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85 缘由
    这老头这一句的语速比较慢,陆海空还是能听懂的,陆海空顿时虎目圆瞪这能忍?陆海空果断准备要使用技能经验满血复活。

    但陆海空还没有什么动作的时候,琪琪格直接站在了陆海空的面前,将陆海空和老匈奴隔开起来。

    “向你重申一句,他是我的丈夫,是我的男人!别人没有资格职责评价他!”强势霸道,如同宣布一匹骏马是她的所有物一样。

    “包括我?”老匈奴趁着脸。

    “我不觉得你有什么可以例外的特殊。”

    面对这一个老匈奴,琪琪格一如既往的强势,丝毫不因为眼前这人是自己的父亲而有丝毫的退步。

    “反了你了,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女儿嫁给一个汉人,绝对不允许!”

    老匈奴说话间,随行的那几个匈奴做出了要拦下琪琪格的姿态,很明显他们这是要来硬的了。

    “很巧,我也绝对不允许有人动我的男人!”琪琪格扫视那几个身材魁梧的匈奴,明亮的双眸上没有丝毫的胆却。

    “你!”老匈奴一怒,场面顿时僵持住了。

    说实话,看着眼前的情况陆海空是一头雾水的,今天对于他而言发生了不少预料之外的事情。

    首先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因为一匹马栽了一个大跟斗,还晕倒了过去被人救到匈奴部落来,乌云部落陆海空不是很了解的,之前火字营的成员没有探查过这一个部落。

    实际上这一个部落算是附近几个匈奴部落当中,最大的一个,人口规模有接近两万人左右,离陆海空的牧场差不多有百来里左右。

    不过陆海空很清楚,自己被马王带走之后,自己麾下的各营一定会立刻行动起来的,以火字营的能力最多只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就能锁定自己的位置,而如果鬼影卫也同时接手这一个任务的话,陆海空甚至有可能今天晚上就能见到马贫。

    所以就自己自身的安全而言,陆海空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他反倒是对于琪琪格这一个强势的女人有那么一点好奇。

    虽然陆海空不想承认,他如今的外形有些年幼,男性魅力什么的貌似没有多少,所以陆海空一开始搞不懂在这一个女人面前自己为什么感觉蛮抢手的样子的,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抓住了马王?别开玩笑了,这女人之前就已经否决掉了。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看到眼前琪琪格和老匈奴争锋相对的场面陆海空突然有了些明悟。

    表面上看上去这女人是在保护自己,但实际上,这女人在捍卫的是她自己的权益,陆海空对于她而言仅仅只是所有物,或者说是用来抗争什么的武器而已。

    实际上陆海空猜的一点不错,对于琪琪格而言,陆海空只是一个有点意思的小男人,是她擒下马王时附带的战利品。

    而这一个战利品对于她来讲,近期又正好能够发挥不错的用处所有顺手就带回部落了,并且把擒下马王的功劳归到陆海空的名下,对外跟人宣布自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男人了。

    简单来讲,陆海空成了琪琪格的挡箭牌,复杂来讲陆海空在自己完全迷迷糊糊,不清楚的情况下就这么被动的介入了乌云部落的权利斗争当中。

    而在这一场权利斗争的两个中心,一个是就是乌云琪琪格,另外一个就是她面前的那一个老首领。

    作为一个游牧民族,额,是这一个时代当中,女人的地位生来就比男人低一等,尽管是想琪琪格这样的美丽而强大的女人也是一样的。

    在部落的男人眼中,她只能成为男人的附庸,和其他女人不一样的地方只是成为更加强大的男人的附庸而已。

    但是以琪琪格那强势的性格,她那里受得了这个,所以她毫不意外的反抗了,不是那一种无力的反抗,而是那一种令人震耳欲聋无法忽视的那一种,

    在她的麾下聚集着一批人,虽然这一批人当中,很多都是她的仰慕者,但这并不妨碍这一群人的壮大,甚至壮大到已经可以威胁老首领的地位了。

    越来越清晰的一个苗头出现了,这一个女人想要成为这一个部落的首领。

    这女人疯了吧?这是很多男人内心的想法,甚至是老族长的恐慌,他说什么也不能让一个女人爬上他的位置,尽管这女人是他的女儿也是一样的。

    所以他就出手了,当然不可能武力出手的,毕竟这一个女人强大得一塌糊涂,在部落当中基本没有男人可以打败她,所以他就把这一个女儿赐给自己部落当中最忠实的部下乌云图作为妻子。

    乌云琪琪格之所以能够凝聚一群人,很大的愿意就在于她个人强大得武力,以及惊艳的美丽。

    部落的男人们基本没有不想要征服这一个女人的,但是偏偏又无法征服,也正是这一种高不可攀的骄傲,才让很多人心甘情愿的成为她的麾下,但如果她嫁人那一切完全就变了。

    所有人都会知道,原来这一个女神也是一个女人,她也是必须嫁人的,每天晚上也必须躺在男人的身下婉转承欢,那她的凝聚起来的那一股力量不就能够像沙子一样散掉吗?

    只是老首领刚刚赐婚,乌云琪琪格立刻就跟他翻脸,而乌云琪琪格的麾下更是群情激奋,你乌云图算是什么东西也想要染指他们的女神?这简直是做梦。

    毫不意外的,这一招老首领走晕了,或者说没有走好,直接导致部落当中的气氛像是一个火药桶一样。

    琪琪格顿时更是直接抛出,想要成为她的男人,必须亲手擒下一匹马王才行。

    结果老匈奴的赐婚不仅没有得到什么效果,反倒是掉了一把颜面涨了琪琪格的威风,不过老首领既然出手了那就不会那么容易缩手。

    你不是说要擒下马王嘛,那简单老首领直接将这一个消息传到个个部落当中。

    这也是为什么几天之前这个几个匈奴部落为什么会有异动的原因,要知道乌云琪琪格可是草原上一朵高冷的荆棘之花,草原的男人谁不想要取到这一个女人,所以乌云琪琪格一不注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