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97 两名少年武将
    陆海空看着台上的那四人一阵感慨,比武擂台搞了也有十天了,这十天里硬生生就没有出现什么人才。

    陆海空原本以为要不就是擂台有问题,要不就是【招贤榜】有问题,没有想到是时间有问题。

    前面十天一个也没有,结果到了第十天一下子蹦出三个来了。

    什么叫做惊喜?这就叫做惊喜!

    不过惊喜归惊喜,陆海空也没有立刻冲上去把那三个收入囊中,反正他们也都到了眼前了,也跑不了,而且这时候擂台上已经又比了起来。

    根据陆海空的擂台规则,他们四个想要挑战‘神将’的话,就必须分出最强者来。

    眼下他们在擂台上的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又分别开始了比武,于典和文丑两个年纪较大的被分到了一组,而那两个年纪较小的少年被分到一组,首先出场的正是那两个少年。

    很快的,两个少年分别站在擂台上,左边的这一个身穿劲服,手中拿着的是一柄精锐级别的长枪,一看就知道是小世家子弟,不过看得出来这少年,家境虽然不错,但也不是那一种大世家的孩子。

    而右边的那一个,一身粗布衣裳,手中拿着一杆木柄的长枪,明显是一个平民出身的孩子。

    这两个少年的年纪都不大,长得都很周正,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甚至可能更小,但年纪虽小实力却很是不俗,这两个少年的实力都在70左右。

    年仅十三岁就能有70的武力,这两个小家伙一旦成长起来,那将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看到这两个少年上台比武,底下的陆海空眼睛就亮了,转头正要和月儿说些什么。

    却见月儿双眼满是战意地看着文丑,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顿时知道这丫头又来了。

    只是让陆海空没有想到的是,月儿这一回出奇的克制,跃跃欲试一会之后,很快的收回了目光,尽管眼神当中还是略有遗憾,但终究是没有了想要上去和文丑一战的想法。

    陆海空见状松了一口气,这丫头打起架来完全是不要命的姿态,真要上去和文丑打起来,这两人的武力都是不俗,要是有个万一陆海空可未必应付得过来。

    趁这机会,陆海空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你觉得上面那两个小家伙,谁会赢?”

    也就在陆海空的说话间,上面的那两个小家伙打了起来。

    两人同是使用长枪作为武器的,而且年纪都不大,用陆海空他们世界的话说,是两块鲜得不能在鲜的肉,不过这两块鲜肉打起来却很凶。

    左边的那一个明显是军旅世家出身的,一手枪法带着浓重得血腥味,枪法简洁无比,招招致命。

    相比之下,右边的那一个少年虽然一身的粗布衣裳,但他的一手枪法舞开,显得比左边的那一个更像是一个优雅的贵公子,他的枪法灵动轻巧,施展开来,仿佛彩凤飞舞一般。

    一个简洁直接带着血腥味,一个繁复灵动不带一丝烟火,看上去就像是两个极端的存在一样。

    原本月儿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一看之下,立刻就被这两人的战斗吸引了过去。

    “很不错,我如果是同等武力的情况下,估计很难拿下他们,左边那个还好一点,以伤换伤能够拿下来,右边那个枪法太灵巧了,估计根本不会给我以伤换伤的机会。”月儿妹子看着他们两个的战斗,瞬间进入状态,自顾分析起来。

    听着这丫头的分析,陆海空不由一阵无奈,月儿对于武道对于战斗也太过于执着了一点了。

    “我不是问你能不能拿下他们,我是问你他们谁能赢好不好!”陆海空忍不住一个爆栗敲在这丫头头上。

    月儿妹子摸了摸被陆海空敲过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回事,意外的感觉有些奇怪,但什么地方奇怪又说不出来,只是迎着陆海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有些慌乱,想也想不想的回应到。

    “右边那个!”

    “哦?怎么说?你看出什么了?”对于妹子变化毫无所觉的陆海空陆海空大感兴趣。

    “因为他比左边那个有名!”

    听到这话,已经望向擂台的陆海空不由转头看去,随即看到已经缓过来的月儿揶揄的笑容,陆海空一愣,随即感觉有一种东西在心中蔓延,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安定的笑容。

    这一年多来,陆海空已经很少露出这么平和的笑容了,随着杀戮和阴谋布满他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陆海空的笑容已没有之前的纯碎。

    而在月儿身边,有一种莫名的很安定的力量,能够让陆海空的心态平和下来,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也说不上来,但他并不反感这一种感觉就对了。

    在台下陆海空露出笑容的同时,台上那两个少年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关键的阶段了。

    左边那个少年的身上的衣服也多了几个豁口来,而右边的那一个少年,仅仅只是手中枪法少了之前的繁复而已。

    到了这时候,两人的实力高下已经可以分辨出来了,只是左边的少年还没有认输,他还有着很强的战斗意志,所以这一场战斗还在继续着。

    “我突然觉得我刚刚可能说错了。”这时刚刚从‘古怪’的氛围,当中出来的月儿突然说到。

    陆海空也点了点头:“右边那个的战斗风格发生了变化,想来是临战当中又了什么领悟。”

    月儿接口道:“领悟是一回事,战斗是一回事,战斗就是战斗,有什么领悟也只能在结束之后去体会,临战体会领悟,这不仅会影响自己的战斗,更有可能致自己于死地。”

    仿佛是为了应证月儿妹子的话一般,擂台上的两个少年在月儿的话语落地的同时爆发了起来。

    左边那一个少年全力爆发,暴力冲到右边的那一个少年面前,手中的长枪带着一往无前的血腥味狠狠地刺了过去。

    这一枪极其简单,但重在速度极快,这一枪爆发出来的速度比起之前来,要快了几倍不止。

    这样的速度,右边的那一个少年虽然迅速反应过来,手中的长枪舞了一个守势,但手中木质长枪和左边的少年相碰撞的同时,瞬间被折断掉,左边的少年去势不止,向着右边的那一个少年的胸膛刺了过去。

    不是左边的这一个少年狠手,而是一枪太快,他自己也收敛不住,眼看着就要将右边的少年一枪刺死,一只大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那一柄长枪让它停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几个要做出反应,或者已经做出了一半的人,都把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

    有意思的是,拿住那一把长枪的,不是最早有所准备的陆海空,也不是离着这两人最近的文丑,而是一个原本在台下看着的观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