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90 变故横生
    王越不是傻瓜,陆海空摆明的是来弄他的,他怎么可能真的傻乎乎的去跟典韦比武?

    虽然和典韦的交手仅一合,但是作为顶尖的高手,对于典韦的实力他还是有很清晰的认知的。

    他很清楚的知道,典韦走的是横练的路上,肉身防御极强,这样的对手虽然被他所克制,但典韦的实力恐怖,短时间之内想要拿下还是很有难度的。

    而陆海空明显是有备而来,他可不想要在典韦身上费力气,既然陆海空是头那把陆海空拿下就好了。

    见到王越杀过来,潘凤和傻大个赶紧站在了陆海空的面前,一个挥舞‘开山斧’一个挥舞狼牙棒,准备把王越拦下来。

    只是他们两人的实力虽然都不错,但是和武力高达98的王越相比就差了太多了。

    王越甚至理都懒得离他们,身形一闪直接从他们两人中间穿过去了,手中的长剑直指陆海空的喉间!

    “放肆!”

    陆海空虎目圆瞪,【霸者无双】瞬间开启,于此同时陆海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浑身上下覆盖着铠甲的人。

    王越没有料到会突然有这么一出,不过也迅速做出反应,手中长剑一缩,身形一闪正要绕到陆海空的去,却当头迎来陆海空的的‘开山一斧’。

    陆海空这家伙本身武学的天赋就变态,再加上这半年多来,这家伙一直在研究《炼体拳法》那一本以武学作为学科的宝典,对于武学的领悟更是有了相当深的领悟。

    他这时候这一斧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一斧,而是算计相当精准的一斧,恰好在王越避过铁甲将军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一时半会无法转换位置的时候。

    闪避不了!

    王越心中顿有明悟,但随即着王越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他可以感觉得到,陆海空这一斧的力道并不是很强,他应该完全可以接的下来的,所以王越不避不闪,内力爆发出来,手中那一把古朴的长剑绽放出惊人的光芒,迎向陆海空的斧头。

    长剑挥出的同时,王越的脸上满是自傲的冷意,但当长剑和陆海空的蛮荒斧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王越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紫气东来!”

    “蛮荒之力!”

    “破海一斧!”

    陆海空的嘴角露出笑意,浑身上下紫色的光芒绽放,同时把蛮荒斧的技能,以及自己已经蓄力已久的‘破海一斧’爆发出来。

    陆海空是一个谨慎的人,他从一开始就在做着准备,虽然他对于王越并不是很了解,但他对于人性并不陌生。

    甚至从一开始,他就开始刻意的设置陷阱,给王越一种他能够拿下陆海空的错觉,而当王越兴冲冲的过来的时候,他发现眼前的这一只小绵羊貌似变成了一头恶虎了。

    这一瞬间,陆海空几乎是把自己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了,这是陆海空最巅峰的一击,这一斧爆发出来的威力绝对是和典韦同一层次的。

    而王越的武力虽然有98,但这家伙是剑客,武学走的是轻灵的路线,他的力量固然算是很强,但是和典韦这一种变态相比那就差太多了,而且在陆海空的【霸者无双】的笼罩下,他现在的武力也只有

    所以,尽管王越在长剑碰到陆海看到蛮荒斧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并且迅速做出反应,但还是太慢了一点,直接被陆海空一斧暴力的噼出十米开外。

    接了陆海空这极致暴力一斧的王越,即使是在过程当中尽力的卸掉陆海空这一斧上面的力道,但依旧还是没有把力道全部卸掉。

    王越知道,主要是自己轻敌了,如果不是他一开始想要硬抗的话,陆海空的这一斧他是能卸掉大半的力道的,结果一开始选择上的错误,直接导致了他眼下的惨状。

    硬接的右手轻微骨折,而落地的时候,卸力的左脚也扭伤了。

    这样的情况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若是别人在他的这一种情况下,硬接了陆海空这一斧,不死也是要重伤的,但是眼下王越虽然没有重伤,但处境也比重伤好不到哪里去了。

    在他落地的同时,不懂配合的傻大个被放到一边,典韦、潘凤、铁甲将军、陆海空、张道一和太史令围了上来,眼下这一种情况,王越真有点插翅难逃的意思。

    “帝师,咱说好的和我外甥比武的,您这做法有失磊落啊。”陆海空看着皱着眉的王越,轻笑道。

    王越闻言,脸色一黑,但一言不发,手中长剑紧握着,环视这陆海空他们几人,似乎在琢磨着脱身之策。

    陆海空这时候也懒得再跟他废话,直接一挥手,所有人立刻围了上去。

    王越不愧是王越,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下,尽管右手和左脚受了伤,依旧还是坚持了下来,陆海空一行短时间之内,居然还那他不下。

    王越主要依靠的就是速度,在左脚扭伤的情况下,这家伙依然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在陆海空他们的进攻当中穿梭自如,让他们难以碰到王越的一丝一毫。

    受了轻伤依旧如此勇勐,其全盛时期的实力之恐怖可见一斑。

    不过随着他的速度不断的爆发,他的左脚的扭伤也越来越严重,速度渐渐开始慢了下来,按这个趋势下去被拿下不过的迟早的事情。

    而除了脚伤之外,在围攻当中,有一个人也很让他忌惮,不得不全力警戒着,这人并不是实力最强的典韦,而是相对于来讲,实力弱不少的陆海空。

    对于王越而言,陆海空的实力虽然不如典韦,但是这家伙的攻击极为刁钻,明明是使用大开大合的斧头,但每一斧出来都是冲着他的破绽来的,出手不多,但每一次出手都能让王越惊出一身冷汗,应付不好的话,随时可能被拿下来。

    在这一种情况下,王越是越打越沮丧,尽管还在坚持着,但他也知道,自己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指望失败被擒被抓也是早晚的事情。

    而偏偏就在这时候,官道上忽有一骑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