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11 落幕
    李义从来没有单纯到,可以不依靠武力拿下张合。

    说实话,李义自己本身对于揭露张合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多少信心。

    张合此人回到并州南部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半年里,李义和张合的相处绝对不在少数。

    对于张合此人,李义是相当清楚的,他很知道张合的能耐,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开张合身份的可能不是没有,但困难是肯定的。

    而且就算是揭露了他的身份,也难保张合不会有后手,所以他一早就做了准备,在这一种对自己极为不利的情况下,李义一言不合,直接让自己的人进来。

    李义自己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这时候动武,那必定是会引来相当不妙的误会,甚至会直接坐实他的野心,但没有办法,他必须,也只能动武。

    一方面是张合他必须拿下,拿不下张合那他们基本就是有死无生的局面,还有一方面是,李义的内心其实也是有着想要掌控并州南部的想法。

    在这一点上,除了是李义的个人的野心之外,更多的是李义很清楚的知道,眼下的并州南部危机重重,这时候必须有一个人强势的头面人物出来,出来扛起大旗,带着他们反抗陆海空,而对于李义来讲除了他之外再无第二个人选。

    所以他这时候强势出手时,顺利的话,他就是能一面拿下李义,一面自己扛起大旗,眼前的局面直接就破掉了。

    在李义的一声令下,士兵涌了进来。

    几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整个郡守府会议大厅当中,这一支精锐之极军队一面把守住大厅的门口,一面隐隐然对那些世家家主形成包围之势。

    看着这一支突然杀进来的士兵,望着他们那明晃晃的兵刃,在场的很多人都是脸色大变。

    世家间的博弈交锋,通常都是钩心斗角居多,很少有这么明刀明枪的来,李义这么凶残的直接出动武力,在某些人看来这家伙的这一种行为已经和陆海空近似了。

    在加上张合之前的话,这时候的李义基本是做事了野心家的身份了,不过这时候的李义已经完全不在意他们的目光了。

    “诸位,我知道你们对我有误解,但不重要,重要的是,张合确实是陆海空的人,大家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来人给我拿下张合!”

    士兵进来之后,李义环视一眼,对着在场所有人一礼之后大手一挥,顷刻间士兵就动了起来。

    听着那一阵士兵行动之间,身上的盔甲碰撞的声音,李义的一直沉着的脸终于有了几分喜色,一直憋屈的他总算是扬眉吐气的一回,看向张合的目光稍稍带上了一抹得意。

    而此时此地,那些世家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虽然是脸色大变,但也是半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义的士兵向着张合围了过去。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时候,出动武力的李义确实是站在了上风。

    然而,这时候的张合的脸上没有多少惊慌,更多的是一种失望。

    “唉,盟主大人,为什么一定要走到这一步呢?您的为人和才能我们都是知道的,只要等局势稍稍稳定,并州牧之位一定是您的,您何必这般着急呢。”

    对此,李义抱之以冷笑:“行了,死到临头了你就不用在这惺惺作态了!”

    “不,死到临头的不是他,是你!来人,与我将李义这贼子拿下!”

    就在这时,一阵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在场的人还没有来及看到底是谁发话的,那一群士兵直接行动起来转身就把还没有反应过来,李义直接拿了下来。

    当这一支精锐的士兵转身包围住李义,当冰冷的刀锋按在李义的脖间的时候,李义整个人稍稍有些懵了。

    就算的鼻尖闻到了金属的气息,就算是冰冷的刀锋的那种触感就在眼前,李义也始终有一种不真实感。

    因为这前后的转变太大了,上一秒他已经掌控了局势,但下一秒被人拿在手中的却城了他,这一种变化就算是坚韧如李义一时间也难以接受。

    更加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对于那个说话的那一个声音很熟。

    那一个人就是原河西郡的郡守,他的身份倒不是李义难以接受的点,他难以接受的是,这人之前就是站在他的背后,甚至是第一个站出来要支持他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就是因为有着他的支持,李义才敢在这时候站出来怼张合的,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支持自己的,居然是在关键时刻给自己插刀的。

    “为什么?为什么背叛我?”李义转头愣愣地看着在关键时刻反手一刀的西河郡郡守好久,憋了好久也只能发出这样的质问。

    “背叛?我从来就没有效忠过你,只是因为张先生吩咐,我才假意靠拢你,没有想到你真的有如此浪子野心。

    这本来也没有什么,但现在防御还没有彻底建起来,陆海空还没有彻底挡住,这时候的联盟绝对不允许有混乱,在此时此刻,你的野心会害死我们的所以我们必须拿下你!”西河郡郡守冷冷地说道。

    听到这话,看了看西河郡郡守,在看了看张合,这一刻,李义彻底明白了,自己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

    自己从一开始就被人算计着,甚至就连自己发现了太史令的身份,也是人家设计好的。

    可笑他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疯狂努力,可笑他还在想着为了生存奋力一搏,其实他所以的努力根本就是为了加速他还有他背后的世家,甚至是整个并州南部世家灭亡的脚步。

    张合看着被擒下的李义,脸上没有半点得意,有的更多的是一种惋惜:“盟主大人,没有您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了,这样的话,为了我们接下来怕是要委屈您一段时间了。”

    看着张合那略带惋惜的表情,听着张合的话,李义终于没有忍住开始扬天长笑。

    这笑声当中,充满了愤怒,不甘,无奈还有一丝癫狂。

    “好好好……好一个张合,好一个陆海空,果然厉害我李义输得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此时此刻,谁都能够听到李义话语当中的悲怆,但并没有多少人在意,在他们的眼中这时候的李义的话语更多的像是一条败犬的悲吠。

    不过这一声悲吠之后,李义的抬起头来,目光从张合的身上移开转到了那些世家家主的面前。

    这时候,原本都是如同看着一头败犬一般的看着李义的人都是一颤,因为这时候的李义的目光给他们太大的震撼,目光当中充满讥讽、癫狂甚至是绝望。

    “看着我,记住了现在的我,就是以后的你们,不你们绝对会比我以后还要惨!”

    情绪越是强烈的眼睛越容易给人震撼,望着这一双眼睛,听着他的话语,甚至有些人这时候在想,是不是李义真的是被陷害和冤枉着。

    在这一种情绪和氛围起来的时候,西河郡郡守冷笑道:“行了行了,盟主大人,事已至此多说合益?您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就行了!反正我们也不会杀你,以后我们是什么样子,你还是看得到的,来人把盟主大人请下去!”

    说话间,那一支士兵直接把李义带下去。

    看着如同败家之犬一样被拿下的李义,在场的人心中的那一种情绪更加浓郁了一点,甚至开始在反思些什么。

    不过就在这时候,西河郡郡守的一句话把现在的这一种氛围冲散了。

    “李义的狼子野心和他的下场,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一种破坏我们大局的人被拿下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李义被拿下了,眼下又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了,现在谁能够来接替他的位置?”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一愣,紧接着他们的目光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