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005 下山(感谢‘书友……52743’的万赏支持)
    你永远也不知道,你真正的敌人是谁。

    有时候某些看上去可能是你队友的家伙,弄死比放在一边效果更好,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给敌人打辅助!

    没有什么,比猪队友更加让人憋屈愤怒的了,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一群猪队友了。

    而陆海空很幸运的就遇到了这么一群猪队友。

    在那边一边,陆海空带着人,好不容易把自己领地的三个【神秘之门】给端了,把自己的后顾之忧解决掉了。

    尽管他毁掉这三个【神秘之门】的收获,比其他异人领主任务上的奖励明显要差很多,不过在怎么说也有三个神话宝箱,这已经不算是蚊子腿了,是三个比较诱人的鸡腿。

    所以陆海空还算是高高兴兴的准备回到北封之后,就把自己近期得到的宝箱和任务奖励全部给收获了。

    然而心情还算好的陆海空回到北封之后,最先得到的却并不是自己收获的喜悦,而是公孙瓒那边为他精心准备的‘惊喜’。

    就在昨天,一夜之间,原本情况还算是不错的辽西郡沦陷了,整个辽西郡变成了【活死人】的天堂。

    幽州山海关的那一片血色的天空,如今几乎要把整个辽西郡覆盖住了,大量的【活死人】正在向辽西郡外蔓延。

    这个,就是陆海空回到幽州之后,第一时间得到的惊喜!

    听到这一个惊喜的时候,陆海空稍稍有些懵了,一时间居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对于他来讲这一个惊喜有些突然,毕竟这十天,陆海空虽然把重心放在自己领地的【神秘之门】当中,但对于幽州那边的情况陆海空也是紧盯着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对于幽州突然起来的沦陷,陆海空才会那么触不及防。

    因为之前九天里,一切明明都好好的,甚至荀攸已经把情报送出去了,并且在陆海空的授权之下,开始和公孙瓒和张妍商量援助的问题了。

    然而突然在一夜之间,整个辽西郡完全沦陷了,这情况让陆海空有些懵,有些没有搞清楚状况。

    “为什么会出现这一种情况,公孙瓒那混蛋是废物吗?老子千叮咛万嘱咐最后居然还是出现了这一种事情!”

    并州,北封,镇北楼中,陆海空怒发冲冠,恨不得把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给生撕了。

    边上的荀攸在仔细的分析戏志才手中幽州的情报之后,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主公,根据我的分析,这一次的事件应该是那五邪魔当中的一个出手了,我之前‘厉鬼’的口中得知了那五个【血魔将】的部分能力,其中又一个就有这一种掌控【活死人化】的能力。

    这九天的时间里,他应该是把【活死人】的毒素控制住,一直等到中毒的人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他们才突然爆发,从而直接导致了整个辽西郡的沦陷!”

    荀攸通过现有的稀少的情报,推测出了大致的真相,但这时候真相其实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了,最重要的是接下来陆海空要面对局面。

    这局面原本就不是很乐观了,这时候更加艰难。

    幽州虽然算是地方人稀,但一郡之地的人口至少有数百万之多,就算这一郡之地没有完全沦陷,百姓没有全部被弄死,这一夜之间多出来的【活死人】至少也有几十万。

    更重要的是,在有这一种能够控制【活死人】毒素存在的邪魔,陆海空能够想象局面之艰难。

    “不能在等了,立刻通知张妍那边,告诉她我会在后天到达广阳郡!”

    陆海空原本是想要准备妥当一点再出马的,结果猪队友一发威,陆海空没有办法,只能先到那边再说了,局面再一次恶化的话,那这场仗就没法打了。

    “希望这一次,张妍那边能够好好配合吧。”

    说完,陆海空看了幽州的方向一眼,然后开始投入紧张的工作当中!

    ………………

    某处山脉,某座海拔数千米的高山中,有几个还算是雅致的小木屋。

    小木屋的前面,是一片被平整出来的空地,空地上被放置了大量的修炼用的器材,很明显这是一处练武的小广场。

    而在这小广场之上,此时时刻有两道身影正在交手着。

    交手的两人一老一少,老的看上去大概五十岁左右,而小的那一个却只有十六七岁左右。

    两人的衣着都比较简单,老人是一身麻衣,少年身上则穿着一身兽皮。

    不过虽然这少年身上穿着的是兽皮,但兽皮穿在他身上不仅没有显出一种粗犷野性的感觉反倒是有一种异样的俊美。

    能够把兽皮都穿出哪一种柔和的俊美,可见这一个少年的颜值有多逆天。

    尽管这家伙常年练武,天天在太阳底下晒,但人家偏偏就皮肤白皙,就连握着枪的手也没有什么茧子,再加上精致的五官,乍一看,让人忍不住觉得,这家伙不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妹子吧?

    然而残酷的事实证明,这家伙不仅不是一个妹子,而且还是一个实力超群的汉子,这一点上,从他和他对面的那一个老头的交手就能够看得出来。

    这两人明显是在喂招,就连使用的也都只是寻常的木枪,但以这两人的实力,就算是寻常的木枪在手,随意一枪怕也是能够把钢甲洞穿。

    两人所学一脉相承,彼此对于彼此所学知根知底,所以这两人的交手有些诡异。

    从他们下场激战开始,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两人的枪硬生生没有相交一下,彼此都是在不断的变招,因为彼此的招式经常一出手就让人找到了破绽。

    两人这么你来我往之间,一直交手了三十分钟,最终以少年的一手华丽的枪法结束了交战。

    尽管最终自己手中的长枪抵在对面那一个人的脖间,但少年却开心不起来,完全没有一点击败了自己师父的成就感。

    倒不是这少年淡漠胜负,而是他很清楚,这一次的交手自己的师父又没有出全力,甚至可能连十分之一的功力都没有用出来。

    这样的胜利,当然不会让这少年有什么喜悦。

    “师父,您又这样。”

    少年把自己手中的长枪放下,俊美的脸上流露出了不满。

    “老了老了,不是我故意放水,有些力量现在掌控起来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能不用还是尽量不用的好,相信你也不会愿意看到师父这把老骨头受苦受累吧?”

    身子骨极其硬朗的老者恬不知耻地说道,每次不管少年怎么不满,他一祭出这个少年都要乖乖就范,这一次也一样。

    尽管知道自己师父那是装的,少年还是过来搀扶着根本就不需要搀扶的老头到小木屋外的一张躺椅坐下。

    老头坐下之后,随手指了指边上的酒壶,少年立刻把酒壶送了上来顺便还端了点零嘴过来,并在他师父享受这美酒和美食的时候,很是孝顺的给他时候揉肩捶背。

    这服务,躺在躺椅上的老头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直线了:“你们几个师兄弟还是你最孝顺了,师父真没有白疼你。”

    他这话倒是实话,毕竟虽然这老头在山上看上去远不如在山下靠谱,但怎么说也是正常人,对于少年这一种天赋惊人一点就透,而且还特别孝顺的小家伙,怎么可能不喜欢。

    不过再疼爱再喜欢,徒弟终究是不可能一辈子养在身边的。

    想到这个,老头眯着的眼睛不由得缓缓睁开,脸上舒服得意的笑容也缓缓放下,抬眼看了看幽州的方向,脸色稍稍有些挣扎。

    “怎么了师父?”老头的异常被身后的少年察觉到了,问道。

    老头沉默了一会,往嘴里灌了一口酒之后,突然对身后的少年说道:“你明天收拾收拾下山吧!”

    老头这突如其来的话,让少年手中的动作不由得顿住了,这展开有些突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