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30 离间
    春风楼,虽然名字听着像是一个妓院,但实际上,这确是一个酒楼,而且还是颇为高档的酒楼。

    这一个酒楼是张家建的,确切的说就是之前在陆海空的县衙门,被陆海空吓得屁滚尿流的那一位建的。

    还别说,那家伙虽然怂了点,但在经营方面倒是颇有天赋。

    由他经手的春风楼是由原本强阴的一家酒楼改造而成的,走的高端的路线,酒楼内不仅有美食美酒,更重要的是里面还有一群能歌善舞的歌姬,再加上张轲的身份,这春风楼开业虽然仅仅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不过生意倒是相当的不错。

    而这一个春风楼也不过就是张轲随手搞出来一个消遣时间的产物罢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一个消遣时间的产物会成为他悲催的导火索。

    自从强阴这边发展起来之后,各大世家的人都涌到了这边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大量的世家子弟。

    而作为张懿的嫡子的张轲,在这些世家子弟当中当然是最为抢眼的一个,加上被委以重任,张轲在强阴简直可以用众星捧月来形容。

    而张轲这人虽然性格张扬跋扈,面对陆海空的威胁时候还有些怂,但这家伙其实还真是有些本事的,特别是在人际关系上,这家伙玩得特别的溜,所以他春风楼几乎是每天爆满,而每天都有他在宴请的宴席。

    这天,张轲依旧像往常一样,约上一群世家子弟在他的春风楼聚会。

    春风楼上,歌姬载歌载舞,美食美酒环绕的氛围下,这些个世家子弟很快的就进入了氛围。

    而当这一群世家子弟喝到酒酣耳热之际,有世家子弟突然问道:“听闻张轲兄,独身一人前往县衙门,单凭三寸不烂之舌就从县令那边要来了数百万金,不知可否有这事?”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精神起来了,一双双眼睛看着张轲,等着张轲的回答。

    你说要是平时吧,以张轲这家伙的机灵劲,听到这一个问题绝对会一嘴带过转移话题的。

    而今天不一样,今天张轲被敬酒有点多,有几个世家子弟特别热情,推脱不了的情况下张轲只能多喝了几杯,这时候本身喝得有些晕乎乎的,突然听到这一个问题,在看到一个个世家子弟聚精会神的目光。

    张轲不知道怎么的,酒气上脑:“怎么没有这事?我跟你讲,当时我一个人进了县衙门,一开口说要牲畜市场的红利,那陆海空脸一黑一挥手,数十个士兵就围了上来,一个个利刃出鞘指着我。”

    “陆海空你们都知道他原本是干什么的吧?他之前可是连续打退朝廷的数万大军,他手中的士兵那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里爬起来的?一个个精锐无比,你们说这样的家伙拿着利刃指着你们,你们怕不怕?”

    所以说酒这玩意真的是不能沾,更不能醉,一旦醉了会做出什么来那是谁也不知道的了,张轲这会居然还吹了起来,世家子弟当中,有几个别有的用心的捧场着。

    “怕,我们那能和张轲兄比呢,你快给我说说当时的情况,您是怎么解决的。”

    本就醉酒当中的张轲被这么一捧,顿时更加起劲了:“还能怎么解决?当然是靠我这三寸不烂之舌了,我当时我就质问他。”

    “我说:你想要干什么?你知不道我是谁?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身份?知不知道我张家一动动嘴,立刻就能让你这破市场再次关门倒闭?”

    “那陆海空也就是看着有点样子,其实怂得不得了,我这么一吓,那小子吓得赶紧把兵撤掉,亲自端茶赔礼道歉,并把大量答应我们张家的红利直接就给我们了。”

    听到这里,几个别有用心的世家子弟,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嘴里激道:“县令大人这么轻易就给你们了,那钱估计没有多少吧?”

    一听到这个张轲顿时就不干了!有没有眼力劲?有没有眼力劲?他正吹牛皮呢,这个时候那里能够容得人家拆他的台。

    “怎么没有多少?怎么没有多少?实话告诉你们,那一笔钱有一千多万金,这样的数目少吗?你说这数目算少吗?”

    浑然不知道已经掉进了别人的圈套当中,这个时候已经醉惨了的张轲,吹着牛皮抓着刚刚说话的那一个世家子弟怼道。

    “一千多万啊,这一个数目还当真是不少啊!”

    那人脸上露出冷笑,看着在场的所有被张轲抛出来的这一个数目震惊到的世家子弟。

    这一个数目肯定是有很大的水分的,但水分不水分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句话是张轲出口的,这样的话,在某些方面上是很有威力的。

    “不过这一千多万,你们张家就自己拿了有些不妥吧?”

    “不妥?能有什么不妥?如果不是我们张家,你们能有钱赚吗?我们张家拿点钱怎么了?怎么了?你们不过是我们张家底下的附庸而已,不要想什么不切实际的事情,拿好给你们的那一份,像样条狗一样,只有主人给你们吃了,你们才能吃,不给你们的你们只能看着。”

    这话出来,所有的世家子弟无不脸色大变。

    “好,好一个张家,好一个张家!”

    当场就有几个世家子弟愤然离席,剩下的那些看了看离开的,在看了看说完这话软软的趴在那人身上的张轲,犹豫了一下也都离开了。

    而在所有的世家子弟都离开了之后,那一个原本扶着张轲的人随意将他掀翻在地,而在房间里也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陆海空麾下鬼影卫鬼影马贫,还有一个确是陆海空山寨里,一个会口技的火字营成员。

    其实之前,最后的一段话并不是张轲说的,那一段话在说的时候,张轲已经被弄晕了,否则,张轲就算是在醉也不可能说出这一种话来。

    “最后的这一把火也加了,接下来,也该开始行动了。”

    恍惚的明黄色灯光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陆海空,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