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91 永不臣服
    随着陆海空一步一步向那一匹马王靠近,那马王还没有看到陆海空顿时就不安了起来,等到它看到了陆海空的时候眼睛瞬间就红了。

    “怎么了白雪?”乌云琪琪格感觉自己身边的马王在发抖,顿时关切道,随即她看见了一步一步走来的陆海空:“你怎么来了?”

    乌云琪琪格的表情很奇怪,像是妻子看着平日里妻管严的丈夫居然违逆自己搞外遇的那一种惊讶,这样的表情让陆海空很是不爽。

    “我来取我的战利品。”陆海空沉声道。

    说着继续想着那马王走了过去,而那马王像是看到了无力反抗的天敌一样,脚下因为之前被绊马索伤到暂时走不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瞬间就流出了眼泪了,雪白的身躯瑟瑟发抖着。

    看到这一幕,那四个一路带着陆海空过来的侍女顿时惊呆了。他为什么能够让马王如此害怕,难道这一匹马王真的是他驯服的?

    这不可能吧?他还是那一个变态嚣张自大的懦弱男吗?

    四个侍女完全不敢相信的时候,陆海空已经来到了马王的面前,伸手正要去抚摸它,却被琪琪格抓住了。

    “你别碰它,它现在对你充满了恐惧,你触碰它的话会把它吓坏的。”

    陆海空一皱眉,把手从琪琪格略带一点粗糙,却意外触感不错的手中抽离开来:“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也承认这是我的战利品吧?”

    “但是作为你的女人,加上你的救命恩人,我有资格拥有白雪的。”琪琪格知道陆海空想要说什么,嫣然一笑。

    “而且它不适合你,你身上的气息让它很恐惧,你做不了它的主人的,就算是勉强也一样。”

    陆海空看着马王沉默了一会,不得不承认,这一个女人说的没有错,以这一匹马的状态确实不适合当自己的座驾。

    而且看起来它似乎已经被琪琪格驯服了,对于这一点的话陆海空到也没有自己的战利品被人强行占有的气愤,只是对于琪琪格的话陆海空就很有异议了。

    “你是不是我的女人咱暂且放开不谈,就说求命恩人这件事,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原本我就快将这一匹马王驯服了,是你横插一手使用绊马索才导致我身受重伤的。”

    只是陆海空明显犯了一个错误,他居然蠢到去跟一个女人讲道理,虽然乌云琪琪格很强势,但她也是女人好不好?

    这女人明媚的双眼一眯:“但你也必须承认,作为一个汉人的你,在野外遇上一个作为匈奴的我,再你重伤的时候愿意救起你而不是顺手杀了你是一种恩惠吧。”

    这就直接胡搅蛮缠了,陆海空一愣,随即立刻明智的放弃了和这一个女人讲道理的打算,两天之后自己横扫所有匈奴,自然能够以丈夫或者说是拥有者的姿态教训这一个强势的女人。

    不过就在陆海空准备挥手离开的时候,乌云琪琪格拦下了陆海空。

    “什么事?”

    “关于比武,我有点事想要找你商量。”乌云琪琪格道。

    “商量?我不觉得我需要和你商量什么,你只需要准备好成为我的女人就可以了。”陆海空斩钉截铁道。

    对于眼前这一个女人陆海空真的是抱着必得的决心,倒不是因为什么爱情,最主要的是这一个女人的天赋,还有她身边聚集起来的那一群匈奴女人,当然这一个女人那强势的性格也是原因之一。

    “你认为你一个汉人,就算是打败了所有人,你想要得到我真有那么容易吗?”乌云琪琪格看着陆海空一直一句说道,表情当中完全没有正常女孩说这事的时候该有的羞涩。

    “你如果没有什么其他手段的话,单凭你一个人,就算是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很多人也不会让你得到我的,因为我是草原上最美丽的女人!”自信,直接,说这话的时候,这一个女人完全没有一丝不好意思。

    虽然这话也算是实话,但陆海空听得自己尴尬证都快犯了:“说这种话,你就一点也不害臊吗?”

    “为什么会?这是事实啊?我要不是这么美丽,你这一个才见了我了几天的汉人也不会这么拼命的想要赢得比武的胜利得到我吧。”乌云琪琪格自信道。

    陆海空一愣,随即转头郑重的看着乌云琪琪格:“我看重的不是你的外表,对于我而言你长得再好看也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我看重的是你的实力和你的天赋,做个约定吧,我取得胜利之后你当我的部下好不好?当那一种成为的利刃,替我杀人的部下!”

    这是乌云琪琪格第一次听见的一说说法,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人要让她成为部下,所有的男人要她只是想要她成为他的女人,所以一开始听到这话还是很有感触的,不过转念一想部下和女人貌似也没有什么差别,好像也是这男人附庸。

    一看清这个,乌云琪琪格对于陆海空的话就没有多少感觉了。

    “我乌云琪琪格一生都不会是任何人的附庸,我这一生只能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我自己。”

    这时候陆海空算是看出来,眼前这女人的强势已经渗入了骨子里,她甚至已经有点走向最极端的女权主义的那一种特征。

    她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对于男人的臣服,这样的女人不好搞定,特别是想要让她成为自己的部下的情况下,就更加难以搞定了。

    “是雇佣,不是附庸,你为我干活我付你工钱,仅此而言。”

    “有什么差别吗?都是我要受你驱使,我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人生。”这女人的倔强让陆海空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这一个女人会和自己的父亲搞得这么僵硬,甚至可以说是仇视了。

    “你会的。”陆海空深深的看了乌云琪琪格一眼,转身离开。

    “等一下,男人,我一直忘了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陆海空转头应道:“陆海空!”

    “陆海空?很奇怪的名字,汉人的名字不都是两个字的吗?算了,不去管这些了,陆海空你记住了在后天的比武当中,你最好不要留手,你要是不杀了对手,你的对手可是会杀了你的,还有记住一个叫贺遂猛的男人,那会是你最强大的敌人。”

    乌云琪琪格说完,转身继续去训练自己的女兵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