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66 真正的博弈点
    幽州,右北平郡,无名县城外。

    中年文人在看着黑风军团降临的同时,脸上没有流露出半点惊慌,事实上这家伙就算是在看到这一个县城内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他也没有流露出什么表情来,毕竟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虽然中年文人不是荀攸,他也没有什么【算无遗策】的天赋技能。

    但这一种事情,其实根本就不用什么天赋技能就能够推测出来的,这是很明显的事情,毕竟他的对手是荀攸而不是一个煞笔。

    诚然,荀攸确实是在之前的那一波交锋当中被他打得阵脚大乱节节败退,荀攸的阵脚在怎么乱他的智商也绝对不至于直接减为负数。

    退一步来讲,就算当时荀攸的智商退到了负数,荀攸之前做的布置也不可能改变的。

    无论如何,开荀攸那边不可能抱着绝对有本事拦截下他这两百万大军的决心,就算是荀攸在怎么有信心,在战斗开始之前,在令支城后面的这边荀攸也绝对也是会做出布置的,把人迁移走这是相当必要的。

    只是中年文人在过来的时候对于荀攸这边能不能把人全部迁移走还有点怀疑,毕竟他所了解的,右北平郡的真正统治者是刘虞,如果刘虞在的话,他们就算是想要把人迁移走动作应该也不会那么快。

    毕竟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在没有多少危险预兆的情况下,把上百万人迁移走,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这过程当中可是会出现相当多的问题的,一个不小心还会导致一些不好的情况,死人或者说大量的死人是肯定的。

    以刘虞那一种优柔寡断软绵绵的性格,估计没有魄力做那么大的动作。

    然而中年文人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一方面上,人家做的比他预料的很干脆利落得多,甚至在那一个县城中,中年文人看到了不少的血迹,很明显这一次的迁移人家还采取了强制的措施,这的情况倒是让中年文人对于刘虞的印象大变呢。

    不过这一种情况虽然出乎中年文人的预料之外,但他也没有太在意,走了就走了,反正他对于自己这二十万人能不能有什么成果本身也不抱有太多的期待。

    或者应给这么说,他和荀攸这一次博弈的重点并不在他杀出来的这二十万军团,而是他们当初博弈的那一个战场上。

    实际上,如果光是翻越山脉的话,以他的能力,只需要舍弃那些活死人,单独带着邪魔军团的【赤鬼】和【血魔】他根本就不需要用两天的时间,只要给他一天不到的时间他就能够过来了。

    然而中年文人却没有采取那一种行为,甚至不惜费尽手段,搞出各种事情,硬生生是花了两天的时间才带二十万活死人过来的。

    要知道这两天的时间,中年文人需要付出的代价是极为巨大的。

    他手下邪魔军团的【赤鬼】在离开血域之后,最多只能存活一天多的时间,而这两天的时间里,他几乎是把邪魔军团的所有【赤鬼】砸了进去,甚至现在仅存的那些【血魔】都因为离开【血域】太久的原因状态极差。

    他这么自断双臂的作法,可不是为了把这二十万的活死人大军送过来,事实上,这二十万的活死人大军不过就是吸引火力的靶子而已,他真的杀招在山脉当中,在他完全打乱了荀攸的阵脚的那时候就已经布置好了。

    然而很明显的,荀攸也看出来这二十万大军只是中年文人的诱兵,所以荀攸并没有派出大量的兵马来对付他们,仅仅只是把黑风军团甩出来钉住他们而已,这时候的荀攸正在全力寻找着,对付这这中年文人的杀招。

    中年文人这边是很明显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所以这时候他直接带着黑风军团进入了县城,在派人检查县城的各种情况的同时,这中年文人的身上直接染上了一阵血雾然后出现在了这一个县城的城墙之上。

    来到城墙之上的中年文人俯视着底下,就站在县城外不远处的那一只黑衣黑甲,这时候完全没有一点动静的军团,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来,直接慵懒的坐在他麾下的血魔为他搬来的椅子上,慢条斯理的说道:“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你们的使命了仅仅只是看住我们了。”

    “嗖!”

    中年文人的话才说完,底下一支带着赤红色的冷箭直接飞了上来,直射中年文人,然而冷箭还没有落到中年文人身上呢,直接被中年文人边上的几员血魔将接了下来。

    对此,中年文人只是瞄了一眼,然后就很随意的收回了目光,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开始说道:“相信现在荀公达那边一定很头疼吧,两百万的大军,最终我只带出来了二十万,抛去你们杀死的,困在山中的,现在消失的至少也有六七十万,他现在一定很想知道剩下的那些去那里了是不是?毕竟那对你们来讲可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一个不小心可就会让整个幽州,甚至是整个三国世界彻底报销的!”

    “他当时的布置被我破坏了,里面的情况被彻底打乱了,对于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手中有太多的信息了,那么多的信息堆在一起,他一推演很容易就会出现无限的可能。

    庞大而复杂的环境,血魔当中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能力,就比如有带着部下一道短距离瞬间移动的血魔特性,比如有把部下缩小一段时间的特性,在这一种情况下,他想要找到那六七十万活死人可不容啊,要不要我给他一点提示呢?”

    笼罩在血雾当中的中年文人的声音充满戏谑,然而他这时候却并不是为了调戏对手而来的。

    他现在的眼睛,一直盯着底下的那一只黑风军团,中年文人很清楚的知道这一支黑风军团必定是有着和荀攸联系的系统,他的这时候想要做的就是通过这些系统不断的给荀攸传递各种各样的信息。

    他很清楚的知道荀攸的能力是推演系列的天赋,这一种天赋是恐怖的,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他现在的所有布置都会报销,然而他偏偏不给他时间。

    荀攸不是要讯息吗?那他就给他讯息,大量真真假假的讯息掺杂在一起,一股脑的全部给他砸过去,这些信息不仅不会给荀攸提供帮助,还会给他制造困难,他倒要看看那么复杂而庞大的数据荀攸怎么处理。

    其实在中年文人看来,从他带着二十万大军出来的时候,胜利就已经基本是属于他的了,

    他现在之所以愿意跟黑风军团,跟黑风军团后面的荀攸哔哔,为的只是让他的胜利落得更稳一点而已。

    对此,底下的黑风军团倒是相当的配合,全程没有人说半句话,就听着中年文人在哔哔。

    一直到小半个小时之后,当中年文人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抬头看看天准备验收自己的成果的时候,底下黑风军团之前射了中年文人一箭的那家伙突然站了出来。

    “我家军师让我跟你说,其实你的对手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你可以准备遗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