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75 王替赵二的行动
    对于陆海空而言,干掉了咸阳城外的那些乌鲜叛军之后,这一场战役基本算是完结了。

    随后的追杀任务陆海空并没有打算在去废什么功夫了,这时候的陆海空已经不是一年前的那一个小山贼了,对于系统任务,陆海空也只是根据自己的战略,顺手接取的,如果任务和自己的战略或者是行程有冲突的话,陆海空根本就不会去管它,比如眼前的这一个追杀任务。

    这时候,陆海空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且他已经经历一场大战了,麾下的士兵这时候都处于疲惫的状态也不适合再度出击,对于他而言还是老实的放弃追杀任务,安心的处理眼下的事宜,并且等着‘平定乌鲜叛乱’的任务奖励到来比较好。

    只是陆海空没有想要完成这一个任务的想法,但是任务却自己非要给陆海空完成。

    陆海空貌似自己都忘了,自己在草原那边布置了一手没有用上的杀手锏,这时候,这一手没有用上的杀手锏却意外的帮陆海空把这一个任务完成了。

    为了能够在得到陆海空的命令之下,尽快出手,王替和赵二屯兵在云中郡边上的草原苦等着陆海空的命令。

    结果陆海空的命令他们是左等也不来右等,等到他们都快老了,咸阳那边撤退的乌鲜两族得高层这时候有一支撞进了王替了赵二他们的兵营当中。

    两人没有想到还有这好事,二话不说,直接先把这些闯进来的家伙弄死再说。

    不过他们弄死这些撞上来的傻兔子的行动并没有那么轻松,那些乌鲜高层都是带着最精锐的本部兵马走的,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个个精锐。

    王替和赵二这边虽有接近四千个【卓越】级别的马贼,但人家的士兵基本都不比他们差,所幸的是王替他们还还占据着绝对的人数优势,好几万的匈奴骑兵在那呢。

    而且那些乌鲜高层的人马其实也是饿着肚子的,战斗力上比平时消减了很多。

    所以王替他们除了刚开始有些手忙脚乱的,阵营稳定下来之后,还是很轻松的就将一头撞进来的家伙灭掉了绝大部分,只留下一些拷问用的俘虏。

    王替的队伍当中,有人会鲜卑语,从这些被俘虏的鲜卑族人的口中了解到了战况。

    一开始得知乌鲜叛军已经崩溃了,赵二的心情就跟毕了狗似的,他想要立一次功容易吗?改个名字容易吗?非得这样对他才行吗?

    所幸的是,随后他了解到,乌鲜叛军的高层都顺利逃脱了,而且大量都是往他这一个方向逃过来的,听到这一个消息,赵二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了,他闻到了大功的味道

    随后,赵二和王替准备起来,迅速的在合适的地形埋伏下来,等着那些乌鲜高层自己往陷阱里钻。

    还别说,乌鲜高层根本就没有想到,陆海空在草原的边境上还留有埋伏,一个个踏进来就中招了,几个小时的功夫,虽然有一定的战损,他们还是轻松或弄死或俘虏了好几个乌鲜两族的高层。

    这些乌鲜高层几乎同时撤走的,之所以回来的有快有慢,很大层度是因为他们在回来之前各自去把他们劫掠的财宝拉走。

    乌鲜叛军并不是一个整体,是由几十上百个部落组成的,这样的一支军队在洗劫五原郡的时候,当然不可能把好东西集中起来,他们是各自保管藏匿起来,等他们这时候要离开了才取出来。

    而由于藏匿战利品的地方不同,需要的时间也不同,结果造成了时间差,而这一个时间则成了他们当中很多人的催命符。

    除了有人走不同的道路进入草原之外,只要是往赵二这边赶的,最后都只能成为送财宝送人头送经验的好人。

    看着身边被俘虏被击杀的乌鲜高层,还有被堆放在一起的财富渐渐多了起来,王替和赵二两人那个高兴的啊,只是在他们轻松了几个小时之后,这两家伙终于迎来了一块硬骨头。

    “又有人来了,而且这一波数量很多,大概有一万左右。”火字营成员出身的斥候队长向王替和赵二汇报道。

    “一万?看来这一次是一条大鱼。”赵二的眼睛亮了起来,感觉自己离赵二这一个名字越来越远了。

    “别大意了!”

    王替相对比较沉稳,失败过一次的他可不想要在经历一次。

    尽管之前都是很顺利的就完成了,但王替依然还是谨慎的做着一系列的布局,静静等待着他们的猎物入套。

    赵二说得没有错,这一次确实是一条大鱼,这一万多人是乌桓族首领乌延勇的本部兵马。

    作为乌桓族的首领,他这一条鱼岂止是大鱼,简直就是大鳄。

    只是这个时候,这一条大鳄的情绪有些低迷,短短的几天时间,局势像过山车一样的狂飙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他这时候还在想着,他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才会导致这么大的失败。

    这一个问题太深刻了一点,他想了一路都没有想出所以然来。

    是大军凝聚力不够,还是丁原太厉害了一点,又或者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惨死于吕布的戟下,导致他想要灭掉丁原和吕布的执念太强大了一点,导致他的战术过于僵硬与至于崩盘?

    好像都是,却又好像都没有触摸到真正的核心。

    而当他带着这一个疑问走进了王替他们的陷阱,当四面八方的骑兵涌了过来,数以万计的箭矢射了过来的同时,乌延勇突然就明白了。

    “是了,我一直都忘了,我一直都忘了那家伙的存在,不,是我一直以为他会看戏的。”

    “他不仅没有看戏,并且从头到尾都是他在背后搞鬼,他利用我们击败了丁原,现在又反过来想要把我们清除掉。”

    乌延勇像是突然明悟了一般,只是他的这一个明悟稍微有些扯淡。

    陆海空确实是在背后搞事情,但要说从头算计到尾,那也不可能陆海空最多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不过事到如今,怎样都无所谓了,乌延勇将活不过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