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39 马贫归来
    “这样也好,定襄那边毕竟是他们的地盘,主公贸然过去也不安全,谁知道过去之后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我们先晾他们一段时间再说。”

    李雄性格谨慎,他考虑的方面也是从陆海空的安全出发。

    而且仔细一想,陆海空的这一个方案也是具备可行性的,暂时关闭交易,李雄也能抽得出手经营山寨外部环境,只是李雄有一个地方想岔了。

    “不,我只是决定不接受剥削而已,定襄我还是要去的,我到要看看那家伙想要玩什么花样来。”陆海空眯着眼睛道。

    听到这话李雄一惊:“主公,这不妥吧,我们对那人并不了解,但从今天他们的行动来讲,那家伙绝对不是善茬,万一他脑袋一热会主公出手那就不妙了,主公既然打算暂时关闭和世家的交易,那就不要去理会他们了,我们可以派出大量人手,动用外面的力量搞清楚那家伙的背景实力性格情况再说。”

    李雄是很不赞同陆海空去定襄的,潘凤的实力有多强他是有亲身体会的,在潘凤的手下他连一招也接不下,而连潘凤都差点交代在那一支骑兵之下,李雄真的是很担心陆海空的安危。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既然人家都出招了,我不去会会那家伙也说不过去,至于安全问题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保证能够毫发无损的从定襄回来的。”

    陆海空这家伙是一个很倔强的家伙,他说了要去定襄,那基本就完全拍板确定了的,李雄在怎么反对也是没有用的。

    对于陆海空的性格李雄也是清楚的,叹了口气之后,李雄最终没有再劝。

    在陆海空做出决定之后,这一场山寨高层的小型会议就算是结束了,不过会议之后李雄开始忙碌了起来。

    既然陆海空决定要去,身为部下的他只能够全部发动所有能够发动的力量,全力做好准备工作,确保陆海空这一趟的定襄之旅的万无一失。

    而会议结束之后,王均和李雄都去忙着他们各自的事物了,只有戏志才的脚步稍微慢了一点,和陆海空两人在聚义大厅里闲聊一会。

    “本来想要等你跟李枫做完交接之后,开始着手计划的,没有想到计划还没有开始就出了意外。”

    “所有的计划都会有意外的,重点并不是意外,也不是计划,而是目的,只要目的不变其实计划和意外并不是太重要的。”戏志才道。

    “是你想说,这一次的意外或许对我来讲并不是什么坏事?”陆海空有些不确定道。

    “可能吧,意外和计划原本就不是相对立的东西。”陆海空的脸上依旧是那一个温和而暖心的笑容。

    而陆海空确是一阵苦笑:“我说,咱说话能不能不怎么累?你能不能直接说啥意思?”

    “对于我而言,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思考了,放弃思考或者借用别人的脑袋思考会是丧失掉很多乐趣的,而且,只有自己掌握的才是自己的。”戏志才说到这的时候,顿了顿,脸上虽然没有流露出什么表情,但陆海空却意外的感觉道一种落寞的情绪。

    而在陆海空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戏志才的眉间微微一挑:“白虎堂那边我还有事,我就先过去了。”

    “等一等!”

    戏志才说着就要离开,不过被陆海空一把手抓住,说实话,陆海空还真就不明白了,戏志才这家伙明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为什么那么的敏锐,马贫前脚刚刚到进入聚义大厅,一般人的应该是不可能察觉得到的,但是戏志才却立刻感知到了。

    “别急着走,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反正过段时间你们也是要搭档的,提前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陆海空这一句话说完,马贫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作为鬼影卫,马贫的出场方式有些诡异,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一样,一般这样突兀的出场方式绝对可以吓到一片人,而戏志才却始终保持温和的微笑,显然他早已经知道马贫的存在了。

    “马贫见过戏先生。”马贫对着戏志才微微一礼。

    马贫看着戏志才的目光很平淡,看着眼前这一个他之前就了解到接下来可能会是自己的上司的家伙,目光当中没有好奇,也有没有审视,更没有不满之类的情绪。

    对于马贫来讲,只要是陆海空的命令他都会不择不扣的去执行,至于眼前的这一个人是不是有能力成为自己的上司这一点并不重要。

    只要陆海空认为戏志才有这一个能力就好,陆海空认为马贫应该服从戏志才马贫就会去服从,陆海空认为马贫需要杀了戏志才马贫也毫不犹豫。

    马贫是一个极致的以陆海空为中心的死忠,他的一切行为准则都是围绕这陆海空的,所以真有人要问马贫,觉得戏志才怎样,他会跟你说‘主公说他好’!

    对于马贫,戏志才挺早之前就知道了,真正见面还是第一次,看到马贫的时候,他基本就知道这家伙是那一种人了。

    戏志才简单的和马贫点了点头,双方就算是见过面了,随即戏志才又和陆海空寒暄一会之后,转身离开了,很明显马贫和陆海空还有话要讲。

    “黄巾领地那边的情况怎样?”陆海空看着戏志才离开之后问道,黄巾领地的事情,由于系统限制暂时还不能让戏志才知道。

    马贫听到问话之后,从怀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份资料送到陆海空的手中。

    有些情报不是很方便用话解释,反倒是这一种书面的资料要更加直观一点。

    陆海空接过资料正要看呢,马贫又说了一句:“属下被发现了。”

    “你说什么?”陆海空一愣。

    “属下在黄巾领地被发现了,而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直到我出了黄巾领地才发现背后被贴了一道符文。”

    马贫说着将一张符文递到了陆海空的面前。

    看到这一张符文,陆海空一愣,随即咧嘴一笑:“这样的话,我看起来倒是十足的小人行径了。”

    陆海空话虽是怎么说,不过看上去这家伙并没有怎么在意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