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62 开战(感谢‘闲淡散鱼的’的万赏支持!)
    幽州,令支城。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尽管陆海空情报当中的百万活死人大军已经先后到位,然而令支城下的活死人军团却不仅没有增加,反而有越来越少的趋势。

    和陆海空那边一样,在陆海空他们进行布置的时候,他们这边同样也在做着渗入的布置。

    杜如晦他们很清楚,荀攸那边肯定是提早就有布置的,但布置没有是一回事,他们的布置能不能奏效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杜如晦他们是打死不信陆海空那边能够拦下这两百万大军的。

    倒不是杜如晦他们有着严密的布置,至少比起荀攸那一种极为精细的,几乎是需要根据每一个武将的性格来布置,他们的布置可以说是粗糙之极。

    他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订好了,这时候他们应该做的,就是把两百万的活死人大军和近十万的域外邪魔军团打乱,并且将它们分散开来,给他们一个大概的方向让他们准备好时间渗透右北平郡而已。

    总结来讲,就是放开军团的控制,让这两百万的大军直接杀过去,简单、直接、易懂!

    不是杜如晦他们不能进行更加精密的布置,弄不出更好的进攻,而是他们不想去费那功夫。

    他们很清楚的知道,这一战他们最大的优势是什么,不是什么精妙的战术策略之类的东西,而是庞大的军团数量,以及这庞大的数量带来的混乱。

    混乱对于别的军团来讲是极为致命的,但对于他们来讲却是现如今最好的战术,同时也是他们用来对付荀攸的利器!

    他荀攸不是擅长推演吗?来来来,那你来试试,这一种两百万大军散落一地,而且又近乎是没有任何指挥的情况下,你倒是来推演一下这一战你该怎么打,这两百万大军你又该怎么拦下。

    在这一种混乱的状态下,杜如晦这边的指挥是极为轻松的,而荀攸那边就艰难了,他必须全程紧绷着神经,一点错误都不能有,只要荀攸出现一丝错误,只要有一支队伍进入了右北平郡的腹地,那他们就基本不用玩了,一支几千的队伍就能够将右北平郡变成死地!

    结合昨天陆海空那边布置的情况,很明显的这时候双方对于这一战都是有一定的信心的,至于这一战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就要等他们这一战打响之后才能知道了。

    而随着荀攸那边的准备一步步到位,杜如晦那边百万邪魔大军来到令支城下,这一战终于正式打响了。

    域外邪魔大军来到令支城下的第九天,两百万大军在杜如晦的一声令下散落一地,原本在令支城下的那几十万大军瞬间变成数千个小队伍,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在令支城下消失得一个不剩,

    他们浩浩荡荡绕过了令支城,从山脉,从偏僻小道,开始向着右北平郡渗透了过去。

    令支城上,看着那散落一地的两百万大军,陆海空的眼睛眯了起来,在静静的看着这两百万大军走得差不多了之后,陆海空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开始行动吧!”

    一言说罢,陆海空直接带着身边的人下了城墙。

    而就在此时此刻,令支城的城门口,一黑一红两支骑兵已经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在陆海空带着人下来的那一刻,陆海空身边的赵二直接上前站在了那一只黑色的骑兵团的前面,随后令支城城门大开,黑色的军团在赵二的带领之下直接杀了出去。

    从黑色军团杀出城门的那一刻起杀戮就开始了,数千的黑风军团在赵二的带领之下,仿佛是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猎豹一样向着那活死人大军扑了过去。

    一波一波的箭雨从这一只黑色的‘豹子’洒了出来,追赶在这两百万的活死人大军的后面尽可能的杀戮着他们所能杀戮的。

    而与此同时,陆海空带着几员身穿铠甲的大将,领着那一支好久没有出场的【铁血骑】也出了城门。

    这一只铁血骑并没有像黑风军团一样追赶着那两百万的活死人大军而去,他们有着更加明确而坚定的目标,从他们出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砸道具。

    陆海空二话不说把自己这几年来收集的军团加速道具全部砸下来,随后二话不说就带着【铁血卫】就直扑辽西而去!

    很明显,他们这是要去抄了对手的老巢!

    在对手全军出动,后方空虚的情况下,陆海空悍然对对方的老巢出手,这一招貌似是一手很了不得的绝杀,然而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绝杀,对于陆海空而言是一个相当无奈之举,一个他不得不做的举动。

    尽管如今的陆海空在顶级的武将方面绝对不逊色杜如晦,甚至可能比他们还要强大一点,但在在这一种情况下强大也没有用!

    如果陆海空放任秦叔宝他们跟着那两百万大军一起渗透右北平郡的话,他们想要防守住难度绝对会成百倍的增长的,在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只能够想一个办法把秦叔宝他们钉住。

    而想要在对方两百万大军当中,找到几个顶级武将,并且把他们钉住这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陆海空这时候唯一能做的那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想对方的老巢进攻!

    只有这样,只有这样陆海空才能够拉住秦叔宝那些顶级武将,让他们乖乖的回防老巢。

    令支城下,某处,杜如晦和他身边的那一个中年文人看着陆海空带着的那一只军团向着辽西而去,两人对视一眼嘴角都露出一抹笑容来。

    “房兄,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招待陆海空了。”

    杜如晦在冲着身边的这一个中年文人点了点头之后,身形一闪,浑身上下一身血红色的光幕一闪而过,随后杜如晦就在这一种中年文人面前消失不见了。

    而在杜如晦离开之后,这一个中年文人把目光放在了令支城上,嘴角的笑容更加耐人寻味了:“荀攸,荀公达是吧?算无遗策是吧?今天我就陪你玩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