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75 司马朗(感谢‘夜落墨枫’的万赏支持!)
    幽州,令支城,城主府,会客厅!

    一个面容清秀,身材单薄的青年文人立于左侧,一位身材魁梧,面容粗犷看上去勇武不凡的汉子立于右侧。

    有点意思的是,这一文一武虽然同在一个大厅当中,但两人基本是全程没有什么交流的。

    别说开口说话了,就连眼神对视也基本没有,他们完全没有和对方交流的想法和意愿,同时也不认为对方会待见自己,这样的态度与其说是一种仇视不如说是无视比较恰当,这两个家伙仿佛都当对方不存在一般。

    之所以会有这一种情况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这两人差别巨大的身份而已。

    这两人,一个是颍川学院的高材生,而另一个则是山匪之辈,两人如果不是同时接到陆海空的召见,或许这一辈子也都不会有什么见面的机会。

    这么两个身份差距巨大的家伙,就这么站立在会客厅的两旁,你不看我,我不看你,静静的等待着陆海空的到来。

    不过有些坑爹的是,陆海空并没有那么早到,他一直让这两人等了十几分钟都还没有到来。

    迟来的这十几分钟不仅让会客厅当中弥漫着迷之尴尬的气氛,也让这两人心中对陆海空稍稍有些不满。

    “抱歉,我来晚了!”

    十几分钟之后,陆海空终于是姗姗来迟了,这家伙一进入会客厅就对两人致歉道,态度很是诚恳。

    如今的陆海空是什么身份?别说他一到场就态度诚恳连连致歉,就算他是一个字也没有说,那一文一武也不敢说什么,陆海空现在那真诚的致歉反倒给这两人很是感动,觉得陆海空礼贤下士。

    其实现实就是这样的,很多的举动是要身份和地位的配套才能够不同的效果的。

    如果这时候的陆海空不是有现在的这一个身份,而只是一个普通的郡守的话,他这一种迟到十几分之后的致歉不说能不能得到这一文一武的原谅之类的话题,至少在感官上,这一文一武就不会太好了。

    当然,这倒不是说陆海空眼前的这一文一武阿谀奉承,仅仅只是单纯的因为陆海空这时候的声望和权势已经达到那一个位置而已。

    陆海空在真诚的致歉之后,招呼这一文一武坐下,边和这一文一武寒暄着的同时,边不动声色的把他们的属性都调集了出来。

    司马朗(字伯达)

    身份:颍川学子(历史文臣)

    年龄:18

    能力:

    武力:65,政治:85,谋略:80,统帅:45

    文臣天赋:未觉醒

    藏霸(字宣高)

    身份:山贼(历史武将)

    年龄:20

    能力

    武力:87,政治:55,谋略:50,统帅72

    武将特性:偷营劫寨

    偷营劫寨:被动特性,对敌方城寨发动偷袭时生效,能够大幅度降低被发现的几率,同时有更大可能引起敌方军营的混乱。

    这个就是陆海空眼前的那一文一武的属性,这两个家伙的属性都还是很不错的,虽然都没有破了90但也相当不错,考虑到他们的年龄,以他们的潜力来讲成长到90基本是十拿九稳的。

    毫无疑问的,这两个都可以勉强算是顶级的人才,现在他们自己送到陆海空的面前,陆海空当然是不会放过了。

    特别是司马朗,司马家可以说是整个三国家庭教育最好的几个家族之一了,这家伙背后可是一整窝的人才窝,最好是能够通过司马朗把整个司马家一到拉过来。

    至于陆海空重用了司马家之后,会不会出现像曹矮子那一种情况,陆海空还是不担心的,区区一个司马家而已他还驾驭得住。

    在有心想要留下这两个人的情况下,这时候的陆海空也没有跟他们拐弯抹角什么,直接抛出橄榄枝了。

    一方面是陆海空在和他们接触的时候很清楚的知道,不管是这一个颍川出身的高材生司马朗,还是因为异人的关系,在黄巾之乱当中并没有顺势洗白的藏霸,其实内心都要要跟他混的意思,特别是藏霸,在这一点上他表现得极为明显。

    既然双方都有这一个想法,陆海空当然是直接摆出求贤若渴的姿态抛出橄榄枝。

    对于陆海空抛出来的橄榄枝藏霸那边毫不犹豫的就接下来了,至于司马朗那边,他倒是稍微矜持了下来,不过陆海空也没有费多少功夫就把司马朗收入账下了。

    自己在令支城那边蹲着就能轻轻松松就得到两个不错的人才,这让陆海空原本就不错的心情更是大好。

    然而陆海空并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惊喜还在后面。

    在陆海空把司马朗和藏霸收入囊中的同时,另一边,在令支城外不远处,两个身影搀扶着前往令支城这边。

    这两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不久之前在乐阳城建立避难所,并且倒霉的遇到活死人潮的赵云和那一个青年书生。

    最终他们没有能够保住避难所,在面对那上百万的活死人潮,赵云最终只能救出青年逃离了乐阳城了。

    两人从乐阳城逃离之后,就跟公孙瓒一样,走草原的路线,一路从草原那边迂回着像右北平郡过来。

    不过这两个家伙都没有去过草原,对那边的情况很不了解,如果不是青年文人看过草原那边的地图并且记下了地图的话,这两个家伙很有可能就出不来了。

    要知道这两人逃往的时候,身上几乎是没有带一点干粮和水了。

    在完全没有粮草的情况下,这两个家伙的逃亡之路很是狼狈,再加上因为血域的原因,草原的动物对血域天然的排斥,在血域附近百里之内根本就没有动物靠近。

    在那一种情况下,赵云几乎是带着青年两人啃着草根过来的。

    也正是这么一路的艰辛,让这两个家伙过来的时候极其狼狈,看上去就跟两个活死人差不多,以至于这两个家伙被发现的时候差点被当成活死人斩杀了。

    还好赵云这家伙虽然狼狈战斗力不足全盛时期的三成,自保还是可以的。

    在自救之后,表明了自己不是活死人后,赵云和那青年被送到了令支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