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08 张合
    并州附近各州郡的援助一批一批的到位了,青衫青年布置的那几个防御工程也开始了热火朝天的修建,而陆海空麾下的军队也被死死的遏制住。

    眼前这一切,看着都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而且极为顺利。

    一开始对于眼前的这一切,作为并州南部世家盟主的李义当然是极为兴奋的。

    看着不可一世的陆海空终于被他们挡在了并州北部,看着那一面面阻挡着陆海空的防御工事正在缓缓升起,一直以来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要掉不下来了,这一种激动的心情那当真是无以言表的。

    不过,他的这一种激动的心情并没有能够持续多久。

    当一开始的那一种兴奋劲过去之后,上脑的热血慢慢的回流,而李义也渐渐的开始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的李义这时候在重新回过头来看眼前的这一切,这时候,李义的心中突然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一种感觉从何而来李义说不出来,他甚至也看不出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就是感觉有些不真实,好像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一样。

    要知道,从陆海空强势崛起,成为了并州牧之后,陆海空就一直压在他们世家的头上。

    陆海空的实力,陆海空的强势,甚至是对于陆海空隐约的恐惧已经深入了并州世家的骨髓,就连李义这一个反陆海空联盟的盟主,对于陆海空也是隐约有着一份敬畏在心中的。

    而且为了反抗陆海空,李义把陆海空这些年来的经历全部找了出来,一遍一遍的看着,一点一点的揣摩着陆海空,对于陆海空的性格李义有着超乎一般人的了解。

    之前李义处于兴奋,以及那一种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紧迫感当中,不可避免的有些失了冷静,满脑子就想要乘势而起,甚至在那时候李义自己主动摒弃了冷静。

    因为以当时他们面临的环境,如果一切都按着冷静的方式来思考的话,他确实能够看到更加清晰的本质问题,但同时他能够看到的更多的也只有绝望,而反抗命运最不需要的就是绝望,他们就是从绝望中挣扎出来的,在那一种情况下李义需要的是冲动!

    所以在打算干事的时候,李义摒弃了冷静,咬着牙直接干了,结果没有想到过程却意外的顺利。

    然而等他似乎成功了,冷静下来的重新审视这一件事的时候,李义惊讶的发现目前陆海空所做出来的反应和他了解当中的陆海空貌似完全不一样!

    尽管陆海空的所作所为都有十分合理的解释,就像他们行动成功的每一步一样,都是那么幸运和巧合,好像老天在特意关照这他们一样。

    但这依旧没有让李义心中的不真实感消减多少,反而越加强烈了一点。

    在这一种情况下,一种相当惊悚的可能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会不会陆海空给他们留了一手,准备在什么时候爆发拿下他们?

    这一种想法一出来,就在李义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以李义对于陆海空的了解,这一点倒是相当有可能的,如果不是有这一个解释的话,就算是草原那边有叛乱,陆海空对待他们也绝对不会那么不温不火的。

    所以李义立刻就行动了起来,一方面找来青衫青年人让他协助调查,一定要查清陆海空到底还留有什么样的后手。

    另一方面,他自己也行动了起来,开始在他们掌握的军队当中又一次进行了排查。

    在李义看来,陆海空如果是留有什么后手的话,那也一定是在军队当中,所以他要查陆海空的后手当然就要从那里开始。

    然而一晃眼几天的时间过去,李义那边依旧还是一无所获,陆海空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手。

    面对眼前的这一个结果,李义原本是应该高兴才对,但这时候的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心中的那一种不安,和那一种不真实感还在那边酝酿着,不仅没有消散,反倒是越来越重,他坚定的认为绝对是有问题有后手的。

    军队方面没有查出什么来,李义的目光开始放在自己身边人的身上了。

    或许是因为他对于陆海空的了解,当然也可以说是对于陆海空的恐惧,这时候的李义看上去貌似已经有些神经质了,他现在看向谁的目光都是充满怀疑的。

    然而这时候的他看上去神经质确是整个并州南部的那些世家当中,最为清醒的一个。

    带着这一种清醒的目光,李义再次行动起来,悄悄的让自己的心腹排查自己身边的人,他首先怀疑的就是那一个青衫青年。

    这一个青衫青年叫做张合,是原并州刺史张懿的嫡孙,这一个身份原本在李义看来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毕竟张合他之前就见过,他也认识,确实是张合没有错,而他爷爷也确实是陆海空弄死的,可以说张合和陆海空之间算是有不共戴天之仇。

    正是有着这一层身份在,张合才能迅速融入他们并州南部的世家,取得他们的信任。

    但眼前的这时候,李义带着警惕的神经质的目光看向所有人的时候,一眼就锁定住了张合,这一个原本怎么看怎么好,一路带着他们走到这里的家伙,这时候却满身的疑点。

    不过是出现的时间,对于世家和对于陆海空的了解上,这一个张合都似乎有那么一点问题。

    所以李义把怀疑的目光锁定住了他,同时开始暗中派人调查张合。

    而对于张合的调查,李义很快就有了结果,而且不是什么好结果,不好倒不是张合的身份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张合身边的那一个人。

    据李义的人了解到,那一个人似乎是陆海空麾下的一名异人部下,名叫太史令!

    一查出这一个消息,李义整个人都炸了,从头皮一直麻到了了脚后跟。

    如果张合真的是陆海空的人的话,那就证明他之前的那一种猜想是完全错误的,什么陆海空留着什么后手,那家伙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手。

    真正的真相比后手更加让人惊悚,他们这一次的事件根本就是在按照陆海空的计划进行着。

    “好,好一个张合,好一个陆海空!我说并州南部的世家集体叛乱,自己麾下两支主力的军队被围剿,陆海空那贼子怎么可能一点大动静都没有,原来这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这时候的李义可以说是心如死灰,突如其来的发现对于他来讲打击太大了。

    几乎是瞬间就从天堂跌落地狱,这一种如同过山车一样的经历,心脏不好一点的直接猝死也是很正常的。

    李义虽然没有猝死,但整个人一下子就颓了下来,好像瞬间老了十几岁一样。

    这一种情况倒也正常,这一种体验这一种发现实在是有些打击人。

    不过李义到没有彻底被彻底打倒,虽然这一种打击对于他来讲确实是不小,但他还是能够撑住,他也必须撑住。

    李义不管怎么说也是并州南部世家的盟主,虽然站在陆海空角度来讲,他李义是一个反派人物,甚至可能仅仅只是一个跳梁小丑,但李义此人能够扛起反抗陆海空的大旗,也的确是不凡。

    至少在智慧上是上线的,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心性是坚韧的,这一种打击还不能够完全把他打倒。

    十几分钟之后,李义拍了拍自己的脸,把自己脸上的颓废打掉,重新振作了起来:“事情到了现在这一个地步,我也已经早没有了退路,想要活下去把世家传承下去,也只能够放手一搏了。”

    “而且情况或许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张合是半年前开始和我们联系,也就是说他们的计划可能就开始了半年,这半年陆海空要参加讨董,而且在草原还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建了一个【铁血城】,他们在这边应该没有用太多的精力。”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的‘蝗灾’!就算陆海空有准备对付我们,这样的天灾他是弄不出来的,所以这一次的‘蝗灾’的出现也绝对会在一定程度上打乱陆海空的计划的。”

    “最最重要的是,张合绝对想不到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这样一来的话我绝对是还有机会的,只要能够把握好绝对可以拿下张合,甚至是将计就计真正的把陆海空挡在并州北部!”

    李义冷静的分析着眼前的情况,这家伙确实是不错的人才,尽管眼前的已经是一片黑暗了,他却依然在黑暗当中看到了光明。

    这样坚韧不拔的心性,这样的智慧,确实是相当的不凡。

    果然,世家当中的人不仅仅有那些酒囊饭袋,像李义这样的一种人才也是存在的,只是陆海空从来没有想要收揽这样的人才,反而把他们逼向了对立面。

    当然,这样的人才陆海空普遍也是留不住的,也是不稀罕的,因为他们的心中只有世家,这种人才要了也没有多少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