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18 顶级历史谋士沮授
    一个人的性格心态甚至是思想,都是会随着他的经历而转变的。

    在漫长的人生旅途当中,没有人会是一层不变的。

    只是有时候,有些人的变化太细微,在漫长的时间里一点一点潜移默化,那一种细微的程度,让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变化,甚至上有些人坚信自己从来就没有变过。

    而不管别人有没有变化,反正陆海空这家伙是一直在变的。

    从五年前那一个刚刚出现时候的逗比吃货,到杀伐果断霸气十足的现在。

    五年多的时间,陆海空的身份转变之快,性格转变之快,甚至连陆海空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身份的转变,势力的扩张,性格的变化,实力的强大的同时,陆海空自己思想的转变也一直在发生的变化。

    他在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过程当中,自己一点一点在适应自己所站的位置上给他带来的变化,这一种适应对于连陆海空而言是相当宝贵的,也是必须的。

    一个乞丐可以做一辈子的乞丐,但陆海空不可能做一辈子的山贼,当然,陆海空确实也没有当一辈子山贼,不管是在本质上,还是在心态上都是这样的。

    纵观这五年来,可以发现陆海空的变化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他需要当山贼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山贼,当他需要成为一个军阀头领的时候,陆海空就是一个军阀。

    而这时候,此时此地的他,在羽翼已经渐渐丰满的时候,陆海空这时候的心态又转变了,从一个军阀渐渐的在向着一个君主转变。

    很少有人能够像陆海空一样,在短短的五年多的时间里,心态的转变如此之快的同时还如此之稳健。

    这除了是因为陆海空这家伙本身有这一个天赋,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心脏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戏志才这个外挂的存在。

    如果真要说的话,戏志才这一个前期看起来貌似没有干什么事情的家伙,其实从一开始来到陆海空的身边,就开始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陆海空。

    他的影响不是那一种洗脑式的影响,而是一种引导和启迪的那一种影响,这家伙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他希望陆海空能够成长到自己顶天立地的程度。

    为了做到这一点,戏志才是熬干了不知道多少心血。

    他在和陆海空会面交谈的时候,看似随意的话,其实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既要做到启迪陆海空,同时又必须不把自己的主观带进去,影响到了陆海空的成长。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所幸的是戏志才成功了。

    不过一路走来,戏志才在回头看的时候,渐渐其实就有些分不清是自己启迪影响了陆海空,还是陆海空影响了他,双方最终成为了亦师亦友的存在。

    有着戏志才这一个亦师亦友的伙伴在身边扶持,陆海空当然是顺利得不行了,不管是在实力上,势力上,还是心态上陆海空都是健康稳健发展的。

    当陆海空做出那一种倾诉之后,戏志才更是惊喜的发现,陆海空的成长。

    不过尽管有自己潜移默化的原因在里面,当戏志才明显看到陆海空转变的时候,戏志才还是很高兴,但对于陆海空的问题戏志才没有给他答案。

    戏志才或许有答案,又或许没有答案,但不管有没有,他都不会给陆海空,这一个问题需要陆海空自己思考。

    至于完全交给陆海空自己来,会不会比较费时间,会不会走什么弯路子,在这一点上戏志才并不担心,倒不是他对陆海空有着绝对的信心,而是他对于陆海空现在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他们现在就像是一个财大气粗的老财主,完全不在意让陆海空自己去探究的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在戏志才看来领地的发展都不如陆海空自己的成长来得重要。

    反正他还在,出了什么问题他也能够给陆海空兜住!

    至于会不会因此慢了发展被人家追上来了?这一点上戏志才更是从来没有担心过!

    有陆海空强大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在,有陆海空的豪华的武将阵容在,有他们在,不管对手是谁,终究都是不可能骑到陆海空的头上去的!

    所以戏志才再一次走了老路子,启迪了他却没有给他明确的方向。

    那天陆海空和戏志才聊了很多,也聊了很久。

    回去之后,陆海空自己又做了一个漫长的思考,在那一天之后,陆海空就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

    陆海空并没有一上来就做什么惊人之举,他只是做了很小的改变。

    陆海空开始长时间坐镇在镇北楼当中了,这一个一直以来的甩手掌柜,开始加入了政务工作当中去。

    真正意义上的,把自己放在了州牧的这一个位置上,去处理一个州牧应该处理的位置。

    这对于陆海空而言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更加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

    之前,这家伙最喜欢的就是当甩手掌柜,说好听点的就是放权,把手中的权力发放下去,去交给自己信任的人来处理,这是一种胸怀,而说难听点,这其实就是不负责任。

    陆海空既然已经成为了一方大佬了,那他就必须肩负起相应的责任和压力,不管陆海空想要做到的是什么,首先做好他该做的事情这一个总是没错的。

    看着陆海空连续好几天朝五晚九的坐镇镇北楼,认真的处理着该是他处理的工作。

    说实话当时很多人都被惊掉了下巴,谁都没有想到整天游手好闲喜欢当甩手掌柜的陆海空居然就这么‘改邪归正’了。

    王均百忙之中跑来看了一眼沉迷政务无法自拔的陆海空之后,笑得合不拢嘴的离开了。

    不仅仅是王均,荀攸辛评辛毗陆海空麾下所有的文臣看到突然奋发图强的陆海空,都是欣慰不已,觉得陆海空这家伙越来越有一个君主的样子了。

    当然,由于陆海空这家伙之前的画风实在是和现在严重的不搭,所以这些文臣们也在担心着,陆海空这家伙会不会就三分钟的热度。

    所以为了让陆海空的热度多持续一段时间,他们自发的为陆海空减少一些工作量。

    结果没有想到陆海空还不高兴了,把他们叫过来说教了一顿,看到这一种情况,荀攸他们都知道这一次陆海空是要动真格的了,个个嬉笑眉开的。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家的主公,是一个甩手掌柜,整天闲着没事,就是打打副本打打战争长时间不着家的主不是?

    ………………

    长安城!

    并州那边,陆海空自己痛定思痛,下定决心往君主方向发展勤于政务的同时,在长安那边,一支队伍从渤海到来了。

    这一支队伍不大,但个个精锐无比,穿着上到都是经过一番乔装打扮。

    很明显的,这一支队伍是偷偷摸摸的过来的,担心被人给发现了,这一种秘密到来的队伍,目的的当然不会是什么可告人的目的了。

    这一支队伍在到来之后,立刻就有人接应他们,随后,这一支队伍居然直接就开进了长安城太师府当中了。

    太师府是什么地方?那是当朝太师董卓的府邸!

    这一个地方在长安的那些官吏看来,就跟龙潭虎穴一般,平时没有董卓的召见是没有人敢轻易拜访的,而这么一支外来的队伍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开了进去,这其中的意味就值得考量了。

    太师府,一处偏厅内,一个中年文人正在偏厅内坐着。

    这一个偏厅里,除了他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人在,四周净得稍微有一天可怕,如果在把这一个地方和龙潭虎穴在联想一下,那这里的那一种氛围就会显得格外的渗人。

    不过这一个中年人,身处这一种环境当中,倒是显得一脸淡然,坐姿笔直却不刻板,目光扫视着这一个偏厅,却没有半分闪烁,一身气度很是不凡。

    这一个中年文人不是别人,正是袁鸿身边的那一个,同时也是为袁鸿起草【讨董檄文】的那一个。

    能够舍得把这一个人给派出来,甚至敢把他往董卓这一边派,由此可见袁鸿的魄力,设身处地的想,如果是陆海空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把戏志才派出来执行这一种任务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陆海空他们家也到不了袁鸿现在的这一种地步。

    中年文人在这一处偏厅静待了十几分钟,十几分钟之后,一个青年文人走了进来。

    看到进来的这一个文人的时候,原本一脸淡然的中年文人目光忍不住一凝,而另一边那一个青年文人的眼中也流露出一丝异彩,上前一礼自我介绍。

    “李儒李文忧!”

    “沮授沮公与!”

    此时此刻,在董卓府上的这一个偏厅当中,两个原本历史上没有见过面的顶尖谋士会面了。

    他们这一面是不是历史性的时刻不得而知,但可以知道的是,或许他们的这一面对于陆海空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