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25 大战将起
    广阳郡那边,叶君如和张妍之间的决裂陆海空并不清楚。

    这一段时间以来,陆海空一直在为战争做准备着。

    尽管陆海空不想要在这时候打,想要安安稳稳的发展,但人家非要来的话,陆海空也是不惧的,他确实是缺少一些底蕴让他掌控四方,但陆海空的这底蕴并不在军事实力上。

    人家非要作死的话,陆海空没有理由拦着不是?

    这一次的事情出来,打是肯定要打的,陆海空一直都是把自己身为北方中原老大哥的姿态摆出来了,在这一种情况下,他不发威一下怎么行?

    在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给出的那三天时间,与其说是最后通牒,倒不如说是为他自己战争准备争取时间。

    可以说,战争几乎是无可避免的了。

    不过陆海空不可能把矛头指向所有人,那样战争成本太高,但他至少是要把一个人打趴的才行。

    至于打谁嘛,这一个人选陆海空是一开始就有的。

    三人当中,董卓和陆海空之间的关系最为复杂,原本两人是想要达成同盟,然后彼此发展扩张的。

    奈何这一个计划从一开始就进行不下去了,两人达成同盟的时候,双方都处于发展阶段,那时候都没有办法挥开手脚来干,都很默契的选择了先发展一段时间再说。

    然=然而这一发展就出问题了,陆海空这家伙的发展太快了一点,那简直就跟做了火箭一样,半年多一年不到的时间,并州的经济翻了好几倍。

    那一种发展速度谁看了都怕,在这一种情况下,原本势均力敌的两人之间的天平开始往陆海空那边倾斜了。

    一看陆海空这一种发展速度,董卓那边当然就不干了,这怎么玩?在这么跟你玩下去最后肯定你陆海空当老大。

    所以这时候董卓的作法也算是可以理解,当然,更加重要的一个是,董卓的军事实力跟陆海空势均力敌,差也不差不了多少,陆海空这时候是要杀鸡儆猴的,一旦出手肯定是要打疼一个打哭一个的。

    干董卓的话,成本太高,打他不合适,所以陆海空只能够从袁鸿和张妍当中选一个。

    而袁鸿那边嘛,老巢在渤海,地理位置稍微有点远,打起来有些费力,再加上袁鸿那边一直都是陆海空在欺负人家的,如果不是陆海空的话,说不定这会他一早就一统冀州了。

    他这时候站出来理由比董卓充分,陆海空也就不打他。

    这样一来的话,陆海空的矛头只有张妍这一个口子了。

    双方原本就是盟友,虽然现阶段,双方的合作并不能够说有多愉快,但至少陆海空对于她也没有什么亏欠不是?

    在这一种情况下,她说出手就出手了,半点旧情也不念,这在陆海空看来就是赤果果的背叛了,而且张妍在三人当中,不管是地利位置也好,还是本身的实力也好都算是最弱的,陆海空当然毫不犹豫的选择那她开刀了。

    这三天的时间,陆海空麾下的军团被调集了起来,原本在训练新兵当中的二军开始频频抽调精锐,而北封这边更是出动了几支真正意义上的精锐之师,同时铁匠营和木匠营那边也在准备的各种工程的器械。

    在这一种战争氛围越发凝重的同时,陆海空静静等待着那些世家和那三方大势力的回复。

    其实陆海空这时候等也白等,在眼前的这一种局面当中,不被看好的其实是陆海空。

    是,陆海空原本是强势无比,他确实是中原大陆隐隐然的老大哥,但在老二带着地下一群小兄弟强势围殴的时候,并没有人会去看好陆海空。

    要知道,光是一个董卓,就能够和陆海空抗衡了,一个董卓就能够让陆海空应接不暇,更别说还有袁鸿和张妍在。

    虽然对于张妍的力量了解的都不多,但对袁鸿的力量很多人都是清楚的,他们很了解的知道这时候的陆海空腹背受敌,形式相当之不妙,在这一种情况下,那些世家才不会老老实实把顺道截下来的陆海空的货物还给他呢。

    当然,那些世家当中,偶尔也是有些手腕比较灵活的,这些擅长两面押注的,他们一方面摆出一副和陆海空断绝一切联系的架势,一方面偷偷把扣陆海空的物资给陆海空还了回去。

    对于这一种这一种两面派,在董卓和袁鸿那边,他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很大度的让他们去搞,但在张妍那边完全不一样。

    谁在这时候做了两面派,谁在这时候向着陆海空靠拢,那他们就毫不犹豫的把屠刀举起来,该砍砍该杀杀绝不留情。

    果然啊,越是熟人,背叛起来手越黑,这一种情况当然也是进一步的激怒了陆海空。

    而张妍那边的动作可不仅如此,一方面对于那些无辜的两面派进行清洗,一方面还第一个站出来对陆海空喊话。

    义正言辞的对陆海空进行各种抨击,从头到尾的把陆海空狠狠的羞怒了一顿。

    这行为,那可就不仅仅是在作死这么简单了,那完全就是在找死。

    三天的时间一到,陆海空麾下的军团直接开动,向着幽州进发了过去。

    然而三天的时间一到,就在陆海空那边大小动作要起来的时候,他手中的军团才刚刚开动了,另一边董卓那边的军团也开动了起来。

    司隶那边,董卓直接出动大军二十万,打明了旗号以吕布为统帅,麾下配备了华雄、张绣、徐荣、樊稠等一干武将,在没有半点说明的情况下,往并州方向来了。

    而另一边,袁鸿那边同样是出兵十万北上,稍稍有些不同的是,袁鸿这边没有打明旗号,就这么暗搓搓的就上去了。

    而另一边,在一开始就跳出来实力作死的张妍那边,他们那边更是一早就做了要和陆海空一战的准备代郡那边所有靠近并州的关卡全部有重兵把守。

    一时间,一出三雄压一霸的戏码正式开幕了。

    而这一场大戏的开幕,当然是吸引了全天下的目光。

    说实话,这一场战争在很多人看来是一场不义之战,之前诸侯讨董还有一个清君侧的名在,还勉强能够说得过去。

    而这一战就完全说不过去了,参与战斗的四方,没有一方是有什么义正言辞的理由的。

    三雄那边,完全是为了压制陆海空,毫无理由的就开战了,这样的一场战争在长安那些忠于汉室的老臣看来,是不义之战,是对于汉室的蔑视。

    但人家这时候还真就蔑视了,他们能够怎样?

    这时候的汉室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这一个世界和原本的那一个完全不一样,在这一个世家当中汉室的威压被踩得更加彻底。

    在这一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有站出来说一句什么,而且不管是出自于什么目的,也不会有人想要说什么。

    天下群雄恨不得陆海空和董卓这两条猛虎咬个你死我活呢,在这一种情况下还会有谁说什么?

    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陆海空的那边,他们到想要看看,面对这一种三雄围攻的场面,陆海空会怎么去处理。

    …………

    冀州,渤海,郡守府内。

    在麾下大军开出去之后,袁鸿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

    这是他在并州南部的世家叛乱结束之后,陆海空的并州经济发展以来心情最愉快的一段时间。

    “陆海空啊陆海空,叫你猖狂,这下煞笔了吧。”

    ……………

    幽州,广阳郡,张妍的那一处道观当中。

    一直盘坐在道观当中的张妍少有的走出了道观,从道观出来,张妍一双眼睛淡漠而冰冷地看着并州的方向,嘴角拉开一抹淡然的微笑。

    “叶君如不是说我会后悔吗?陆海空,有本事你就让我后悔试试!”

    …………

    长安城,董府内。

    李儒少见了停下了忙碌的工作,和董卓对坐着。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两杯清茶,与一张棋盘,望着眼前的棋盘和清茶董卓是满脸的苦恼。

    自从从洛阳回来之后,他就被李儒强逼着学琴棋书画,让他修身养性,现在他已经大半年没有碰过酒了,整天喝的是茶,看的是书,逼得董卓差点没有崩溃了,不过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的董卓还是咬牙承受了下来。

    这时候的董卓五大三粗的,一边喝着茶,一边下着棋看上去还很像是那一回事,不过这时候的董卓始终皱着眉头:“文忧,你说这一次能成功吗?”

    李儒知道董卓在说的是什么,抬起头来,淡然笑道:“放心吧,在洛阳我能够算计他陆海空,这一次文和同样也能够把陆海空玩弄于鼓掌之中,就算是陆海空麾下有高人也没有用,这天下间能够和文和比肩的不出五指之数。”

    而几乎就在他们这三方大放厥词的时候,在北封城,在镇北楼当中。

    陆海空屹立在镇北楼的最高峰,俯视着北封城的风景,一股豪气涌上心头。

    “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是吧?来吧?统统都来吧,但愿你们不要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