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302 黄叙
    北封,【神秘之门】所在的校场当中的一片空地上。

    一阵光芒微微亮了起来,看着这一阵突然出现的光芒护卫这里的士兵一愣,随即迅速摆出防御的姿态,并且派人通知了他们的首领。

    而在他们把防御的姿态刚刚摆起了的时候,那一阵光芒来到最鼎盛的地步,紧接着,陆海空一行的身影出现在原地。

    “某将史进,参见主公,恭迎主公回城!”

    陆海空出现的同时,驻守校场这边的武将已经到来了,看清楚来人的身份之后,那人直接对着陆海空单膝下跪,语气满是激动。

    对于眼前的这一个武将陆海空还是很有印象的,他是这几年火字营出身武将的佼佼者,陆海空对他培养不少期望也很高。

    说起来这家伙陆海空也有短时间没有看见,不过这时候陆海空有些赶时间,所以也没有跟着家伙闲聊,伸手赞赏地拍了拍这小子的肩膀:“辛苦了,我这边有点事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了!”

    说完,陆海空和潘凤点了点头,示意他留下来协助工作,然后就带着黄忠和典韦往药园去了。

    至于三公主,这丫头很意外的蛮喜欢陆海空抽中的那一只雪白的小猴子的,一直抱着就不松手,出来之后抱着那小猴子对着陆海空招了招手,随后就抱着它回城主府去了,完全把陆海空晾到一边去了。

    陆海空带着黄忠典韦,一路火急火燎的来到了药园。

    这一行三人中,除了典韦这家伙纯粹就是跟着打酱油之外,剩下的两个的心情都有些紧张和激动。

    陆海空是好不容易要解决戏志才的问题,而黄忠那边,他则是因为就要看到自己的儿子了。

    特别是黄忠,他几乎是到北封这边就被陆海空拉了壮丁的,临走前华佗对他说了,他儿子的兵十来天左右就能够治愈大半,当然接下来需要用漫长的时间来调理。

    尽管对于华佗十分信任,黄忠这时候也稍稍有些紧张,毕竟为了自己儿子的身体,他忙活了几十年的时间,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心情忐忑一点复杂一点也是很正常的。

    半个小时左右,陆海空带着黄忠就来到了药园这边了。

    药园这边一部分是神农部的总部,一部分是华佗的落脚点,因为华佗的存在,这里依然成为北封的最高级的干部医院了,所以药园这边的守卫措施的等级是相当高的。

    看守这边的大门的士兵大部分都是【轻甲卫士】,而且是由【火字营】成员领头的。

    尽管【火字营】成员都是认识陆海空的,但就连陆海空自己进入【药园】也是要进过简单的排查的,陆海空需要出示自己的身份令牌才行。

    毕竟这一个世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世界,这一个世界当中,有各种各样的诡异的道具,陆海空自己身边就有一个能够易容变身的月影,所以这一种机密重要的地方守卫森严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陆海空带着黄忠典韦认真的配合这边的例行检查之后,才进入药园当中,进入药园之后,直接轻车熟路的向着华佗那边走了过去。

    药园这边,自从华佗到来之后,才算是真正名副其实,之前陆海空没有到来之前,药园一直是在神农部的掌握当中,这一块药园对于他们来讲,就是用来研究各种农作物的,虽然药也有种植,但基本还是以农作物为主。

    毕竟神农部是以【土豆】【番薯】的研究起家的,在研究【土豆】【番薯】翻身之前,神农部一直都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因为有过那一种苦日子,他们很清楚自己的根本在那里,也造就了药园之前被弄成农田的尴尬,这一点就算是华佗到来之后,他们这边大半依旧还是这一种模样。

    不过华佗这边就完全不一样了,华佗这边陆海空划给他的药园,他全部用来种植药物。

    而且根据药物的习性被他划分成为几个区域,每一次陆海空走进他这边的时候,都能欣赏不一样的药园美景,闻到那一种清甜的药香,同时也能够看到不少正在忙碌着的医师学徒。

    闻着这种让人心旷神怡的药箱,陆海空正向着华佗那边走去,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黄忠的脚步顿住了。

    陆海空回头一看,却见黄忠正一脸惊喜的看着药园当中,一群正在忙碌着的医师学徒,确切的说应该是那一群医师学徒边上打下手的那一个脸色稍稍有些苍白的少年。

    看到那一个少年的时候,陆海空眼睛一亮。

    这少年看上去大概十五六岁,常年抱病在身的原因,身材有些单薄,脸色也有些苍白,不过长相倒是和黄忠很像,有几分阳刚的俊美。

    而陆海空更加在意的是他的眼睛,那一双眼睛相当的灵动,同时因为常年被病痛折磨的缘故,那一双灵动的双眸当中还蕴含着和这一个年龄不符的成熟。

    而他一身的气质也让陆海空很喜欢,和戏志才很有几分类似,更让陆海空在意的是,陆海空几乎瞬间就看出他的属性,这孩子武力上天赋并不算高但意外的在政治和谋略上有不俗的天赋。

    “汉生,这位就是令郎吧?”陆海空笑眯眯的问道。

    “回主公,正是犬子!”黄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工作中走神了,涩然应道。

    “很不错的少年。”陆海空说着拍了怕黄忠的肩膀,然后带着典韦离开了。

    黄忠一愣,尽管跟着陆海空十几天,但依旧还是有些搞不清楚陆海空的脑回路,陆海空这时候突然转身就走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是该跟上去了还是……

    “汉升,给你放半个月的假,半个月之后自己到火字营报道!”

    听着陆海空再次响起的声音,黄忠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来:“多谢主公!”

    和黄忠分开之后,陆海空大步流星的来到华佗这边,确切的说应该是戏志才这边。

    好几年了,从戏志才来到陆海空这边开始已经好几年了,戏志才的身体问题一直都是困扰着陆海空的最大问题。

    几年的时间,陆海空终于找到解决的办法了,这时候捧着【失败的不死药】的陆海空稍稍有些激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戏志才痊愈的样子。

    不过当陆海空大步流星的来到华佗这边,准备见戏志才的时候却扑了一个空。

    陆海空来的时候有些急,并没有问一下边上的人戏志才在不在这边,而药园的工作人员看到陆海空火急火燎的也不敢提醒,所以陆海空一直到华佗这边才知道,戏志才并不在药园这里,而是去了镇北楼。

    陆海空得到消息之后勃然大怒:“胡闹,他不好好养病,这时候去镇北楼干什么?”

    “这个小老儿不知,好像是和近日出现的蝗灾一事有关。”

    华佗这家伙可以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为【青囊书】,对于最近发生的蝗灾华佗也只知道有这一件事,但具体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

    陆海空原本的怒火在听到‘蝗灾’两个字的时候顿时被泼了一头冷水,一脸讪讪的表情。

    显然这家伙还是记得自己之前闯的祸的,陆海空原本以为一郡之地的灾害小心的控制一下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现在来看情况貌似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了。

    如果不是事态超出了控制的话,戏志才可不是王均,如果不是事态严重的话,戏志才是不会在这一种情况下去镇北楼的,毕竟这家伙平常就是一直努力淡化自己的存在。

    既然是陆海空自己闯的货,他也就不好意思在发什么火了,和华佗闲聊几句就离开了,直接向着镇北楼去了。

    于此同时,镇北楼中,会议当中的戏志才喷出一口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