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78 悲催的少年
    黄忠觉得自己很倒霉.

    两个月前从洛阳那边回来,准备把自己的妻儿带到北封去,然而刚刚到家就发现自己儿子的病情加重了,这让黄忠原本能够治愈儿子的喜悦顿时被一盆冷水浇灭了。

    其后黄忠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又是找医生又是找药的,好不容易把自己儿子救回来,达到可以赶路的那一种程度,这才启程上路准备前往北封。

    为了照顾自己儿子的身体状况,黄忠还特意找了一艘商船,准备走水路顺畅一。

    然而让黄忠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才刚刚上路呢,那边就被十几艘大大小小的破船围上了,很明显他们这是遇到了海贼或者应该说是江匪了。

    你说人家黄忠为了救儿子他容易吗?从他儿子出生到现在,这近十年的时间里他都在为自己的儿子忙活着,你说好不容易来了兆头了,这一群江匪居然还跑过来拦路,这让黄忠觉得很不高兴,很委屈!

    而黄忠这边委屈的同时,另一边那一群江匪的首领他也委屈啊!

    这一群江匪的首领很跌破人眼镜的是一个少年,这少年正值中二青春期,满脑的都是那一种仗剑天涯的游侠想法,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凑出了一支十几艘的破破烂烂的舰队来,这才第几次出手?那兴奋劲都还没有过呢,直接踢到了一个铁板了。

    他这边才刚刚把那商船围上呢,都还没有开口打劫呢,商船上直接跳下一个人扑到他们的船上来。

    本来嘛,遇到反抗这一种事情他们也是有准备的,对方就只有一个人,原本那一个少年也不是很在意反倒还是很兴奋的,他打劫了几次总算是遇到敢反抗的了,打算上去把那家伙拿下好立立威。

    结果少年没有想到的是,扑下的那一个家伙是一个猛地一塌糊的猛人,他这才冲上去,架势都没有拉开呢,就让人家空手给拿下了,而且对方要不是看他是少年,估计就不仅仅只是拿下那么简单了。

    本来少年以为到这里就算结束了,既然被拿住了,这中年看着架势是不打算杀自己,估计最多也就抓去送官府了,对于少年来讲只要脱离了这一种中年人,自己就等于是解脱了,蛟龙入海的那一种解脱,所以他就等着中年人发落他呢。

    结果中年人这边还没有要做些什么的想法呢,突然事件意外又发生了。

    在江面上,突然间又杀出了十几艘船来。

    只是和少年这破破烂烂的船相比,人家的那十几艘船很明显就华丽的多正规得多了。

    黄忠作为荆州人,对于荆州水军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一看就知道那十几艘船都是正规的水军的战船。

    尽管有些不解,荆州水军什么时候有着办事效率了,不过人家这时候能来对于他来讲就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到时候直接把人往水军那一交,他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可以继续赶路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黄忠想的那么简单,就在黄忠以为那一群水军是为了自己手中的少年而来的时候。

    那十几艘水军的战船,在少年无比心疼的眼神当中,轻松撞烂了少年麾下的十几艘破烂船,无视那些落水的江匪而后将黄忠所在的这一个商船团团围住。

    看到这一种情况,黄忠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这十几艘船将黄忠团团围住之后,直接和黄忠所在的这一艘商船面对面的那一艘船当中走出了一个人。

    那一个人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左右,虽然是一身的军装,但身上却没有多少军人的气质,更多反倒是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癫狂。

    看到这人的时候,黄忠的脸上露出出一丝恍然。

    这人他认识,或者应该说是他见过,之前找过他想要招揽黄忠,结果当然是以失败告终了。

    黄忠可是顶级历史武将,眼前的这一个人不过是一个第三梯队的势力都算不上的异人领主,这一种等级的存在想要招揽黄忠差的不是一半。

    只是黄忠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这人的身上还没有这一种歇斯底里的癫狂,这时候之所以会有这东西,完全是被逼的。

    诸侯讨董之后,像他这一种小势力想要生存越来越难,他的领地如今已经被人盯上了,对方的实力比他强很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是覆灭在即了。

    在这一种情况下,他又了解到黄忠带着妻儿离开的消息。

    在领地安危受到威胁,还有被他视为盘中餐的黄忠要飞了的情况下,这人就有些癫狂了,准备铤而走险来一把。

    看着黄忠,这一个异人的嘴角露出一抹略带些许癫狂的笑意来:“黄将军,我有一个忙想要请你帮一下!”

    黄忠看着眼前的这一个青年,双手一抱拳:“黄某有要事在身……”

    黄忠话还没有说完,直接被人家打断了。

    “黄将军,你先别忙着拒绝,在你拒绝之前我要先跟你交代一下,我这有十几艘船围着你的商船,他们随时准备开动撞向你们的商船,你这时候拒绝的话,他们是会撞在你的船上的。”

    异人领主的脸上挂着一抹癫狂的笑意:“黄将军武道通神,就算是这一艘商船被撞毁了,您估计也能无恙,就是不知道令公子能不能经得起这么折腾了。”

    异人领主这话一出,黄忠的脸色大变:“你敢!”

    “平时的话,我确实是不敢,不过现在的话,对于我来讲已经没有什么敢不敢的了,黄将军做决定把,是帮我一个忙,还是让令公子就在这里夭折呢?”异人领主的脸上满是那一种穷途某路的癫狂,他现在几年的努力就要付之一炬了,你说有什么事他不敢的?

    “黄将军,我只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帮不帮我这一个忙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异人领主说着,嘴角挂着得意又癫狂的微笑转身离开了。

    而就在异人领主转身离开的时候,被黄忠抓住的那一个少年人对黄忠耳语了几句,黄忠顿时眼中精光一闪,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一个少年之后,腰间的弓箭拿了下来,瞄准那一个异人领主。

    黄忠的箭一瞄准那一个异人领主,那一个异人领主浑身一颤,立刻察觉到了,毕竟那一种无处可逃的危机感可是很吓人的。

    不过在这时候他的脸上却没有半惧色,反而重新转过头来,大步走到船首双手张开。

    “来,黄将军,往我的胸口这里射!我知道你的箭法好,几乎是不可能射偏的,我也知道你这一箭出来我是必死的,但你要想清楚,你这一箭出了你儿子可是要为我陪葬……”

    “噗!”

    异人领主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胸口直接出了一个大洞。

    而在黄忠射杀异人领主的同时,抬手又是一箭,直接把他战船上的一杆旗帜射断了。

    而在黄忠射杀异人领主和射断旗帜的同时,另一边那一个少年已经杀到商船上,提着一把刀杀气腾腾的逼着船员把帆放下来,把船开起来了。

    而在这时候,那边的十几艘战船正在那里打转着,这时候根本就没有发动进攻。

    是因为他们指挥十几艘战船的旗帜被射断了,他们就算是要进攻命令也发布出去,所以这时候十几艘战船都在等着异人领主的命令,趁着这段时间少年威胁的商船开动起来,直接穿过了那十几艘战船的包围扬长而去了。

    这看起来很荒唐的一幕真实的发生了,连黄忠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们就这么轻松的解除困境了?

    实际上能不能真的撞翻商船那异人领主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异人领主从一开始就是在赌,在赌黄忠为了儿子会乖乖的就范。

    只要黄忠就范了,利用黄忠他就有可能有翻盘的机会。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黄忠的身边有一个对水战了解的少年,同时他也不知道就算是他真的撞过来,黄忠也是有信心保住他儿子的,于是乎这一个异人领主就悲剧了。

    不过倒是因为他的出现,黄忠的队伍当中多了一个少年。

    只是黄忠因为这此被围的关系,身份已经暴露了,接下来有心的人估计都能够知道黄忠的行踪,还有黄忠准备去的地方,他这一条北上之路并不轻松。

    ………………

    在黄忠北上的同时,在北封,在城主府当中。

    那一把被放了好几天的,始终没有真正转化成为【诸侯道具】的神秘古琴终于有了反应。

    一股神秘的气息从陆海空的城主府缓缓蔓延开来,这一股气息一出来,正拉着三公主的小手难得出来微服逛街一趟的陆海空脸色一变,和三公主对视一眼两人直接往城主府那边敢。

    于此同时,镇北楼当中的戏志才他们几个在感受到那一股气息的时候纷纷皱起了眉头,似乎感觉到什么不好的东西。

    “居然是这东西,看来我的运气不错啊!”

    北封城外,一个道人抬起头来看着北封城的上空,双眼满是毫不掩饰的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