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24 决裂
    幽州、广阳郡。

    这几天叶君如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不,应该说是非常的不好。

    从上一回的并州南部世家的叛乱事件开始,叶君如就隐约感觉到了张妍和她之间的隔阂。

    原本叶君如以为这不过是这一段时间,她和张妍之间缺少沟通,而她在那事情上又偏向于陆海空导致的,所以叶君如很努力的想要和张妍沟通,想要消除隔阂。

    但几个月下来,叶君如的努力几乎没有半点成果。

    张妍和她之间的隔阂不仅没有消除,反而有不断加深的意思。

    这还并不是最重点的,最重点的是,这几个月来一直不怎么理事的开始慢慢从幕后走出来,手下也不知道怎么的多出了一些人来,一点一点把叶君如手中的权力收拢走了。

    这是很让叶君如绝望的一件事,她的绝望倒不是自己手中的权力被人家收走,她真正绝望的是她和张妍之间的信任已经不可避免的走向了终点。

    不过在这一种情况下,叶君如虽然是绝望,但并没有做什么反抗,任由张妍把她手中的权力收走,甚至还辅佐她进行这一系列的动作。

    在叶君如看来,既然已经没有信任基础了,那就趁早分了,叶君如也已经做好了决定,当她把手中的权力尽数还给张妍之后,她就会离开这里。

    然而叶君如没有想到的是,她这边手中的权力还没有完全移交完毕,那边张妍就实力作死了一把。

    在叶君如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和袁鸿达成合作,在几天的时间里闪电出手,与袁鸿董卓一起同时进行对于并州的经济封锁。

    一直到这一种大势成型了,叶君如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叶君如当场就懵了。

    她是完全没有搞懂,张妍这个倒是什么操作?犹豫了半天,叶君如最终还是找到了张妍。

    广阳郡,一处道观当中,叶君如再一次看到了那一身道袍的纤瘦身形。

    “有什么事吗?”张妍没有转身,语气平淡。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身影,听着这平淡的语气,一股复杂的情绪涌上了心头,叶君如根本就搞不懂,她们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种情况的。

    所幸的是,叶君如是一个偏理性的人,并没有被这一种情绪左右了,收拾收拾一下情绪之后,直接进入了正题:“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做什么?不过就是禁了几个世家和并州的交易,在代郡那边设了几个关卡,这些不过都是为了限制一下陆海空的发展而已。”张妍头也不回的回道。

    “而已?”叶君如脸色一青,额头忍不住一阵青筋暴起:“我们之前不管怎么说,表面上和陆海空都是盟友的关系,你这等于是赤果果的背叛!你现在做出这样的举动会激怒陆海空的,目前三方他一旦做出什么反应第一个就会找我们开刀你知道吗?”

    “和陆海空他们合作这么多年,难道你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吗?一旦陆海空暴怒挥军东进,你拿什么挡住陆海空的铁骑?用你的道术吗?别开玩笑了,连张角都死在陆海空的手中你拿什么跟陆海空斗!”

    叶君如虽然一直都是一个理智的人,当在这时候她实在忍不住了,以陆海空的这一次事件为导火索彻底爆发了,把这一件事以及她这几个月在心中酝酿的委屈和怒火一股脑的全部爆发了出来。

    爆发出来之后,叶君如自己都稍稍一愣,似乎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爆发到这一种程度。

    不过叶君如发愣,张妍可没有,在叶君如爆发之后,张妍眼中精光一闪,随即从坐垫上站了起来,转身看向叶君如。

    当张妍转身的那一刻,叶君如微微一颤,这是这一段时间一来,叶君如第一次看见张妍的正面,而震撼住叶君如的是张妍的眼睛,她的目光当中充满了冷漠和戏谑:“怎么看到我对陆海空出手你心疼了?看来他们说的果然没有错,你果然跟陆海空有一腿!”

    听到这话,叶君如盛怒的表情僵住了。

    不是那一种被抓住现行的尴尬,满脸都是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一句话是出自于张妍之口的:“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

    “别跟我说你跟陆海空一点关系也没有,一开始最早接触他的就是你,这几年来和他接触最频繁的也是你,我这边刚刚对他有点什么动作,你就来跟我急了,说你跟他没有关系谁信啊?

    不过我就想不通了,陆海空那边这时候都有一个大汉公主了,人家手中还握着赤霄剑,在傻的人也知道那人必定是正宫娘娘,你在怎么说也是一方势力的二号人物,你就这么甘心的去当小三?”

    张妍这时候面无表情,说话平铺直叙并没有多少语气的起伏,然而这一种没有什么语气起伏的话,在这时候确实最伤人的。

    “你怎么能够说出这一种话?”叶君如悲愤道。

    张妍看了一眼悲愤不已的叶君如,面无表情地说道:“不久之前,我收到一封并州那边来的通牒,上面指名道姓的就找我张妍。一直以来,我们这边的负责人都是你,这事情一出陆海空不找你直接找我了,他这很明显的认定这一切都是我干的,这么自信干脆直接,你说你们之间没有点什么我信吗?你说我还敢信任你吗?”

    叶君如闻言,沉默了,因为一直到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人家死抓着这点不放,并不是真的确定她通敌陆海空,或者说这个从来都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人家已经说得很明显了。

    “行,你不就是想要把我手中的权力全部手走吗?我配合,最多三天我就能够把手中的权力全部移交到……”

    “不用你移交,你直接退下来就可以,我的人自己会去接手。”叶君如的话没有说完,直接被张妍打断掉。

    事已至此,这时候的叶君如被伤多了也就淡然了。

    “那行,我走,我走可以吧?给我半天的时间,我收拾收拾,带上我妹妹我们立刻就走!”

    这时候的叶君如可以用心如死灰来形容,原本亲同姐妹的人说翻脸就翻脸,几年的努力在短短几个月间就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了,这个时候的她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好了,只想要尽快的离开这里了。

    撂下这一句话之后,叶君如转身就想走,但在她要离开道观的时候,她才发现人家做的远远比她预料当中的要更绝。

    在叶君如要离开的时候,道观的大门升起一道白色的光幕,直接把叶君如拦住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软禁我?”叶君如回过头来,表情从之前的心如死灰变成了彻底的愤怒。

    “抱歉,你掌握了我们太多太多的秘密,所以你不能够离开这里,最好永远留在这里!”张妍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地说道。

    “你确定我们之间,真的要走到这一步才行是吗?”叶君如脸色微变。

    “抱歉!”说话间,张妍冲着叶君如一挥手,数道符纸凭空出现,向着叶君如捆绑了过去。

    然而就在那符纸把叶君如捆个结实的时候,叶君如反倒是面无表情,而那边面无表情的张妍脸色微变。

    这时候,叶君如冷冷地说道:“你不会认为我傻到什么准备也没有就过来了吧?”

    “替身道具!没有想到你居然有这一种东西。”张妍目光微冷。

    “我也没有想到你会直接痛下杀手,看来这些年比变得比我想的还要多,算了,事已至此我们的关系也只能够一刀两段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碍着你,马上我就会离开,也不会去北封那边,不过走之前希望你能够听我一句劝,不想你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的话,最好停止你那愚蠢的行为?”叶君如面无表情的说道。

    说完,叶君如没有再多废话什么,被困住的那一个冒出一阵青烟,随后直接消失不见了。

    看着离开的叶君如,张妍目光一冷:“我愚蠢?愚蠢的是陆海空才对!区区一人,竟然妄想要碾压整个中原北方,我倒要看看他陆海空怎么应付眼前的局面。”

    说完,张妍转头对着门外喊道:“来人,立刻传我命令,叶君如判我道门,严密封锁前往并州的所有关口,一见叶君如给我就地格杀!”

    “是!”门外传来铿锵有力的回答。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