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17 情报至
    陆海空刚刚才为牧场那边得到异种的战马源感到高兴不已,还没有等他缓过劲来呢,朝廷那边的消息就过来。

    不过,先过来的并不是朝廷的调令,而是张让那边的消息。

    虽然为了并州刺史之位,陆海空派了辛评威胁了张让一次,导致双方闹得很不愉快,不过双方倒是没有彻底断了联系。

    张让不是没有想过甩开陆海空这一个火药桶,但是两人的关系毕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说他收了陆海空上千万金,最近他甚至为陆海空出手要了并州刺史,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甩开的了。

    在如今的政局上,陆海空和张让两人基本上已经被画上了等号并绑在一起了,这时候想断也断不开。

    所以张让才会自觉的把关于陆海空的消息传了过来,一道过来的还有冀州那边卢植最近送过来的战报副本。

    张让的消息过来的时候,陆海空人还在牧场了,戏志才看到消息之后,派人连夜把陆海空找了回来。

    而当陆海空回到北封这边,看到戏志才递过来的情报的同时,陆海空的一个任务发生了转变。

    原本选择黄巾阵营或者大汉阵营的任务,这时候又跳了出来,而这时候,那一个选择阵营的任务上又多了一个自立的选择。

    对于这一个阵营选择任务,陆海空根本看都不看一眼,他回来之后,就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张让送过来的冀州的战报当中。

    其实这一个时候,当朝廷的调度过来的时候,陆海空已经基本没有选择,他只能站在东汉王朝这边,并且顺应朝廷的调度加入朝廷讨伐黄巾的大军当中。

    别看现在黄巾闹得挺欢的,但其实是一个异人都知道,黄巾蹦不了多久。

    大汉王朝这之前四个月其实只是热身,把腐朽的大汉王朝体表外的锈打掉,等这大汉王朝的力量真正爆发起来,黄巾真的不一定能够扛得住。

    而除了是对于大汉王朝力量的敬畏之外,还有一点是,从黄巾之乱的剧情当中不难看得出来,系统对于剧情的把控是很严的。

    恐怕最少也要等到诸侯讨董之后,才会放开对于剧情的限制,这样以来的话,黄巾的命运其实从一开始就是被注定好了的,灭亡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一旦等到黄巾之乱的剧情开始半年之后,那一定会有大量的黄巾异人改换阵营的,所以陆海空才会一开始跟戏志才说,黄巾之乱战局改变的契机在于半年之后。

    在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是不可能站到黄巾那边的,也不可能自立,那比站在黄巾那边更加脑残,所以他只能站到东汉王朝这边了,不管怎么说,陆海空也是正儿八经得并州刺史不是。

    陆海空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把张让送过来的情报仔细的看完了,这才抬头看着戏志才。

    张让送过来的情报,陆海空其实自己之前也有了解,只是没有张让送过来的那么详细。

    陆海空之前就知道,卢植这一回并没有像史上那么顺利,连破张角把他逼到广宗去,反倒是有点惨,从一开始就被张角欺负,如今更是被压制在邺城里,甚至连出门都难。

    从这些战报上来看,卢植无疑是被打得惨兮兮的,有意思的是,陆海空的手下败将丁原目前就在卢植的麾下。

    目前卢植麾下有加上丁原共有大军十万,而他面对的巨鹿一方,军队更是号称有百万的大军。

    只是如今的陆海空对于所谓的百万大军越来越看不上什么眼,要是没有黄巾力士,没有精锐,光是那泥腿子的百万大军,估计潘凤的近卫军团就能杀得它们哭爹喊娘的。

    “我以为还能清闲几个月呢,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惦记这咱。”

    陆海空随意的把张让的情报扔到一般,轻叹道。

    “你现在再怎么说也是一州刺史,而且前不久才灭了乌鲜两族四十万大军,这样的力量他们怎么会忘了你呢。”戏志才懒懒地坐在被他当成沙发银月身上,回应道。

    “看来这一场大战我是躲不过去了,也罢,反正三郡这边的情况也基本稳定下来,我就带点军队过去看看吧。”

    对于陆海空的军略方面,戏志才被没有说什么,而是问道:“你没有注意到和调令一起来的另外一份情报吗?”

    陆海空闻言,才发现自己好像光顾着看卢植的战报,漏看了一封情报,随手把那一封拿起来一看,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

    “州牧制,这皇帝好大得手笔!”

    陆海空眼中精光闪烁,虽然已经是一州的刺史了,但是对于州牧陆海空还是很兴趣的,毕竟这可是掌握了一州军政大权的职位。

    如果当初丁原就任的是并州牧而不是并州刺史的话,他当初的情况绝对不会那么惨的,那几郡的郡守也不敢看着丁原被围而无动于衷。

    “目前州牧只有三个名单,一个是益州刘焉,一个荆州刘表,还有一个是幽州刘虞都是宗室,再往后估计会添上的也是四世三公的袁家,我不出意外的话,一开始是没有得指望的,不过这个口子一开,那后续就很难说了。”

    陆海空很清楚,州牧这样的职位的诱惑性,虽然朝廷一开始也只是有几个州进行了州牧制,但这一个口子一开,很快的就会把魔鬼放出来。

    州牧制的出现,或许可能不仅不能对于黄巾的局势带来什么改变,甚至可能让黄巾之乱的局势变得更加糟糕也不说定。

    那些处于黄巾势力重灾区的刺史或者掌控实权的郡守们,甚至很有可能为了州牧养寇自重。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决意是怎么通过的,不过我想对于我而言并不是什么坏消息,说不定黄巾之乱之后,我还能捞并州牧玩玩呢。”陆海空看着戏志才笑道。

    陆海空对于并州牧是势在必得的,毕竟他手中做的太多事情都已经超过了刺史的权限,如果在黄巾之乱后他没有一个并州牧的话,估计会很麻烦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