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06 见高顺
    两人全力爆发之后,仅仅交手了一个回合就被迫停下来了。

    原因是两个人的力量都太强了,仅仅一个回合的交手,双方手中的斧头就被打碎掉了,所以不得不暂停下来。

    所幸的是陆海空早有准备,扔掉那破碎的战斧,拿起蛮荒斧把鬼面斧扔给对面的潘凤。

    潘凤那家伙拿到鬼面斧的时候,那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这一种等级的装备他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这一种等级的斧头他还是第一次上手,目光那柔和的简直就跟看老婆没有什么差别了。

    这也直接导致他对陆海空的感官极具上升,而那边陆海空换了武器之后没有多废话什么继续开干,双方极致暴力的轰了起来。

    两人的每一击对轰,就必定带起一道巨响如同惊雷一般响了起来,交手不过几合这声音就传遍了整个兵营。

    不过这一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不到,这几分钟陆海空打得很是畅快,相反的对面的潘凤就打得很小心翼翼的了。

    这家伙刚刚上手鬼面斧,立刻就爱上了一柄武器,所以他就好像每一个买了新车的人一样,非常小心翼翼的紧着手中的鬼面斧,特别是发现陆海空的蛮荒斧比自己手中的还要强大坚固的时候,他更是小心翼翼害怕这么一件宝贝在比试中被打坏掉了。

    不过尽管潘凤是处于这一种状态下,但是最终的胜利者还是他,毕竟73点的武力和80点的武力相差太多太多了。

    尽管陆海空开了紫气东来,但最后他还是输了,不过虽然是输了,但是陆海空对于《基础斧法》的认知又深刻了几分,只是离突破还差了一点点。

    这一场比赛陆海空虽然输了,但是潘凤对于陆海空的态度也有了改变,虽然陆海空不是他的对手,但陆海空的那一股极致坚韧霸道的气质还是很合他的眼的。

    当然更加重要的一点是,陆海空送到他手中的那一柄鬼面斧他实在是太喜爱了,打完之后这家伙扭扭捏捏的就是不大愿意把鬼面斧还给陆海空。

    看到这一幕,陆海空就知道这家伙基本是掉坑里了。

    “潘凤,跟我混怎样,只要你答应跟我混了,这一柄鬼面斧就给你了。”对于这一种大老粗,陆海空也知道与其跟他拐弯抹角的,倒不如直截了当的来比较好。

    听到陆海空的话,潘凤是很心动的,主要是眼前这一柄斧头实在是太和他心意了,但是就这么为了一把斧头把自己卖了潘凤又不甘心。

    犹豫了半天,这家伙最终还是把鬼面斧交还给陆海空,然后二话不说回到自己的囚房或者说房间蹲着去了。

    让陆海空很欣慰的是,这家伙全程没有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比如干掉陆海空夺路而逃之类的的行为,虽然很有可能是因为有着典韦这一个超级强者镇场着,但他的这一份明智确是让陆海空很高兴。

    这家伙明显是心动了,基本多来几次这家伙就能够沦陷了,反正陆海空的基础斧法也还没有突破呢,等把这一次战斗的经验消化了在回来找这家伙试一试。

    和潘凤这一场打完,陆海空的体力消耗了九层,不过陆海空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来到囚禁高顺的房间外。

    说起来,这三个人的囚室都是用兵营宿舍改造成的,里面的环境还是不错的,透过窗外陆海空可以看到高顺的囚室被打扫得很整洁,而高顺经过几天的时间似乎也调整过来了,整个人的精气神看着貌似不错,这会他正在方面里修炼内功。

    陆海空看得出来,其实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在修练,他过来的时候高顺就已经知道他来了,刚刚陆海空和潘凤交手的动静那么大,这家伙没有理由不知道来着。

    “可以聊聊吗?”有些脱力的陆海空很随意的坐在外面。

    里面的高顺犹豫了很久,睁开了眼睛,嘴巴张了张半天没有说出什么话来,这时外面的陆海空再一次说道。

    “知道我当时在善无县为什么没有杀你吗?”

    “为什么?”一听这个,高顺一时没忍住下意识应道。

    “一方面我知道你以后会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我想要拉你一起当山贼。”

    没有想到陆海空这么莫名其妙的直接,高顺张了张嘴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有一方面当时看着你突然感觉你很可怜,还记得你被我打下去的那一轮进攻吗?那一轮如果不是只有你和你麾下的士兵一起进攻的话,我现在还能不能坐在这里就两说了。”

    “当初他们但凡只要信任你一点,多派出几百个士兵出来,那围墙也势必会沦陷掉,但是他们没有,而仅仅只是让你们发起进攻,所以你被我打下去了。”

    “你知道这说明什么的,说明你和你麾下的小命根本就没有被人家看在眼里,在他们的眼中你就只是一个炮灰而已,我当然突然就有些不忍,也很疑惑,你这的人才被人当作炮灰来使用呢?”

    陆海空说到这顿了顿,找了一个更加舒适地位置坐好,随即嘴角露出意思讥讽:“一开始我以为是那些世家太过于可恶,他们明明没有才华却能身居高位,明明没有能力却可以把你这一种人才当作炮灰,但后来我一想,我发现我错了,造成这一切的原因说来说去其实只能怪你一个人。”

    “你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是错的,你知道自己心中有一份在坚持着的东西,你明明知道生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但你从来都没有想到去改变什么,你很卑微的任由世家去欺凌,只是在卑微中坚持了那一点点不愿意放弃的自尊而已。”

    “知道为什么当初你在善无县那么受人排挤吗?知道为什么张家的人看你那么不过眼吗?完全就是因为你的性格太操蛋了,你既不满于现状,又没有勇气去改变一切,还不愿意把自己所谓的尊严丢在地上让人踩,像你这样的人再那一个人吃人的环境里,你不受欺负谁受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