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24 见戏志才
    很生气,很憋屈。

    陆海空几乎是强忍着,才没有把张合的脑袋拧下来。

    和张合认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家伙居然这么讨厌。

    张合一开始就做足了准备而来,一出手就先把陆海空震住,在陆海空听到自己安身立命的巨大优势居然有人想要复制而有些慌乱的时候,张合步步紧逼,最终彻底将陆海空的节奏打乱掉,让陆海空跟着他的节奏来走。

    不过节奏不节奏的其实并不重要,毕竟张合并没有乘势让陆海空做决定,真正重要的是张合透入出来的信息,那些对于陆海空而言才是最头疼的。

    陆海空原本以为洗白之后,自己的处境会比之前好很多的,结果到头来,发现比起之前还要更差一点。

    陆海空眼下的情况极为艰难,特别是在被封锁了商道之后,他在经济上出现了很大的压力,他一方面山寨养着上万兵马,另一方面张让那边也要他半年之内送上千万金过去,这个时候生意没有起来,财政收入上基本就靠着摸金校尉那边得金矿挖掘了。

    虽然那边估计还能挖个不少,短时间之内金钱的进项应该少不了,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在这么一直下去的话,陆海空这边的经济早晚会崩溃的,所以他必须尽快解决掉面前的这些问题。

    陆海空一直以为自己的市场能够建立起来,生意能够起来的,结果这时候人家给他来了个经济封锁,而丁原那边直接打算抢他生意了。

    丁原那个陆海空暂时没有办法,也做不了什么但无论如何,陆海空都必须想办法打破经济封锁,最好是争取在丁原的市场做起来之前,他的这边的市场先搞起来,这样的话就算是有了竞争对手,他也还能有些优势。

    张合就是看到了陆海空的窘境才会如此狮子大开口的,这一口狠狠咬在陆海空的七寸上,虽然疼,但实在是没有办法的话,陆海空也就只能和张家妥协了。

    但陆海空真的不愿意这么妥协,他不甘心!

    ……………………

    而在这边陆海空头疼的时候,另一边的张合正在强阴的一家酒楼休息着。

    “没有想到我终究还是小看他了,这家伙的武力绝对已经过了80了吧,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武力能过80想来他在所有异人当中天赋应该也是最拔尖的那一层的存在。”

    张合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块碎裂掉的玉佩来,之前如果不是靠着一块玉佩的话,他根本不能在陆海空气势狂飙的时候自如应对。

    “不过眼下这一种情况,他就算是再强也没有用,武力解决不了一切的。”随手把碎裂掉的玉佩扔到一边,张合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眼下他把该做的能做的事情基本都做了,接下来他只需要等待陆海空那边得妥协就可以了。

    实际上提出这么苛刻的要求并非张合本意,他并不想过于逼迫陆海空,但没有办法,作决策的并不是他,他只能够按照张懿定的条件来。

    不过,张合对于陆海空的情况研究得很透彻,他很清楚陆海空眼下的情况,在经济压力之下他很确信陆海空最终会妥协的……

    而陆海空那边,张合离开之后,他直接派人把张合监视起来,自己则回山寨去了。

    家里放着戏志才这一种大牛,陆海空没有理由放着不用,特别是眼下这一个局面的情况下,在不去找戏志才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只是陆海空没有想到的是,他回到山寨找到戏志才,把眼前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然后想跟他要一个解决的方案的时候,却发现戏志才一脸错愕的看着他。

    陆海空还没有见到戏志才脸上除了平淡温和之外的表情,看到他一脸错愕,心中不由得一突。

    “怎么?这一件事很麻烦吗?”陆海空问道。

    “不是不是,我是在想,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这事来找我干嘛?”

    戏志才说着,脸上露出的揶揄的笑容,陆海空一愣,想起自己之前的幼稚举动,脸刷一下就红了。

    “我要是有办法,我来找你干嘛?我不管,你吃我的喝我的这么久了,这次你要不给我拿个主意我就不走了!”虽然有些不好意思,看到戏志才脸上难得一见的揶揄笑容,陆海空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了。

    半响,两人同时笑了出来,一直以来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那点别扭这时候也消散了。

    好一会,当笑声沉寂下去,陆海空沉默了一会,抬起头非常认真地看着戏志才。

    陆海空不是傻子,再说就算是一个傻子,和另一个人接触久了,也慢慢的能够体会到对方的心情。

    一直以来,戏志才的脸上虽然挂着温和淡然的笑容,但陆海空能够感觉到戏志才的一种落寞,一种对于命运的无奈。

    奇怪的是,这一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甚至给陆海空戏志才在做着身后事准备的那一种感觉。

    也正是因为这一种情况下,两人之间才会有这点小别扭,陆海空之前才有那一个幼稚的举动。

    这个时候坐在戏志才的面前,陆海空郑重无比的发自内心的承诺道:“你不会死的!相信我,我能找到治疗你病的药!”

    戏志才一颤,略显苍白的脸上好半会才露出笑容:“那就拜托你。”

    语气当中充满敷衍,似乎认为这是一件陆海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随即戏志才没有给陆海空在这一个话题下继续下去的机会。

    “你之前不是问我该真么办吗?这事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是有办法的,我记得你好像有一个盟友,而且还是幽州为什么你要把着眼点放在并州呢?强阴地界本身离幽州并不远,你完全可以把渠道往那边发展的。”

    戏志才接着说道。

    “再者,张家要的东西其实你可以给他的,只要的局面打开的,你能给的东西其实随时可以收回来的,而且你不会真的以为那些世家真的是铁板一块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