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08 恶性事件
    不过相对于五处不具备开采可能的资源点,深山当中到了好几个陆海空麾下的火字营之前没有光顾过的山寨和流民营,这些倒是可以开发利用一下,攻略流民营山寨不仅能有大量的资源有时候也能收获不少人才。

    特别是流民营,那一种人口过了五百的流民营是有一定可能出现文人的,张文和李枫就是这么来的。

    而在那些深山当中,这一种规模的流民营似乎还不少,如果顺利的话估计可以收获几个文人了,如果每个月都能有几个文人进帐的话,那对于山寨来讲将是意义重大的。

    如今山寨的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事情开始出现,管理山寨光靠王均他们几个还不得忙死,而且这还都是一些不得不理会的琐事,那王均戏志才做这么琐事完全是大材小用了。

    不过陆海空这边才因为使用了天视之眼得到这些资源点,还没有高兴一会呢,那边山寨里立刻就出现乱子给陆海空添堵了。

    从戏志才和强阴世家交涉开始,仅仅十天左右的时间,强阴世家发动力量就给山寨这边输送了近万的流民过来。

    这些流民几乎是强阴县附近的所有的流民,这些流民当中各种各样的人都有,甚至有些还是山贼强盗之类的,当然其中肯定也有不少是世家按插进来的奸细。

    这人一多,山寨里就容易出事情。

    好在因为陆海空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民心上的原因,山寨的内部环境还是相对稳固的,那些新加入的流民虽然成分很杂但基本都是朴实的老百姓,对于他们来讲能够加入这样的一个山寨他们都要谢天谢地了。

    所以他们加入山寨之后,勤勉肯干,很快的就融入了山寨当中。

    但不是所有的流民都是这一种老实的农民的,很多人进来山寨之后不久,发现山寨没有下层的治安管理那渐渐的他们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有些倒是最多就偷点东西,不干活不上进而已,而有些就相当的过分了。

    而惊动到了陆海空的,那基本就是天怒人怨的范畴了。

    这天陆海空刚刚搞定了手头的一点工作,底下的山贼亲卫就来报,山寨里抓住了一个女干杀妇女的恶徒,听到这一个消息陆海空顿时就怒了。

    山寨内部因为流民增多有点小偷小摸的陆海空是知道的,甚至和戏志才还在琢磨着,要不是把治安搞起来,陆海空提出了一个警卫方案,但那边和戏志才还在研究呢,这一边就出现了这一种事情,陆海空哪能不怒?

    陆海空带着人来到山寨广场的时候,一共两具的女尸被陈列在广场上,看到这一幕陆海空就怒了。

    “谁让你们这么冒犯死者的?”

    陆海空说话间来到广场上,让底下人的人把拿来布,把这两具的女尸盖上之后,陆海空让百姓把被抓到的那一个凶徒押了上来。

    让陆海空有些意外的是,被压上来的这人面相看上去忠厚老实,不像是一个凶徒,而且这家伙本身也喊着冤着,而且抓着这人的都是新加入的流民,

    看到他的时候,陆海空顿时眉头一皱,他记得眼前这人,他并不是第二批的流民,而是很早以前就在山寨里的,陆海空见过他几次是一个很老实的汉子。

    所以看到他出来的时候,特别是抓着他的那些新加入的流民的时候,陆海空下意识的就觉得情况有些不对。

    但是这个时候,场面已经是群情激奋了,陆海空在晚来几分钟,这人就会被直接打死在当场。

    这又让陆海空发现了一个问题,或者说是一个弊端,山寨建立至今,不仅没有一支维护治安的队伍,甚至是山寨内部都没有律法。

    一开始只有万把人的时候,凭借着陆海空的威望山寨还可以玩得开,但是现在山寨内人口越来越多了,各种治安甚至是刑事的案件绝对少不了的,这时候山寨内的律法问题绝对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当然不管是律法还是治安队伍都是后续陆海空需要重视的问题,在这之前陆海空首先需要的是把这一件恶性的案件办下来。

    其实最简单直接的做法,就是牺牲掉这一个老实憨厚的农民,直接把这一切的罪责都归结到他的身上,直接把他弄死就完了,这样做最省事,后续陆海空只需要把山寨缺漏的地方补上就可以了。

    但这样的想法陆海空想都没有想过。

    “谁抓住他的?有谁目击他作案的全过程,出来做证!”

    陆海空的这一句话出来,场面顿时一静,人群当中有几个人稍无声息的想要往外撤,却被百姓们拦住了。

    陆海空在山寨当中的声望可谓是如日中天,尽管山寨当中有大量的新人,但陆海空的威望还是不打则扣的,当陆海空下令的时候,这些第一时间抓住那一个老实汉子的几个人被推了出来。

    陆海空看了一下,发现这几个人都是新加入的流民,几个鉴定术下去,发现这些家伙的职业都不怎么光明,有山贼有强盗还有流氓。

    看到他们的时候,陆海空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你们几个亲眼所见,他奸杀的过程?并且抓住了他?”

    陆海空的目光当中带着开山一斧的气势,在这一股庞大的压力下,这几个连武力值都没有的家伙那里承受得住,直接就跪了下来,嘴里抖索着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你们不说话,我就当你们默认了,那我到要好好的问问你们,他一个人是怎么女干杀这两个妇女的,我刚刚看过她们的尸体了,死亡的时间相差不远,你们可以解答一下我的疑惑吗?”

    事实上,犯下这一件案子的根本就不是那一个老实的农民,而是眼前的这几个人,那老实的农民反倒是发现并且想要制止他们的,结果寡不敌众直接被他们放倒了,然后这几人合力把这老实农民的衣服剥了,叫来大量的刚刚进来的流民,直接把这一个事栽赃在他的身上。

    由于那两个妇女都是新加入的流民,所以百姓的怒火很快的就被跳起来,那些新加入的百姓很自然的抱成一个团体,先入为主的相信了那几个真正的犯人。

    原本那几个真凶是打算直接弄死这老实农民坐实罪责的,结果第一批山寨里的百姓出现稳住了局面,把陆海空叫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