道法可谓的通天彻地,是绝对恐怖得存在。

    如果给他准备的时间,张角甚至可以一个人就破了邺城,当然这样的逆天的举动上,消耗巨大,代价同样也是巨大的。

    当然,如果真的把准备做足了,这代价也是可以转移的一部分。

    张角大军军营当中,一身道袍的张角已经枯坐了一整天了。

    而在军营之外,一个法坛正在搭建当中,按照这一个法坛如今的搭建速度,明天大概就能够搭建完成了。

    大营当中,张角的双眼微睁,双目似乎能穿透帐篷直达法坛一般。

    看着法坛搭建的进度,张角微微颌首,随即又陷入了沉寂当中。

    不出意外的话,张角还需要枯坐一天的时间,明天的法坛确实能够搭建完成,不过离张角上台做法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除了法坛之外还需要另外一些条件。

    这些条件都是很苛刻的,甚至是残忍的,不管是对于别人还是对于张角都是如此。

    但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发动,这一个道法。

    黄巾起义爆发至今已经有四个月了,历经四个月时间的战斗,张角隐约感觉到,黄巾之势似乎隐隐然的有倾颓之势。

    幽州败局已定,豫州扬州都已然要败,在这一种情况下,黄巾急需一场大胜来振奋人心。

    而这一场大胜,张角把它定在了后天,同时张角还打算附带一场神迹!怒笑说感谢【必豪】【孤魂野鬼寻美人】【鬼、旻天】【不能要脸】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