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65 坚守的和背弃的
    第二天开始,对于九原县的进攻再一次开始了。

    这一次乌鲜叛军的进攻比起之前要更加猛烈更加凶残,那是一种根本就不计生死的进攻。

    没有攻城的器械,他们就直接骑着马往城门上撞,一波又一波的进攻着,完全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在这一种猛烈的进攻之下,丁原的九原县原本已经是摇摇欲坠了更加艰难了。

    更恐怖的是,这样的进攻一打就是一整天,九原县这边,原本以为入夜之后,乌鲜叛军的进攻就会相对放缓了,但是依旧没有,还是那么凶残,这一种情况下,几乎谁心中都是有数的,九原县的沦陷已经是早晚的事情了。

    九原县的城墙之上,丁原提着长剑坚守着,身上的战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城门怎么样了?机关兽呢?”

    “东城门西城门那边已经破损严重,目前只有南北两个城门稍好一点,机关兽还有两具,但是按照这样的攻势下去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丁原身边的一个副手应道。

    “援军呢?我们的援军还没有到吗?”被围困住的丁原根本就得不到九原之外的消息,他不知道并州九郡郡守基本都已经放弃了他,同时也不知道陆海空已经正式出手了。

    他的一句援军呢?让在场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他,答案丁原自己在问出来之前心中就有数了。

    “这一群混蛋,吃老子的时候一个个像狗一样,现在老子有难了,全他妈的在一边上看戏!他们的脑袋呢,他们难道就不会想想我九原一旦沦陷了,云中朔方定襄西河四郡就是首当其冲的!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就不懂吗?”

    丁原就在怒骂的同时,突然听见一阵马蹄声,还有一阵异族欢呼雀跃的声音。

    “什么情况?”丁原大惊!

    “东门又被攻破了,敌人杀了进来,吕将军已经过去了!”边上的副手去询问一下之后,立刻回报。

    丁原听到吕布过去之后,提起来的那一口气就再一次放下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敌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攻破大门的,每一次他们杀进来之后,立刻就被吕布杀了出去。

    就城门的那点位置,吕布带着他麾下的飞狼骑往哪一摆,敌人根本就冲杀不进来。

    只是这一次情况有些不一样,东门那边被攻破了之后,吕布带着飞狼骑确实是将敌人杀了出去,但于此同时西门那边也破了,大量的敌人从西门那边杀了进来。

    “九原守不住了!”镇守北门的丁原看见连破两门,眼中流露出一丝绝望。

    他倒不是为了城中的百姓而绝望,而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小命而绝望,一旦九原失守,那些乌桓人和鲜卑人是不会放过他的。

    而就在丁原完全不知道什么办的时候,丁原的那一个便宜儿子这个时候挺身而出,带着三千飞狼骑迎了上去,死死的挡住了西门。

    还别说,丁立这家伙没有白跟了吕布半年多的时间,武力相当不错,带着三千飞狼骑硬生生的是将杀进来的敌人杀了出去。

    “少将军威武!”

    西门的士兵见丁立挡住了敌人的进攻,顿时欢呼雀跃起来,得到消息的丁原这时候也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这一口气并没有松多久,很快的敌人的下一波更加疯狂的进攻就来了,吕布那边还好一点,算是轻松挡了下来但是丁立那边就比较艰难了,差点没有被人家冲破防御杀了进来。

    这一种情况下,所有的士兵全疯了,谁都知道,这个时候一旦让人攻破城门,整个九原县内绝对无一能活的,在这一种情况下,没有士兵敢不拼命。

    东城门那边又战神吕布在,无人能够杀进城门一步,而西城门这边的战斗就相当的惨烈了。

    城门几次失守,丁立一次又一次的发动突击,又一次次被敌人杀进来的大军打退,无数的士兵战士,甚至是普通的老百姓在这时候纷纷冲了出来,几乎是用人命去填去抢,才一次次的把城门夺了回来。

    最终还是东城门这边吕布将敌人杀破了胆,将敌人杀出去之后,启用了丁原这一段时间购买来的机关兽,勉强把城门堵住,回头又杀到西城门那边,帮助丁立再一次稳住了战局,启用了最后一头机关兽挡住了大门。

    当两边的大门被彻底堵住了,对方这一次长达一天一夜的进攻才稍稍落下了帷幕,九原县再一次坚守了下来。

    但是这个时候的九原县已经是山穷水尽了,明天人家只要养精蓄锐之后,再来一波进攻九原县基本就告破了。

    死亡的气息已经缠绕了九原县十几天了,但今天确是最靠近他们的一次。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明天将是城破之日。

    在这一种时候的绝望是最重的,但九原县内的秩序依然还是维持着,所有人依旧紧守着底线。

    尽管知道可能明天过去,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或者说全部都要死去,但今天他们依然还是想要努力的去战斗,这样的战斗意志可能是在之前十几天的守城战当中培养起来的,也可能是源自于人类本性到当中不愿妥协的东西。

    几乎没有人去想,城破了会怎么,所有这时候在想着的都是坚守住城墙。

    所有作战人员都趁着这珍贵的时间里尽可能的休息着,恢复着体力,明天他们还有艰难的战斗要去打。

    而城内的百姓也没有在自己的房子里慑慑发抖着,他们自发的出来进行后勤工作,做着他们所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他们的后勤工作,更多的是给他们送水水饭,并且将尸体抬起来架起防御的工事,至于更加重要的伤兵的治理养护,却没有做,也没有人愿意让他们去做,在九原城内没有一个伤兵会愿意下了战线,对于他们而言,身为士兵的他们只能死在战斗当中。

    他们死也不会死在战场之外的地方,这是一种悲壮的伟大。

    在城墙上,在城门边上,随处可见一个断了手脚,身上挂着伤的士兵怀里仅仅抱着武器,死活也不离开战场。

    他们还想也还要战斗,一旦敌人杀进来,这些奄奄一息的士兵就会扑上去,去完成他们生命当中最后的绝唱,在九原的战场上,几乎所有的战士主动的被动的做到了这一点,这对于他们而并非是什么荣誉,而是一种难以逃避的责任,以及他们无法言表但却毫不犹豫的坚信着,并且努力着的东西。

    只是并不是所有的伤兵都能等到那一刻的,很多的伤兵在战斗没有到来之际就已经死在了原地,这样死去的伤兵的脸上似乎格外的痛苦,隐隐约约好像还有着不甘,似乎这样的死去对于他们来讲是一种遗憾,是一种悲哀。

    在这九原的最后一夜里,有很多原本都在角落里的男人站了出来,颤颤巍巍的拿起掉落在地上的,被死去的士兵牢牢抱在怀里的兵器,在最后一刻当中他们终于有勇气站出来战斗。

    在战争当中的九原,有着太多让人落泪的地方,也有着太多让人肃然起敬的地方,当然,有阳光就有黑暗,有崇高伟大的,也就有卑微可耻的。

    在人们坚守着准备最后一战的时候,有的人已经在准备逃离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