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50 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丁原
    历史上并州边境的草原势力是什么样子的陆海空是不知道,不过这一个世界并州边上的草原势力陆海空倒是了如指掌。

    大致分成三大种族势力,分别是鲜卑,乌恒,还有匈奴。

    其中并州这边的属于南匈奴的分支势力相对较小,鲜卑和乌恒的势力较大,而且也较为接近五原那边,这一年多了受到丁原的毒荼也是最惨重的。

    一年多的时间,丁原灭掉的乌恒和鲜卑部落数以百计,若是在原本的历史世界里,估计要把人家杀灭族了,现在这一个世界里倒是没有能够把人家杀灭族,不过这两个部落也是惨兮兮的。

    他们对于丁原恨之入骨,甚至都有些影响李雄和鲜卑那边的关系了。

    这样的一股恨意一旦被引发出来,那爆发出来的能量是相当惊人的,恰逢黄巾起义天下大乱,而丁原这边率兵平乱之际,乌恒和鲜卑二族直接揭竿而起,向并州边境地区发起了复仇的进攻。

    陆海空发誓,这一波节奏倒不是他带的,原本倒是有让李雄引导一下,但没有想到的是,乌恒和鲜卑这两族对于丁原的恨意比他预料当中的还要深,陆海空都不需要太过引导,这两个势力就联合在一起,于183年4月28日,也就是丁原率兵围住陆海空的前一天,出兵数十万,直接杀了进来。

    丁原这边对于那些外族倒也不是一点防备也没有的,他把吕布和他麾下的骑兵放在了那里镇守着。

    原本他以为有一个战神吕布在,就应该足矣震慑住那些外族的,结果没有想到,数十万人命积累起来的怨气,根本就不是一个吕布可以震得住的,而且吕布麾下的骑兵满打满算也不过就五六千而已,对方几十万的大军那里可能是吕布能够震慑的?

    几十万大军杀来,吕布的的飞狼骑这时候根本就挡不住,只能边打边退,一天的时间,五原郡就沦陷了大半,百姓流离失所。

    这样的情报送到了丁原的面前,恍如一道晴天霹雳一般砸在丁原的脑门上,他整个人都傻了。

    好半响才回过神来,眼睛瞬间红了,脸色狰狞如同厉鬼一般,死死地盯着就在头顶上十来米的陆海空:“是你,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是我?”陆海空直接大笑出声了,好半响,陆海空才止住了笑声,脸色转冷:“我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陆海空直接站了起来,高声说道:“你就承认吧,造成这一切的人就是你,是你和你的贪婪,是你手中的几十万乌恒人和鲜卑族人的鲜血引来的,如果不是你灭人部落,抢人财物你撑得起你的九原县的发展吗?你九原县的每一寸繁华的土地,都是用人家的鲜血造就的,现在人家反抗了,你说是因为你还是因为我?”

    “有时候我真搞不定你们这些贪官污吏,明明可以通过交易的手段去获得物资,你们偏偏要用武力,在你们看来,比起你们口袋里的钱,那些外族人的命简直一文不值。”

    “好吧,这一点我也勉强认同,但现在呢?那些外族人起兵报复,县城被攻破百姓流离失所,你有想过因为你的贪婪的,你的*,你的满手血腥让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为你付出的代价吗?他们的命比起你口袋里的那些肮脏的钱要珍贵得多了。”

    “人人都说你丁原是在世霍青,是民族英雄,我呸,你不过是一个为了钱,为了利益满手血腥的屠夫而已。”

    城墙之上,陆海空撑腰怒骂着,骂的是畅快淋漓,慷概激扬。

    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仿佛都带着对于丁原,对于那些贪婪的官吏的愤怒,任谁听来这都是一场正义凛然的控诉。

    城墙之下,丁原满腔怒火,他在口舌上争辩上从来就不是陆海空的对手。

    这个时候他更是找不到话语来反驳,而陆海空却没有停止的意思。

    “如今大敌当前,并州内,外有乌恒鲜卑入侵,内有黄巾叛乱,你这刺史不思抗敌报国,只想着排除异己贪人钱财,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像你这样的人,配当官吗?配当这一州刺史吗?你还是一个人吗?”

    “我承认我陆海空当初确实是得罪了你,但是眼下国家危难之际,百姓受苦之时,如果你心中还有一点良知,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请你放下那一点成见,带着你的兵去抗击外族,去平地叛乱!”

    “你若是不愿意,你若是怕死可以去晋阳享你的清福,我带着你的士兵去,我知道你麾下的每一个士兵,他们都是并州的子弟兵,你的血液是冷的,但他们的的是热的,他们想要的是去保卫自己的家园自己的亲人,而不是麻木的在这里与你为虎作伥!”

    这时候的陆海空,一身书生长袍,高高的站在城墙之上,身边插着大量的火把,让所有人都看得见他的存在。

    他这时候仿佛身处于火焰当中,和火焰一般的光芒四射,他的声音他的动作带着愤怒,带着直击人心的力量,让人忍不住对于丁原,对于这一个腐朽的社会生出不满,同时也生出了想要反抗的力量。

    城墙之下,丁原的士兵当中,很多人都被陆海空这一番震撼人心的演讲震动了。

    他们很多都是出身并州,出身五原的人,那一个骑士汇报丁原情况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听到,但这时候陆海空的演讲他们听到。

    他们也知道了,自己的家乡正在遭遇着外族的入侵,这时候所有的士兵都发出了抗议,他们想要回去就去救他们的家人。

    这一种情况下,丁原知道自己今天彻底的败了,对方不出一兵一卒自己就让自己惨败,一败涂地的那一种,他现在如果下令攻城的话,麾下的士兵直接发生动乱的可能性极大。

    而且在得到乌恒和鲜卑叛乱的消息之时,丁原已经没有了别的心思了,他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回去救援吕布,保下九原县,只是他还没有找到下台的阶梯呢,城墙之上的陆海空直接就把他的台子拔高几十米了。

    没有梯子下,没有台阶,丁原就被这么钉在了耻辱柱上,偏偏他还没有办法反驳。

    他说不过人家,现在的丁原只能咬着牙,捏紧着拳头,背着陆海空强行帮他钉上去的耻辱柱,带着军队离开了。

    丁原原本就站在城墙之下,他最后脸色铁青的回头的那一幕被陆海空仔仔细细的看在眼里。

    看着这一个对手最后狼狈的带着队伍离开,陆海空很是畅快的从城墙上下来。

    “这演讲稿谁写的,好好批评一下,下回不要弄这么羞耻的,不过,配合道具倒是挺有效果的,可惜这道具是一次性的。”

    陆海空笑眯眯道,那还有之前的正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