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07 刘虞(2)
    在事发的那一天呆若木鸡的刘虞在他的侍卫的护送下成功的,从那一个人间炼狱挣脱了开来。

    刘虞毕竟是幽州刺史,尽管辽西算是公孙瓒的地盘,但刘虞和公孙瓒一早就达成了同盟,再加上这家伙后原本的经验,他在辽西还是相当有基础的。

    事发那天,刘虞不仅提早得到消息,而且就算是刘虞呆若木鸡,他身边还是有忠心耿耿的侍卫强行把他带离了辽西。

    不过当时的辽西一片混乱,就算刘虞勉强提早知道情报,就算他麾下有三百的侍卫队伍,他们从辽西挣脱开来的行动也并不容易。

    那一路上,他的侍卫队几乎是裹着鲜血杀出重围的,三百侍卫队在杀回右北平郡的时候只剩下一百三十人。

    那是艰难的一夜,没有人知道,在那一天晚上,刘虞的内心经过了什么样的洗礼和蜕变,而这一百三十个侍卫更加想不到,回到右北平郡的时候,刘虞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矛头指向了他们。

    那一天,在回到右北平郡之后,刘虞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一夜,一夜之后,当披头散发满脸疲惫的他出来之后,他立刻就做了一件事情,刘虞把自己麾下所有的护卫着自己一路从右北平郡回来侍卫集中起来。

    一开始那一百三十个侍卫被集中起来的时候,谁都有些激动,这时候把他们集中起来某不是要给他们奖赏?

    尽管这些侍卫都忠心耿耿,但对于奖赏这一种事情也不会有人排斥不是?

    然而他们想差了,刘虞并没有给他们什么奖赏,他只是很冷漠的让所有的侍卫把衣服脱下来,一个一个的验伤!

    刘虞的这一个行为让那些侍卫有些懵,随后很多人都反应过来了。

    毕竟他们都是刘虞的侍卫,对于【活死人】他们比别人了解的更多,甚至他们把刘虞送回来的这一一夜就是和活死人激战的一夜。

    所以他们很清楚,这时候的刘虞想要做什么了。

    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恐惧、紧张甚至是愤怒和怨毒之色,但这一百三十个侍卫还是相当配合的检查了自己的身体。

    一百多个侍卫,刘虞自己一个一个的检查过去,面无表情的把一个个受伤的人带了出来。

    一百三十个侍卫当,有二十七个受了伤,这些伤有的是来自于【活死人】的,有的是来自于混乱,然而这时候的刘虞已经不管那么多了。

    验出了他们的伤之后,刘虞让这而二十七个侍卫出来,并且让底下人给他送来了一把长剑。

    一手接过长剑,刘虞来到这在这二十七个侍卫面前,随后他在这二十七人面前跪了下来。

    “诸位,走好,尔等家儿老小我刘虞自当奉养!”

    刘虞很想多说什么,但他没有办法在说了,他的眼前已经模糊,他的心在发堵,他害怕自己在开口会直接哭出来,因为他接下来要做的是把眼前这忠心耿耿的侍卫全部杀掉。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之前对陌生的百姓他尚且下不去手,更别说是现在的这些朝夕相处忠心耿耿的部下了,没有人能够体会他现在的煎熬。

    但他要给自己的就是这一种煎熬,在亲眼看见因为自己一念之差让辽西毁于一旦的那一刻起,刘虞的内心就背负无法抹去的愧疚感。

    那是数百万百姓流离失所,数千里生灵涂炭的那一种愧疚感。

    这一种愧疚感几乎将他压垮,但他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倒下,如果他倒下了右北平郡和渔阳郡就会是下一个辽西。

    所以他在一夜之后站了起来,但他觉得光是站起来还不够,不铁石心肠起来的他是救不了右北平郡的,所以他选择用这一种方式在折磨自己,企图用这一种方法让自己变得铁石心肠。

    刘虞颤颤巍巍的行动了起来,手中锋利的长剑刺穿在他面前不闪不躲的侍卫的胸膛。

    刘虞杀的每一个都是含着泪杀,每杀一个他都要磕一次头,每一个头都怦然作响。

    跟着刘虞一路走过来的这百来个侍卫也都知道刘虞为什么杀人,这一晚他们亲眼看着无数原本好好的人只是因为被【活死人】咬了,就变成了【活死人】。

    他们也很清楚的知道,如果刘虞不杀这二十七人,他们也会变成【活死人】的。

    甚至那二十七人在回来的时候自己就惴惴不安,毕竟没有人能够坦然面对死亡,在刘虞把他们找出来的时候,他们对刘虞甚至充满了怨恨。

    他们豁出了性命了保护刘虞,努力的护他周全,却在最后要死在他的手中,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怨恨?

    然而当他们看到这一个平日里严肃顽固的老头,留着泪,额头乌青披头散发,满脸愧疚和悲伤的老头的时候,他们突然就恨不起来了。

    二十六人,一个个无比坦然的面对刘虞的长剑,不反抗,不做声的在刘虞的剑下死去。

    他们都是粗人,不会说什么话,在这一种情况下,他们也更加说不了什么话,只能坦然赴死。

    他们的这种行为让这一个老头的愧疚之色更重了,眼眶的泪水更浓,但他手中的剑始终很稳,他要记住这一种感觉,这一种愧疚的充满罪孽的感觉。

    刘虞在用这一种方式告诉他自己,他是一个罪人,他余生活下来要做的仅有赎罪而已,所以这时候的他始终只有泪没有哭声。

    一直到最后一个,在最后一个侍卫的时候,刘虞顿了顿,因为最后的这一个无比的年轻,他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脸上还带着稚气,更重要的是,他并不像之前那些侍卫那样坦然,他身体不断的发抖着,脸上写满了恐惧却还是努力的站直了身体。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年轻的侍卫,刘虞顿了顿,随即心一狠正准备结束这一切的时候,他面前的这一个年轻的侍卫突然说话了。

    “大……大人,我能说几句话吗?”

    刘虞愣了愣,好久好久,他终于点了点头,无声的点了点头。

    最后这一刻他还是心软了,在他点头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懊悔,但他却没有勇气也没有力气在这时候抬起手铁石心肠的把这一个少年杀死。

    甚至他已经在犹豫,这一个少年求饶的时候,他要不要就放了他,把这一个少年关起来等到他妖魔化了再杀他?

    而就在刘虞满脑浆糊的时候,少年开口了。

    “大人您别哭,俺们不怨您,之前石队长就说了,这是俺们的命,真的,俺们真的不怨您。”

    听到这话,刘虞的心理防线瞬间就被击溃了,泪水顿时就决堤了,原本握得很紧的那一把剑也掉了下来,苍老的身体蹲了下来,双手掩着面。

    看着掩面哭泣的老头,这少年挠了挠头:“大人,俺是个粗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俺真的怒您,您别哭,您是个好人您会长命百岁的,额……呸呸呸,俺嘴笨不会说话还是不说了。”

    说话间,少年蹲下来颤颤巍巍的捡起刘虞掉下那一把剑。

    察觉到这一幕,刘虞愣了愣,抬头看向少年,却见少年对着他憨憨一笑,然后颤抖着把长剑送进了自己的胸膛。

    穿心的剧痛让少年的五官纠结了起来,但他却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在缓了缓后对刘虞咧嘴一笑:“大人,俺们……不怨您,俺们只是想……如果可以……如果可以俺们希望您……把那些恶鬼……赶出……”

    话还没有说完,这一个少年软软的倒了下来。

    在少年倒下去的瞬间,刘虞终于再也撑不住了,这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在血泊当中放声痛哭起来。

    愧疚和罪恶感能摧毁一个人,同时也能够成为某些人前进的力量,而这一哭之后,刘虞就不再是之前的那一个刘虞了。

    他将成为一个毕生为了赎罪和驱逐【域外邪魔】而活着的刘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