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46 刺杀
    洛阳,张让府外。

    张让的马车缓慢的驶来。

    作为十常侍之首,张让这时候的排场倒不是很大,一辆马车,人数还不到五十人的护卫队,这样的队伍算得上很是低调。

    当然主要是大半夜的,这个时候把排场摆出来也没有人看,摆那么大的排场干什么。

    马车内,张让正在考虑着一个问题。

    很不巧的是,这一个问题是有关于陆海空的问题。

    他现在在考虑要不要放弃了陆海空,并州那边丁原明显已经是一枝独秀了,陆海空目前已经被彻底压制住,目前基本已经无法为他提供什么利益了,所以他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干脆放弃了陆海空。

    原本他到不觉得这是什么让他头疼的事,但他真想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

    “那陆海空原本就是山贼出身,十万大军都围剿不死,我这般放弃了他,要是直接激怒他把他逼反了那就不妙了,算了,反正左右也不过是一个小山贼,就先留着他吧。”

    张让正想着,突然感觉自己的马车停了下来,顿时眉头一皱:“什么事?”

    “大人,有人拦路,似乎是要找大人。”外面的侍卫回道。

    “大半夜的拦路?先拿下再说,回去拷问一下,看看是什么事。”张让冷声道。

    只是他这话才说完,一个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学生张道生,有一件事关何进的大事要通报张常侍!”

    这声音响起,张让眉头一皱,掀开车帘,见到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站在那里。

    “过来吧。”

    按道理,以张让的警觉不应该这么做才对,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张道生’嘴角一扬,缓步来到张让的面前,随着‘张道生’的步步紧逼,张让的心中没有来由的生出一种危机感。

    他说不上来是什么,但却让他冷汗直冒:“停下,你站在那里就好!”

    ‘张道生’恍若不闻,继续向着张让走了过去,这个时候张让的那些护卫也发现了不对,顿时围了过来。

    而在那些侍卫围过来的同时,张道生的手中一块令牌轰然粉碎,紧接着,十来个身高五米的黄巾力士出现在当场。

    “什么妖术?护卫!赶紧护卫!”

    看到那十几个黄巾力士出现,张让的士兵赶紧扑了上去,身边只留下了十来个人护卫住马车。

    几乎就在同时,一个矫健的身影窜了出来,直扑张让而去,手中的长枪一挥,两枪杀死张让两名护卫,随后不待剩下反应过来,近身到张让的马车当中。

    太史令杀进张让的马车的时候,才发现张让的身边还有两个小太监,这时候这两个小太监正拿着长剑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这位壮士?咱家不知道你为何要行刺与咱家?但这些不重要,您若能放过咱家,咱家必定送上黄金百万!”张让见到太史令,脸上还是保持着相对的冷静地说道。

    “黄金百万?我要的正是你这一颗项上人头!”

    太史令冷哼一声,手中的长枪一抖,轻易杀掉那两个小太监,正准备杀掉张让的时候,一声冷喝响了起来。

    “何方贼子,竟敢在皇城行凶?”

    太史令在听到这一句话的同时,感觉头皮一麻,下意识的放弃进攻张让的动作,转身越开。

    几乎同时的,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插在太史令原本所在的地方。

    与此同时,一个青年杀了过来,太史令望了过去,不知道使用了什么侦查的手段看到了来人的名字。

    “史阿?王越的徒弟那个?”

    太史令的眼中精光一闪,手中的长枪一抖,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如果对手是王越的话,太史令肯定是不敢作死的,但对手是史阿的话,太史令倒是很想试一试对方的身手了。

    “走吧,差不多了,再不走禁卫军就来了。”

    这时,张道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张让的那些近卫这时候都在和黄巾力士战斗,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一般。

    不过张让的那些侍卫武力倒是不错,虽然太史令杀起来如砍瓜切菜一般,但他们对黄巾力士倒是有绝对的优势,三两下的就把那些黄巾力士给灭掉了,然后向着张道一他们围了过来。

    与此同时,史阿也已经赶到了。

    眼下张道一和太史令一下子就陷入了包围之中,不过张道一倒是一点也不慌张,扔出一个道具之后,脚下顿时冒出一阵浓烟,等浓烟散尽之后,在场已经不见了太史令和张道一的身影了。

    看到这一幕,张让既是为自己小命得保松了一口气,又是为刺客逃走恼火不已。

    “还愣住干什么?通知抓人去啊!”

    心神初定的张让怒喝完了之后,才注意到紧急关头救下自己的史阿,这时候张让也没有什么心情说什么,匆匆让人赏了他一千金之后,直接家也不回了带着队伍再一次回到皇宫当中了。

    第二天,洛阳内张让被刺的消息传了出来,传的是沸沸扬扬的,一开始,坊间说什么的都有,有说是江湖义士的,有说是政敌黑手,更有人直接说是何进叫人下的手,说得有理有据有鼻有眼的。

    而朝廷方面,皇帝震怒,现任廷尉当庭就被罢免了,新任廷尉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彻查张让被刺一案。

    大汉虽然腐朽,但官府的能量还是不能小看的,一旦真的想要查一件事情,那能动用的力量是相当可怕的。

    第三天的,张道一的院子就被廷尉衙门的人找到了。

    结果他们找到的时候,张道一他们已经离开了洛阳,不过在张道一的庭院里,廷尉衙门的人倒是发现了很了不得的东西。

    一封没有来得及烧完的书信,书信上虽然基本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但还是有剩下一点,巧合的是,剩下的这一点上恰好能够拼出两个马元义的名字,还有零星的几个地名。

    有着这些线索在,廷尉立刻深入调查。

    本来谁都以为这不过就是一次暗杀事件,谁也没有太过于把这一件事件复杂化去想,结果真深入调查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