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67 挂逼郭奉孝
    幽州,右北平郡,某县城下。

    当赵二冷然的对中年文人说出,‘你可以准备遗言’的同时,刹那间,县城之内火光四溢,中年文人那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大火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始蔓延了起来,转眼间小半个县城都在火海当中了。

    这一幕的出现,让因为赵二的话而微微失神的中年文人彻底傻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这一个县城内应该是不可能有什么陷阱才对的!

    就连中年文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一个县城落脚,荀攸那边怎么可能知道并且提早布置陷阱呢,要知道中年文人很谨慎的派人搜过了,县城内就算是有陷阱只要不是太隐蔽也会被发现,除非他们的陷阱相当之隐蔽。

    然而隐蔽的陷阱要布置是需要时间作为代价的,对方至少要提早三天,甚至是更早知道他们要在一个县城落脚才行,而这一个正是最不可思议的存在,提早三天知道他们要落脚,这个就算是中年文人没有做任何干涉,荀攸那边也是不可能推测出来的吧。

    然而人家偏偏还真就推测出来了,甚至还布置了陷阱。

    在这一种情况下,中年文人在满脸懵逼的情况下,也联想到了赵二之前抛出来的那一句话,‘他的对手不仅仅只有荀攸!’。

    对于这个,一开始中年文人是不信的,毕竟对于陆海空的情报其实他掌握的远比陆海空预料的还多。

    他很清楚,陆海空麾下政治过90的一共有五个,坐镇北封的戏志才王均和辛评,以及在并州南部坐镇的田丰,再加上一个在前线的荀攸,就这么五个人,而且目前还只有一个到场,剩下的四个也没有动身的迹象,他这边的对手应该是只有一个荀攸才对。

    在他看来,赵二甩出那一句话,为的不过是让他阵脚大乱从而暴露出破绽而已。

    然而这一场大火击碎了他的想法,很明显这一场大火的手笔并不是出自于荀攸,荀攸弄不出这一个东西来。

    这同时也让中年文人稍稍有些担心起来,大火当中他并没有怎么去理会县城里面的情况,一直在抬着看着天空。

    当然,他这时候在看的其实并不是什么天空,他在看着自己这一次博弈的最后底牌到底有没有奏效!

    实际上,那几十万他没有带出来的大军,他分成了十几条道路,将这几十万洒了出去,这些路有的是蜿蜒曲折的,有的是险峻直通的,任何一条一旦走成功了,就会对右北平郡造成致命的打击。

    而那十几条进攻的路线仅仅只是他布置的烟雾而已,他真正的杀招在于令支城附近的那一条河流,就是那一条之前隔断了山脉让荀攸的火攻没有蔓延开来的河流。

    那可是一条相当巨大的河流,而中年文人最后的杀招就是利用那一条河流完成的。

    他至少在那一条河流当中扔进了二三十万的活死人军团,他把这么大量的活死人扔进了河流倒不是想要让这二三十万活死人直接把那一条河流污染了,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说那一条河流的巨大水流量完全可以稀释他们的毒素,就算是那些毒素不能被稀释其实也没有关系,这一种毒只有在被活死人伤到的情况下才会奏效,光是喝浸泡了活死人的水最多就拉肚子而已。

    中年文人想要做的,就是利用着一条河流把活死人运送下去。

    翻涌的河流要是普通人下去,游泳技术就算是再好最多也就游到对岸去,想要在河流当中顺流而且那基本是十死无生的局面,然而同样的情况放在活死人身上就不一样了。

    活死人不需要呼吸,这让他们不会在河流当中溺亡,另外活死人只要心脏或脑袋不破身体就算是被撕成两段也是死不了的,这让他们最大可能的能够在湍急的河流当中存活下来,这让他利用河流传兵成为可能。

    这二三十万的活死人在那一条河流的助力之下,就算是有些比较倒霉的会被一路送进大海,但也绝对有有相当多的活死人在下游的某一个地方被水流送上岸,至于是在下游的那一个方向中年文人就不想去管也不会在意,对于他来讲只要把活死人送到下流吗基本就完成了目的。

    在下流不知道什么地方上岸的活死人,荀攸那边就算是知道也无力去围堵防御,他还真就不信了,荀攸他们这边能够把整个右北平郡的人全部搬空了不成。

    这一招,是中年文人用了对付荀攸的最大的杀招,对这一招他是极有自信的,荀攸在一时半会儿之间绝对反应不过来,就算是现在荀攸那边有两个人,应该是能够看穿他的计谋,但这样没用了。

    散落一地,遍布下游的活死人,他完全想不到荀攸还有什么去对付的手段。

    在他看来,这一局的博弈应该是不胜不败,他这边被荀攸把控住,但自己的那一边的手段荀攸甚至是新出现的那一个家伙也绝对无力破解的,双方的这一种局面算是互败一局,不胜不败才对。

    在中年文人看来,不胜不败那他就是赢了,毕竟他输得起,而荀攸那边输不起!

    也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自信,所以就算是在这一种情况下,中年文人始终抬着头看着头顶上的天空。

    他在等着,等着他的杀招奏效。

    在等待当中,他甚至无视了自己麾下的活死人军团被大火焚烧的惨状,然而他的等待并没有半点结果。

    天空依旧还是碧蓝如同宝石一般,他所期待的血红色始终没有能够出去,也永远都不可能出现了。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一种情况,是因为中年文人错估了自己的对手,他以为他最大的对手是【算无遗策】的荀攸,然而他错了,他最大的对手,其实是不久之前还在打酱油,去在打酱油的过程中突破了郭嘉郭奉孝。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那家伙也是一个挂逼,而且是完全不讲道理的挂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