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17 陆海空的转变
    转眼,时间来到187年的9月。

    离并州南部世家的叛乱结算也有四个月的时间,陆海空从【始皇墓】出来更是过了大半年的时间了。

    这一段时间里,不仅是陆海空那边有巨大的变化,这一段时间对于整个大汉帝国来讲是动乱风雨飘零的一段时间。

    从去年诸侯讨董那边的大戏落下之后,混乱就从长安开始,一路往地方上蔓延,大半年的时间里,战乱几乎是蔓延到了整个天下。

    天下间,群雄并起,诸侯争霸。

    如果把视野扩大到整个大汉帝国的版图上,就会发现整个大汉帝国没有一天是没有战争的,各路英豪打得是不亦乐乎。

    在这一场漫长的混战当中,不少英豪在战乱当中崛起,在乱世当中绽放出属于他们的光芒,当然,有的人把这一种光芒持续了下去,而更多的确是如同昙花一般,绽放之后又迅速陨落了。

    而这一场范围巨大,参与势力众多的混乱,越往南边越是激烈,反倒是中原的北方稍微显得安定了一点。

    之所以会有这一种情况,一方面是因为中原北方这边的势力格局一早就已经订好了,还有一方面也和陆海空这一头猛虎是分不开的。

    这个时候的中原北部当中,陆海空其实就像是一座大山,这一座大山不仅压在中原北部,同时压在中原北部的这些大佬的心头上。

    有这家伙在,就算是一早就想要弄死袁绍的袁鸿也不敢轻易动手。

    在这一种情况下,这一年来中原北方虽然有些小打小闹,但真正的大战基本没有打过,谁都在防着陆海空。

    而随着并州南部的那一场闹剧一般的叛乱结束之后,陆海空在泥潭当中抓住机会,迅速推动并州的经济发展,让并州的发展开始起飞,陆海空的这一座压在中原北部的大山是越来越重。

    中原大陆北方的那些大佬们是越来越喘不过气来,甚至就连董卓那边也隐约表现出了对于陆海空的忌惮。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陆海空现在的这一个状态已经不仅仅是秀于林这么简单了,他现在表现出来的那一种惊人的成长速度,已经快要把整片树林给占据了,在这一种情况下,被压抑了大半年没有什么动静的各大势力之间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谁都知道,不能够在这么下去了。

    在放任陆海空这一只猛虎这么在那边安稳的磨牙,等这家伙养精蓄锐结束了,呲出獠牙的时候那必定将以迅雷不及之势横扫天下。

    这种情况下,谁敢放任陆海空去发展,去默默积蓄实力。

    但这时候他们又不敢明着针对陆海空,所以只能够在暗中搞一些小动作,比如破坏陆海空那边的经济发展之类的,但他们的作法都收效甚微。

    在这一种情况下,一个中年人离开了渤海,带着一支简单的护卫队,向着长安而去了。

    ……………………

    并州,北封,镇北楼当中,陆海空和戏志才对坐着。

    这两个并州的头面人物,在私下的环境当中会面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点不正经。

    尽管这时候,这两个家伙的表情严肃,但看着两个个家伙,一人手中捧着一只萌宠,这氛围就怎么也严肃不起来。

    戏志才手中抱着的是滚滚,陆海空手中抱着的,是因为三公主闭关修行交给陆海空带的那一只被三公主取名为‘毛球’的雪白色小猴子。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滚滚和毛球这两个萌宠似乎天生不和,一见面两个萌货就要打架,尽管毛球远不如滚滚根本就打不过人家,但这家伙也不消停,看见了就是要打。

    为了避免这两个萌货干架,陆海空和戏志才只好分别抱着他们。

    这才会有眼前的这一幕,陆海空和戏志才表情严肃的在讨论着问题,这两支萌宠则分别在怀里对着对面的那一个萌物龇牙咧嘴的,这场面别提有多搞笑了。

    不过陆海空和戏志才两人倒是没有在意,这两人对于这一种情况已经习惯了,完全不理会自己怀里的萌货,自己进行着自己的讨论。

    虽然戏志才主管的情报部门,但这时候陆海空和戏志才这个时候在讨论的话题并不是附近的那些势力情报,而是他们自己这一个势力的本身问题。

    其实说是讨论也不对,只是陆海空在向戏志才倾诉他这一段时间对于如今并州一些问题的一种思考。

    众所周知,陆海空是山贼出身,而且这家伙虽然现在雄霸一方,但他真正崛起起来其实也没有多少时间,他来到这一个世界也就五年多的时间。

    五年的时间里,能够发展到这一种程度,有时候陆海空自己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毫无疑问的,他的崛起可以说是一出充满奇迹的神话。

    虽然他的开局并不是很好,但这家伙的发展却异常的顺利,尽管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遇到过几次危机,但全部都是顺利的度过,并且在危机当中抓住机会再次提升起来。

    而且从黄巾之乱开始,陆海空就完全领先天下人一步。

    在人家还在为自己的势力打拼的时候,陆海空已经是并州牧,在诸侯讨董结束之后,人家在向着扩张底盘争取更多的资源的时候,陆海空这家伙已经开始在发展自己的地盘了。

    一次世家的叛乱,不仅没有给陆海空带来什么麻烦,反倒是给了这家伙机会,让这家伙的发展上了高速。

    由于浓厚的商业氛围,和安稳的商业环境,如今的并州已经成了中原大陆北封的经济中心了,就算是袁鸿那些家伙在怎么暗中出手也阻止不了陆海空的发展。

    这一切都在向着好的地方发展,而陆海空本身却稍稍有些迷茫了。

    说实话,陆海空刚刚开始当山贼的时候,陆海空根本就没有什么想要争霸天下的想法,当时这家伙只是知道自己不想要被人干掉的话,就应该努力变强。

    得益于他当时的那一种尴尬境地,被生存的危机逼着,陆海空咬着牙一步一步的往前面发展。

    陆海空从山贼,到洗白成为强阴县县尉,再在到成为并州刺史,并州牧,一直到陆海空现在的如今的这一个境地。

    他这一步步走来,貌似都是被危机感逼着走到这里的。

    一直以来,为了求存为了强大,陆海空全部的精力基本都是放在军队的发展上了。

    在之前的这几年,陆海空手中的财富大半都砸在了军队当中,因为陆海空觉得只有强大的军队在手,他的安全才能够得到保障,才能够走得更远。

    这本身并不是什么问题,毕竟是乱世,但当陆海空站到了现在的这一个高度的时候,陆海空就发现这一种情况不行了。

    倒不是他现在觉得重点发展军队有什么不对了,而是陆海空觉得在自己手中握着足够的武力的时候,他这时候似乎应该把领地的制度建设或者说百姓的精神建设提上日程了。

    让陆海空有这一种想法的原因是那一次并州南部世家的叛乱触动了他,尽管这一场叛乱对于陆海空来讲基本没有多少损失,反倒让他抓住机会灭掉并州南部的世家,并且抓到并州的经济崛起的机会。

    从这一方面来看,陆海空是赚到不行。

    但陆海空看的却并不是这一个点,他看到的更多的是那些百姓对于这一场叛乱的反应。

    完全没有什么反抗,甚至显得有些麻木。

    陆海空一直觉得自己的声望在并州是如日中天的,事实上他的声望确实是如此,但这并不意味着百姓对他就有凝聚力。

    是,陆海空确实是大名鼎鼎,但在这些百姓的眼中,陆海空就如同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该崇拜崇拜,但他们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世家反叛了,他们也没有想说要为陆海空抛头颅洒热血,并州南部的百姓完全麻木。

    而并州北部,这一片陆海空建设得比较好的地方,除了北封强阴以及一些极少的地方之外,陆海空也没有看到明显的民愤。

    好像并州南部的叛乱对于他们来讲,是很遥远的事情,跟他们完全没有关系一样。

    这一种情况的出现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百姓的向心力问题,虽然陆海空麾下早期的百姓,还有军属以及那些在黄巾之乱被陆海空拯救的灾民,对于陆海空对于并州是有向心力的,但是还有不少的人没有这一种向心力。

    这一种情况,说明他们并没有把并州看成一个整体,不少人很多人同时也不认为陆海空和之前别的统治者有什么不同。

    这对于陆海空的触动很大,他开始在反思这一种情况出现的原因,并且他在思考着该如何去改变他,但想来想去,陆海空最终还是没有得出结论,所以他找到了戏志才,把自己的思考和戏志才分享了一下。

    听到陆海空把自己的思考娓娓道来,戏志才愣了愣,一双眼睛在陆海空的身上看了好久,最终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来。

    陆海空的这一种思考,意味着,陆海空开始从一个山贼,从一个军阀首领向着一个君主的方向在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