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52 骑虎难下的张让
    洛阳,张让府上。

    这会,明明应该是在皇宫伺候汉灵帝的张让,正一脸不满的坐在会客厅内,身边是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护卫。

    今天还是张遇刺之后,第一次回到府上来,为的就是见他面前的这一个人。

    那人对着张让微微一礼:“学生辛评,添为强阴县丞,见过张常侍大人。”

    没错,这一个让张让从皇宫出来的,就是陆海空麾下的辛评。

    “说吧,大老远的从并州过来,非得见咱家这一趟所为何事?”张让表情有些复杂,心中似乎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不耐烦道。

    自从被刺之后,张让对于皇宫之外的地方就有些不安了,不是很愿意在外面逗留,今天要不是辛评几乎是半威胁着,张让也不会出来。

    不过,除了这一方面的不安之外,其实隐约可以看得出来,张让对于眼前的辛评,确切的说应该是辛评背后的陆海空其实也是有不安的,否则他是不会这个时候出来的。

    辛评看了一眼张让身边的护卫,再看了看张让,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张让沉默了一会,再三犹豫之后,挥了挥手:“你们全部出去守在外面,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进出这里!”

    那些侍卫恭敬一礼之后,全部走了出去,张让的身边只留下了一个看上去很是阴柔的小太监。

    “现在可以说了吧。”

    辛评对着张让一礼:“张常侍还不知道吧,在一天之前,并州边境乌恒族和鲜卑族同时叛乱,举兵数十万进攻五原郡。目前五原郡应该是基本要沦陷了吧。”

    “什么?”张让闻言一惊,这天下原本就是硝烟四起了,眼下居然再来一个乌恒和鲜卑族的叛乱。

    随即张让马上又反应过来,五原郡不是那个抢了陆海空生意的丁原的地盘吗?而且并州强洛阳就算是最快也要几天的时间,为什么昨天发生的叛乱眼前这一个家伙就已经知道了?这其中的东西细思极恐!

    “这事是你们做的?对了,上一次九原县的事情好像就是你们做的,你们好大的胆子!”张让一拍桌子怒道。

    面对张让的愤怒,辛评一脸淡然:“瞧您说的,这事是丁原自己太过贪婪,一年的时间之内,杀人族人数十万,抢人钱财马匹牲畜无数,人家活不下去了才起兵造反,关我们什么事?”

    说到这里,辛评顿了顿,有些玩味地看着张让:“再说了,这件事就算是我们做的,那又怎样?”

    “放肆!你好大的胆子!”张让拍桌怒喝:“信不信咱家这就让人与你五马分尸了?”

    辛评脸上满是淡然:“信,但是这对您有什么好处呢?您这样做除了激怒我家主公之外,对您而言没有半点好处。”

    “笑话,咱家会怕区区一个山贼出身的县令?”张让冷笑道。

    “不不不,张大人,您错了,我家主公不是强阴县令,他是并州刺史!”辛评眼中精芒一闪。

    “他是刺史?笑话!我怎么不知道?”

    张让这话说完,看着眼前淡然无比地看着自己的辛评,脑海中恍然一道闪电劈过,瞬间明白过来了辛评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张让这时候终于知道,眼前这一个书生找自己所为何事了,眼前这书生或者说远在并州的那陆海空的胃口远远张让预想的还要大,张口就要一州刺史。

    “并州刺史?笑话,他凭什么上任?”知道了陆海空的想法,张让反倒是没有生气的心情了,沉默了半响才道。

    “凭什么?凭原刺史丁原无德无能,治理无功反倒引发叛乱,陷并州于水火之中,凭我家主公集云中、定襄雁门三郡之力,拯救难民数十万,抵御黄巾有功,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凭您张常侍的力举!”

    辛评这话中的信息量很大,威胁的意味很足,张让听了这话沉默了良久。

    其实这一次才是张让真正意义上和陆海空,或者说陆海空的这一个势力团体交流,此前他们都是通过张立或者是小黄门来交流的。

    一开始张让是完全没有将陆海空放在眼里,在他看来,陆海空不过就是一个边境的山贼而已。

    他只是正好想要打击何进,而陆海空又有不错的吸金能力,所以张让才很随意的拉了陆海空一把。

    随后张让就在没有怎么把陆海空放在心上了,一直到陆海空通过张立送上来一份清单,上面是强阴一个多月的账单,那一次张让彻底的了解了陆海空的吸金能力,所以他才帮助陆海空拿下张懿。

    原本张让以为拿下张懿会有点难度的,没有想到何进那边不仅没有阻难,反倒是加了一把劲,直接把张懿踹了下去,然后把丁原扶上了并州刺史。

    当然何进那边的动作不重要,重要的是后续的几个月,陆海空那边展现出了超强的吸金能力,几个月的时间就给张让带来三千多万的收益,可惜的是后来被丁原压制住了,陆海空的吸金能力也消失了。

    原本张让以为陆海空已经彻底颓了,所以他想要甩掉陆海空,但真到了他考虑的时候,他才发现陆海空没有他想象那那么容易对付,也才第一次意识到陆海空可不是一枚他想拿就拿想扔就扔的棋子。

    随后张让就遭遇了刺杀,而黄巾之乱紧随着爆发,紧接着陆海空麾下的人直接找了过来,这个时候当眼前这一个言语当中充满进攻性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张让才发现,隐约当中自己貌似也成了人家的棋子了。

    这让过张让很生气,但眼前最重要的不是生气,最重要的是他发现现在的他很有一些骑虎难下的意味了。

    沉思了半天,张让最终抬头看着辛评:“并州刺史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的出身太差,我不管怎么做也不可能把他提到并州刺史的位置上,最多我只能够将他提到郡守的位置。”

    很明显的,张让最终做出了妥协,但是他的这一份妥协并不能让辛评满意。

    “很抱歉,张大人,我家主要的要求就是并州刺史,一个郡守学生实在是没有脸为我家主公带回去。”

    张让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让步了,对方还是不妥协,大怒不已:“这不可能!你要搞清楚他的身份,他原本不过就是一个山贼,要不是我的话,他现在早就已经被围剿死了……”

    “张大人,有件事我要提醒一下。”辛评突然出声,打断了张让的话。

    “很抱歉一开始学生没有把话说清楚,我家主公来之前对学生说了,这一次过来我们并不是找您商量什么的……”

    “这是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