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17 陆海空出手
    事实上,从程咬金和潘凤之间的战斗开始,陆海空的一双眼睛就在也没有离开过程咬金。

    作为一个同样是玩斧头的武将,陆海空在知道程咬金的真实身份之后,就开始对他传说中的三板斧产生了兴趣。

    按照陆海空对于系统的了解,眼前的这一个家伙真的是程咬金的话,那么这家伙绝对是会有三板斧的压箱底的,所以陆海空很像见识一下,程咬金所谓的三板斧是什么样子的。

    陆海空作为一个玩斧头的高手,特别是在看过并且练过《天罡三十六斧》之后,陆海空对程咬金的那所谓的三板斧就更加好奇了。

    因为陆海空很清楚,程咬金所谓的三板斧就是《天罡三十六斧》的前三斧,那传说中的《天罡三十六斧》没有那么恐怖的威能。

    然而程咬金用实际行动打了陆海空的脸,他这时候斩出的就是《天罡三十六斧》的第一斧。

    这一斧不管是陆海空还是潘凤都很熟悉,然而这一斧在程咬金的手中却绽放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威能。

    程咬金那一斧斩出的那一霎那,陆海空发现他这一击已经完全不逊色于黄忠认真起来的那一种近乎于道的那一种攻击了。

    这时候的陆海空顾不得被打脸之类的问题,他的一双眼睛绽放着金色的光芒,死死的盯着程咬金的这一斧,虽然陆海空的【天眼复制】技能还在冷却时间,但在天眼术全力运转的状态想要分析出程咬金的这一击来还是很容易的。

    很明显这时候陆海空更加在意的是程咬金的三板斧,至于潘凤那边,陆海空完全没有担心的意思。

    事实上陆海空也完全不需要担心,程咬金的三板斧确实是很强力,然而陆海空一早就把禁碑打开了,在这一种状态当中程咬金根本就使用不了武将特性。

    原本在没有血色天空笼罩的范围当中程咬金的战斗力就下降得厉害,再加上完全没有办法使用武将特性,这时候的程咬金虽有98的武力,但想要真正爆发出98的战斗力来基本是不可能的。

    在这一种状态下,就算是程咬金使出三板斧,陆海空也不担心潘凤的安全问题,毕竟潘凤这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

    果然,在程咬金那边三板斧发动的同时,潘凤也有了应对,只见潘凤身上涌现出一股特殊的气势,手中的战斧摆开了一个架势,潘凤手中的战斧挥了过去,直接和程咬金的三板斧对轰在一起。

    两斧相击,两人同时后退一段距离,两人在缓了缓之后,继续提斧上前再次战斗起来。

    这两人,一个是隋唐的顶级武将,一手《天罡三十六斧》造诣惊人,更是有特殊的【三板斧】压身,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的限制不能爆发出真正的战斗力,但一身武力也是相当恐怖。

    另一个,虽然在三国算是籍籍无名的存在,但人家绝对不是泛泛之辈,潘凤本身就有接近顶级武将的天赋,在经过陆海空的调教之后有了惊人的成长,再加上陆海空为他量身打造的武技,潘凤的战斗力也是相当变态的。

    再加上两人都是使用战斧的武将,双方在这时候打出相当精彩的战斗,这一种你来我往之间的交战看得陆海空好不过瘾。

    这边程咬金和潘凤之间的战斗打得旗鼓相当,另一边典韦和那一个至今还笼罩在血雾当中的血魔将之间的战斗就没能有什么旗鼓相当的局面了,他们两个之间的战斗完全是一边倒的局面,当然倒是倒向典韦这一边的。

    两人本身表现出来的武力上,典韦就已经比对方高了一点了,更别说这时候对方被各种限制,场地不合适,武将特性被控制住,他们这些魔将比一般的历史武将更加依赖于特性,在特性没有办法发动的情况下,他们的战斗力直接去了五层。

    等于说,双方的战斗从一开始就不是在一个公平的环境当中的,面对典韦这一种变态,对方居然还不能有一个公平的发挥空间,那他那里是在跟典韦战斗?完完全全就是在找虐嘛,两人战斗没有多久就直接被典韦打得不要不要的。

    当然,对于他们的战斗陆海空没有太在意,他这时候的注意力都在程咬金的身上。

    难得遇到一个使用战斧的顶尖武将,怎么可能不趁着机会从人家身上挖点什么东西呢?

    陆海空那眼睛的金色光芒一直持续了四五分钟才收敛了下来,陆海空的眼睛的光芒虽然是淡了下来,不过看着陆海空脸上那淡淡的笑容,很明显的陆海空在程咬金和潘凤之间的战斗当中得到了让他很满意的东西。

    只是,也几乎在陆海空眼中金色的光芒收敛下来的同时,程咬金和潘凤那边的战斗已然有了变化。

    两人之间的战斗,虽然看着像是旗鼓相当,但程咬金那边尽管有太多的劣势在,那家伙始终还是占据着上风,而且随着战斗时间的持续,程咬金的优势越来越明显。

    在陆海空眼中金色的光芒淡去的同时,潘凤那边的战斗已经很是吃力了。

    看来,陆海空想要潘凤打败程咬金的想法,暂时是不可能实现了,毕竟人家程咬金也不是吃干饭的,顶级的历史武将身份摆在那里,再加上那一身老练得不得了的战斗经验,潘凤想要赶上人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不过陆海空刚刚从程咬金的身上挖到了宝,所以这时候陆海空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并不是太在意潘凤辜负他期望的事情,当然他在了解了程咬金的情况之后,也知道潘凤短时间之内估计打不赢程咬金了,不过没关系,陆海空打算把程咬金抓回去给潘凤当陪练用。

    在潘凤那边越打越苦的时候,陆海空的嘴角挂着一抹隐藏得很深的戏谑笑容,扛着自己手中已经是神话级别的蛮荒斧向着程咬金一步一步晃悠了过去。

    “哟,看来你挺厉害的,光是潘凤一个还真拿不下你,这样的话我可就没有办法了,不好意思,本人实力和潘凤只在伯仲之间,只能以多欺少了。”

    陆海空说话间,一步一步向着程咬金走了过去,看到这一种情况程咬金脸色大变。

    这时候程咬金和潘凤之间的战局很微妙,他能够压制住一个潘凤,但尼玛在来一个他可就承受不了,所以陆海空过来的时候他当然受不了了。

    不过程咬金这家伙到不是省油的灯,脸色很快的就恢复了平静而且脸上露出讥讽的表现:“没有想到陆大人贵为并州牧,大汉帝国的驸马爷居然也是一个以多欺少的小人。”

    “战场那有什么高尚的君子和卑鄙小人之分?活着的才是君子,死掉的只能是尘埃了,没办法谁叫我打不过你呢,只能以多欺少了。”

    陆海空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继续上前着。

    得亏潘凤头上戴着的头盔是那一种半全覆式的,大半张脸都被遮住了,否则的话这时候的程咬金已经能够看到潘凤那古怪到扭曲到一起的脸。

    潘凤的那一种表情,从陆海空说他实力和他伯仲之间就开始出来了,这时候他已经很清楚自己家的主公已经做好准备要阴人。

    然而潘凤仅仅只是看出了陆海空准备要阴人,他没有发现的是,在他对面的程咬金其实也准备着要阴人。

    从一开始,程咬金目光盯着陆海空,在边和潘凤的战斗的同时还摆出了戒备的姿态,甚至在陆海空靠近的过程当中还准备要跑,然而潘凤始终紧紧把他缠住让他根本就跑不了。

    在这一种情况下,再加上后面还有一个准备阴人的陆海空,潘凤以为他们的胜利是毫无波澜和悬念的了。

    然而潘凤还是错了,他们的胜利确实是没有悬念的,但却有波澜。

    他们的对手可不是一般人,而是程咬金,程咬金这家伙其实最大的本事并不是他的三板斧,而是家伙那外粗内细的心计,别看他五大三粗看着像是一个莽汉,这家伙鬼着呢,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当中活得最久最滋润的就是他了。

    从一他的目标就不是潘凤,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陆海空。

    他很清楚,虽然陆海空的武力最低,但因为陆海空身上可能的道具的原因,这时候威胁最大的反而是陆海空。

    在这一种情况下,他刻意表现出比潘凤仅仅强出一丝的实力,要的就是吸引陆海空下场。

    这家伙不仅有鬼心思戏还演得极好,甚至跟他打对手的潘凤都没有发现,实际上程咬金的实力比他强很多。

    一直到陆海空提着斧头靠近,走到程咬金的攻击范围的时候,潘凤才感觉到一股他无法抗拒的力量用来,潘凤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被程咬金轰了出去。

    “就是现在!”

    程咬金甩开了潘凤,粗狂的脸上展出出得意的笑容,向着陆海空扑了过来。

    “小子,你程爷爷在等着你……”

    “轰!”

    一声巨响传来,程咬金的话被生生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