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24 收获
    感谢‘宅男见习’‘虾米电台’‘人祖’‘justorlhq’的打赏支持!

    ………………

    一直到陆海空和典韦走了十来分钟,帐篷外面的护卫许久不见动静感觉不对,打开帐篷一看才发现老首领已经让人弄死掉了。

    几个护卫顿时乱了方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搞不懂明明老首领不是有严密的布置吗?不是有大量的实力高强的死士护卫吗?怎么老首领就这么死了?更要命的是他们连是谁杀的都不知道!

    最终这一个消息几个护卫还是没有选择瞒住,他们也瞒不住,很快的老首领死亡的消息传了出去,顿时整个部落的高层直接风起云涌……

    而老首领的死亡的消息传出去的时候,陆海空已经带着典韦回到了李雄的部落中,愉快地清点着自己的战利品了。

    尽管晚上这一战基本都是典韦出手了,除了陆海空最后补了老首领一下捡了点漏之外,那些武力值六十的死士基本就没有出货了,所幸陆海空这家伙鸡贼,老早的在人家典韦干活的时候,他跑到人家帐篷的中收刮老首领收藏的宝物,看起来貌似很有几分收获。

    陆海空从老首领帐篷顺出来的东西就三样,其中陆海空第一眼就相中的是第一眼,一份地图。

    这一份地图明显是出自于汉家文人之手的,甚至很有可能是军方的地图,只是不知道怎么到了老首领的手里。

    这一份地图上详细记载着并州甚至是并州边境以外百来里,各种地形城镇部落聚集地,对于陆海空来讲有这一份地图在手,他就能够更加宏观的来看待事物,这对于一个想要发展的山贼头子而言是很重要的。

    所以陆海空得了地图之后,就小心地放在怀里,这时候陆海空又一次鄙视这一个破游戏,连个空间道具也没有找到东西还要随身携带。

    除了这一份地图之外,陆海空在老首领的帐篷里还顺了另外两样,一样是一条狼牙项链,一样是一个马型的雕像。

    这两东西可都是宝贝,它们不同于地图的是,它们都是有属性的,那一条狼牙项链居然还是一件装备,而且貌似品质还很不错的样子。

    苍狼项链

    用苍狼的牙齿经老祭师打磨出来的带着神秘力量的项链。

    品质:卓越

    效果:增加佩戴者10精神力

    提高《苍狼炼体拳》百分之三十修炼速度

    每天增加佩戴者200点固定技能经验

    装备这东西在这一个世界貌似很少见啊,陆海空至今为止也就见过三件,而三件当中无疑是以这件苍狼项链最为珍贵了。

    了解这项链的属性之后,陆海空直接二话不说把项链往自己的头上一套直接戴了,反正现在是大冬天的衣服穿得多,藏在衣服里面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是赃物什么的。

    带上之后,陆海空直接把增加的经验加在《荒狼炼体拳》上,然后接着看自己带回来的第三件物品。

    那一个马型的雕像看上去和陆海空之前入手的狼型雕像差不多,不过两个雕像貌似并不是同一种东西。

    马型雕像并不是刻录武技的,而是一种道具,而且是建筑道具。

    骏马之灵

    道具:优质(建筑类)

    效果:置于马场或者领地之中,可以让马匹的出产增加百分之十,夭折率下降百分之十。

    这东西陆海空感觉自己早晚用得上,于是顺手就拿过来了,不过雕像有点大,有两个拳头大小陆海空放在身上不方便于是就扔给了李雄让他去收藏起来。

    陆海空他习惯把好东西,把未知的东西往后面放,清点收拾完顺过来的三样,他满怀期待的要开宝箱了。

    虽然因为典韦的关系,杀了老首领爆出来的也仅仅只是一个青铜宝箱,但是连白银宝箱都能出一个弄来典韦的招贤令,有谁规定了青铜宝箱就不能出现点什么逆天的宝物呢?

    对于这一种有点赌博意味的东西,最令人期待的就是开宝箱等待结果的过程了,真正把宝箱打开了结果揭晓的那一刻倒未必都是很美妙的时刻。

    陆海空搓了搓手,很有几分激动的把箱子打开。

    这一次陆海空的运气不算有多好,也不算太糟,青铜宝箱让陆海空开出了一个山贼头领的职业证明,这东西找老头买的话也要一百金呢,虽然陆海空目前也不差这一百金,但总好过开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吧。

    拿起山贼头领的职业证明,陆海空想了想,反正自己现在山寨已经是中型的山寨了,可以培养的山贼头领已经增加到了五十个,这一个名额陆海空直接给了那一个带着自己一路过来的马贼。

    马贼从职业上来讲,是和山贼头目同一个等级的,在有山贼头领职业证明以及陆海空这一个山寨寨主允许的情况下,马贼是可以直接转职成为山贼头领的。

    在陆海空的见证下,他手下第十六个山贼头领就诞生了,照例的陆海空也给这一个马贼命了名‘赵虎’。

    做完这一切之后,陆海空直接就休息睡觉了,完全不管因为他干掉老首领的原因,目前整个胡引部落已经像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了,随时都有爆炸开来的可能。

    胡引部落,陆海空路过并听见汉人声音的那一个帐篷,那一个撕开帐篷冲出来的鲜卑人胡引弃正一脸愤怒,他面前的桌子在他听到老首领死掉的消息的时候,已经被他拍成碎片了。

    “该死的,是谁?到底是谁杀了那一个老家伙?”

    胡引弃怎能不怒,他好不容易才回来,精心布局终于有了眼前这一个大好的局面,接下来他只有按照计划下去,利用自己强大的武力和盟友的支持收拢足够的支持,他当上首领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到时候人家就算是知道老首领是他杀的又怎样?鲜卑部落权利的更迭那一次不是带血的?

    老首领可以死,但绝对不能现在死,现在他这么一死,胡引弃还没有准备好,这时强势崛起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威信把控全局。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出手了,快刀斩乱麻把所有的继承者全部杀掉,然后再来慢慢的收拢部落贵族阶层的支持!”

    帐篷的角落出,一个汉人的身影走了出来,之间这人一身文人大半,看上去很是儒雅的中年人狠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