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96 杀戮
    感谢‘平凡大兄’‘一个两个三个都存在’‘昊天二世’的打赏支持!

    ……………………………………………………………………

    陆海空从来都不是一个太过于好奇的人,但是那一股血腥味明明被陆海空的厌恶,却又在冥冥之中又仿佛带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拉着陆海空往那边凑。

    血腥味传来的地方,离道路并不算很远,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好吧,实际上这一种距离已经很远了,理论上来讲陆海空应该是不可能闻到这一股血腥味的才对,但是陆海空偏偏就闻到了。

    顺着血腥味,当陆海空来到源头的时候,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在陆海空的胸膛炸了开来。

    一直以来,由于系统的关系,陆海空和这一个世界始终隔着一层膜,他始终觉得这一个世界不过就是一个游戏世界而已,尽管这一个游戏世界做得有些真实。

    虽然王朝马汉他们渐渐的开始有了自己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有人味之后,陆海空也开始更加深入地融入其中,渐渐的把这一个世界当作一个真实的世界来看,但就算是这样,陆海空和这一个世界隔着的那一层膜始终还是存在的,尽管它已经变得无比稀薄了。

    而在陆海空来到血腥味的源头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像是一股滔天巨浪一样,直接将那一层膜冲破掉,一股陆海空难以遏制的怒火在心中燃烧。

    惨,相当的惨。

    在陆海空的面前呈现的是一个血腥的修罗场,一个几十户的小村庄里,到处都是被残杀的死尸,这些尸体中什么人,不管是年过古稀的老人,还是天真烂漫的孩童,又或者是年轻力壮的青年,唯独没有的是女人的尸体。

    说实话,陆海空自己出手杀人留下来的场景不会比这个要好多少,甚至可能更加的残忍,但是陆海空看到自己战斗留下来的战场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多少触动,可眼前的这一幕却不一样。

    特别是当陆海空看到一个大概五六岁的男童,被用一根棍子从喉咙穿过刺死的时候,陆海空一双眼睛就全红了。

    陆海空默不作声地驾着马,缓慢地穿过村庄,通过侦查术陆海空能够清楚地知道,造成这一场屠杀的,应该是一群使用弯刀骑着马的数量应该在百来人左右的鲜卑族人。

    得到这一个讯息的时候,陆海空的眼睛又红了几分,因为这一支人马很明显是不久之前从自己的面前走过的那一支,换一句话讲,这一个村庄的惨状陆海空是有一定的责任的。

    “既然是我放进来的人做的事情,那么就由我来把凶手一个一个地送进地狱!”

    抱着这样的念头,陆海空驱马直接杀到存在的正中央,那里有一个小型的广场,更重要的是那里还有着火光以及一阵阵的女子的惨叫声,那一群鲜卑族人还在那里。

    这一群鲜卑族实际上是一个鲜卑族的小部落,原本只是一群相对老实的牧民,但是就在昨天他们的部落突然被一群匈奴人攻破,部落当中所有的老人小孩全部被杀,所有的女人全部被掳走,一个几千人的部落最终只有他们这一群百来人不到的青壮逃了出来。

    一晚上的功夫,他们的家园,他们的亲人全部没有了,这百来人变成了一群无处可去无家可归的可怜虫。

    但是就是这么一群可怜虫,在来到了大汉的边界,撞见了这一个村庄之后,这一群又饿又累又充满怒火与仇恨的可怜虫,瞬间就变成了一群恶魔了。

    他们几乎没有废什么力气的就杀进了村庄,重复着昨天匈奴一族在他们的部落做的事情。

    所有的老人孩子青壮全部杀光,所有的女人全部集中在村庄中央的广场,这一群平时老实的牧民彻底放纵自己变成了一群彻头彻尾的恶魔,尽情地揉虐着那些可怜的女人,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整个广场到处都是释放的鲜卑族人,到处都是反抗着的或者已经无力反抗甚至已经被杀害了的女人,惨叫声和绮丽的鲜血相应,仿佛地狱一般。

    “痛快痛快痛快,这样的生活才是我须朴干该有的生活。”

    “死的好,死的好啊,要不是那一群匈奴我还不知人生可以这么畅快!”

    “痛快的杀人,痛快的喝酒,痛苦的玩女人的,这才是我鲜卑族的汉子应该做的事情,儿郎们你们看这些不堪一击的汉狗,我们的好日子来了这汉地就是我们的猎场,我们在也不要回到那一个该死的草原去了,让我们就在汉地里痛快杀人,痛快的享受吧。”

    广场中央,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一脚将脚下被自己揉虐致死的少女踢开举着酒瓶冲着广场的鲜卑族人放肆地喊着。

    人就是这样的动物,别看这个叫做须朴干的鲜卑族人喊得嚣张,实际上他只是内心有无法直面匈奴的恐惧,不敢再回到草原去罢了,但是这时候的这一段话,却彻底的点燃的这一群鲜卑族人的兽性,原本有些畏手畏脚没敢上手作恶的,也在这一时候被他感染到。

    一场罪恶的狂欢眼看着就要到最高潮了,一阵沉重的马蹄声响了起来。

    “谁!”

    所有鲜卑族人穆然一惊,下意识的望了去过,在这些鲜卑族人的目光当中,陆海空握着宣花大斧,驾着马,一脸寒霜的缓步走了过来。

    “原来是一只汉狗。”须朴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弟兄们,让我们拿下这一个不知死活的汉狗,砍下他的四肢,让这一个胆敢闯进我们的狂欢之夜的汉狗在痛苦中死去吧。”

    “杀!”

    十几个离陆海空不是很远的鲜卑族同时杀了过来,脸色挂着残忍的笑意,在这一场杀戮后,这一群原本算是老实的牧民已经彻底变成了恶魔了。

    只是这一群恶魔并不知道,此时他们面对的这家伙,对于他们来讲才是真正的‘恶魔’。

    陆海空冰冷的目光扫过全场,手中的宣花大斧抡起十几个围杀过来的鲜卑族人,领先的五个直接被陆海空一斧斩成两断,一场杀戮正式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