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94 开始
    陆海空舞了几遍基础斧法,试了试手感之后就停了下来,毕竟中午还有战斗,早上没有必要太过于消耗体力。

    随后侍女送上了鲜奶和羊肉作为陆海空的早餐,看着眼前的早餐,陆海空有些感慨。

    在很久之前,作为穷逼的陆海空一直幻想着能够一个人吃一条烤羊腿,结果当这事来临的时候,他却似乎没有多少惊喜了,他才发现原来有些属性是会消失的,人真的是会变的。

    稍微感慨一下之后,陆海空用完了早餐,休息一下,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跟着侍女们前往比武的场地。

    由于这一场比武囊括了七个部落,所以七个部落赶过来的匈奴很多,毕竟琪琪格可是附近七个部落当中,当之无愧的女神,而且还是一尊美丽于实力并重的女战神,她在七部落当中人气还是相当高的,所以对于这一个女神的归属大事,七部落的匈奴们是很关注的。

    由于来的人太多了,所以怕出现什么治安事件,乌云部落一方直接把比武的场地迁移出部落,毕竟外来的六个部落加起来的人至少有一万左右。

    陆海空到来的时候,比武场地的周围已经挤满了人群,那场面还真有点像是节日庆典的意思。

    到处都有烤好的羊肉,到处都有喝着奶酒畅谈的匈奴汉子,当然也少不了争斗了。

    七个部落之间平时互有摩擦,在这个时候见面的同时,有些有恩怨的匈奴汉子就在在大家的见证下决斗。

    这是一个很尚武的民众,这一种决斗在这样类似于庆典的活动当中,不仅不会有人制止,甚至就算是死人也不会引起什么慌乱,把死掉的尸体拖走,失败的一方愿赌服输,也不会再纠缠什么。

    这样的场面或许有几分野蛮,但同时也让陆海空看到了这一个民族的另一面,不得不承担这是一个尚武的民族,这一个彪悍的民族在个人的战斗力上绝对是远胜于汉人了。

    不过这样的类似于节日的氛围陆海空没有感受到多少,毕竟他不是匈奴人,而且他到来的时候立刻就引起了匈奴的关注,当然这一种关注并不是善意的。

    几乎是陆海空走过的地方,所有的匈奴人手中的动作都会停下来,用凶狠戏谑嘲讽的目光看着陆海空。

    值得赞许那么一点点的是,这些匈奴人倒是始终没有对陆海空出手,似乎他们都在等着比武之时看着一个瘦弱的汉人的笑话一样。

    对于这些匈奴而言,这一场战斗终究是他们自己的战斗,他们的草原之花终究会是属于他们匈奴人的,至于陆海空这一个汉人不过就是一个可笑可怜的小丑罢了,真正比武场的时候,这一个瘦弱的汉人就会知道匈奴人的强大。

    对于匈奴人的目光陆海空毫不在意,在比武场地一处相对平坦舒适的地方让侍女把毯子铺上,并且在毯子上放置了一些酒水食物之类的东西,陆海空拿着一本兵书,很随意的坐在毯子上看着,时不时那享用一些食物。

    似乎在陆海空看来,自己不过就是在野餐郊游一般,完全没有战斗降临的紧张感。

    “这一个就是琪琪格捡回来的汉人?我怎么感觉他像是一个文人啊?”在比武场地当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匈奴看着陆海空,对边上的乌云图道。

    “别小看他,这一个汉人不简单。”乌云图想起陆海空那一天爆发出来的气势,顿时眉头一皱。

    他身边的这一个匈奴人叫贺遂猛,就是之前琪琪格要陆海空注意的那一个匈奴,他是贺遂部落的第一强者,只是不知道他怎么会和乌云图凑在一起。

    “再不简单,又能怎样?区区一个汉人,难道还真能把我们的草原之花给取走了?”在乌云图和贺遂猛的边上的一个匈奴人不屑道,这一个匈奴可不简单,他是伏氏部落的首领叫伏离。

    “也是,这一个汉人不足为虑,就是担心那女人会不会搞出什么花样来。”

    “放心吧,那女人翻不起什么浪来的,她麾下的男人有几个能够真心帮她的?”

    “没错区区一个女人,居然还想要骑到男人的头上去当首领,简直是做梦!作为一个女人还是乖乖的躺在男人的胯下的才是。”

    这三个匈奴,一个乌云部落的第一强者,一个贺遂部落的第一强者,再加上一个伏氏部落的首领,三个人凑在一块聊了几句之后,又分开了,各种回到自己的部落当中去。

    时间很快的过去,一转眼,午时就到了,这一场万众期待的匈奴版比武招亲也正式开始了。

    老首领上来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就宣布比武正式开始了。

    这一场比武比陆海空预料的还要简单,不是什么一对一的格斗,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选拔,而是直接把八个候选人叫了上来,然后直接就让他们打了,规则很简单战到最后的就是胜利者。

    了解到这一个规则的时候陆海空身边的四个侍女不免皱了皱眉头,这样的规则对于陆海空来讲无疑是不利的,在场就他一个汉人,天然的和其他七人处于对立的状态,一个打七个她们可不认为陆海空可以强大到这一种程度。

    七个部落的最强者陆海空都看过,实力都不错,普遍都有70左右的武力,而且还是实打实的那一种,不是想铁刚山寨的那三个水货,这样的七个人陆海空一个人拿下来很有挑战,这样的挑站陆海空很乐意接受。

    看到陆海空从毯子上站起来,把手中的兵书随意的放在毯子上,伸手从四个侍女的手中接过那一柄蛮荒斧,向着比武的场地走过去的时候,一声高过一声的嘘声响了起来。

    各种各样针对于陆海空的鄙夷谩骂响了起来,场地当中另外的七个匈奴看着陆海空大步走来,除了乌云图多少有些忌惮,剩下的对于陆海空都是满脸的轻蔑。

    这场比武没有人认为这一个汉人能有什么作为,等待他的终究只有失败和死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