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76 冀州
    冀州,邺城.

    袁绍自从【诸侯讨董】回来,那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

    【诸侯讨董】结束之后,袁鸿对于他这一个想要来窃取他建设果实眼中钉肉中刺那是半不含糊。

    能出手尽量出手,几乎是往死里弄他。

    原本还在巨鹿待着,但很快袁绍发现,巨鹿里渤海太近了,在那里一切都在袁鸿的掌控当中,在形势所逼之下,袁绍不得已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从原本的巨鹿退到了邺城这边来。

    不过他就算是退到了邺城,已经快要出了冀州了,袁鸿都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袁鸿很清楚,自己和陆海空相比,原本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这时候如果不能够趁着陆海空伸不出手来的时候,尽快把袁绍弄死,自己掌握住冀州的话,那往后陆海空缓过劲来要对他出手的话,那他基本就没得玩了。

    而且,在他看来袁绍要是不出了冀州,不死掉,他和袁绍的争斗就不算是结束。

    不过袁绍退得有远,他这时候想要出手,一般的方式就很难奏效了,毕竟他并不是全部掌控了冀州,不过这个倒也难不住袁鸿。

    袁鸿采取的方式也很简单,那就是亮肌肉,把自己的实力展现出来,然后把一些中立派拉到他身边来,逐步瓦解袁绍身边的力量。

    等到这一股力量瓦解得差不多了,他就能够一击直接拿下袁绍。

    这样的方式相比直接诉诸武力来讲要迂回复杂很多,但没有办法,直接诉诸武力的话其实并没有比他现在更加简单,反而可能让原本就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要知道这时候的袁绍背后可是有着大量的反对他的世家和异人领主的,一旦他动手那不知道会触动多少敏感的神经,到时候整个冀州一片大乱袁鸿光是收拾残局都要费很大的功夫,更别提什么建设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袁鸿不打算直接诉诸武力,而且他这时候也不需要诉诸武力了,因为他已经找到了一个线头,一个轻轻一拉就能够让袁绍背后的那一个联盟支离破碎的线条。

    这两个月来,袁鸿其实一直在了解着袁绍那边的情况,他发现,在面临他的强压的情况下,袁绍和韩馥两人虽然是相依为命,但彼此之间并没有算是十分融洽。

    韩馥一方面在利用袁绍的身份来抵抗着袁鸿,一方面又防备着袁绍,一直防着袁绍一手不让他来碰自己手中的军队。

    也正是因为袁绍的手中没有一支军队,他在面对袁鸿的时候才会显得那么被动,两人之间的那一个矛盾在袁鸿看来是可以利用的。

    作为一个异人,对于各种离间计的用法那是耳熟能详,再加上他背后一个顶级文臣帮他操盘,在袁绍和韩馥双方原本就有矛盾的情况下,想要把他们之间的矛盾挑起来,让他们相互怀疑相互攻击那是简单得不能在简单了。

    在袁鸿的操作之下,仅仅几天的功夫,韩馥和袁绍之间的关系就直线下降,彼此之间猜疑不断,这时候只需要在加一把火,两人就很有可能直接自己掐起来。

    尽管两人也都知道这是人家的离间计,但离间计这一种攻心的计谋有时候你就算是知道人家离间的,但心中有一颗刺的情况下,想要和解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就算是表明和解了,心中的刺也是剃不掉的、

    照这一种情况下去,袁绍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局面估计会更加艰难,甚至很有可能直接就被袁鸿直接扫出冀州。

    在这一种情况下,有人出手了。

    冀州,邺城,韩馥临时别府,书房中。

    韩馥正看着眼前的书信发呆着,他手中的这一封书信是袁鸿写的,手底下的人刚刚送过来的。

    袁鸿这些天来虽然手段不断,但书信还是第一次给他送过来。

    原本得到袁鸿的这一封书信,韩馥是准备给袁绍送过去的,但是想一想自己现在和袁绍之间的关系,韩馥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一个想法。

    韩馥很清楚,袁鸿这时候给他送来书信很有可能是用来招降的,而这个正是韩馥所纠结的。

    原本他以为拉着袁绍可以干翻袁鸿的,但现在看来貌似不是这一回事,眼下的袁绍很有一些岌岌可危的样子,韩馥也在想要不要给自己找一条后路。

    犹豫了半天,韩馥终于还是把手中的书信打开了,里面的内容真的是如他所料,袁鸿真的是招降来了的,说是他只要拿下袁绍和冀州几大世家家主的人头,那么袁鸿就对往事既往不咎,并且许偌他各种好处。

    看到这一封信的内容,韩馥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在他看来袁鸿这根本就是强人所难,他如果仅仅只是要袁绍的人头的话,他还可以考虑考虑,但他居然还要冀州几大世家家主的人头,这就让他很恼火了。

    这简直就是直接要他去死的,要知道在冀州世家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

    他要动了世家那自己的小命基本就保不住了,而且袁鸿也不会保他的,他会在事情败露之后,直接把韩馥推出去当替罪羔羊。

    所以韩馥看到这一封书信的内容之后脸色大变,直接手持书信带着人去找袁绍了。

    既然这时候他不想要和袁鸿谈什么,那么理所当然的,他这时候就应该直接找到袁绍,把他手中的这一封信交给他,或者是直接毁掉,不管怎样都不能留在手中。

    然而韩馥想不到的是,他是走不到袁绍那边去了,他这才带着人除了自己的府邸,马车还没有走几步远呢,护卫韩馥的人就感觉马车里的情况有些不对,好像有血腥味传来,护卫掀开车帘一看发现韩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划开了脖间死了,这可把那些护卫吓坏了,直接想也没有想就跑了。

    开玩笑,这时候韩馥在他们面前神不知鬼不觉的死了,连半线索都没有,这一件事情肯定会算在他们头上,机灵一的直接就跑了。

    他们可以跑,但韩馥的尸体可跑不了,不用多久就被人发现,韩馥的死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冀州这边一阵动荡。

    反应最快的还是袁绍,在麾下谋士的建议下,立刻派人掌控了韩馥麾下的军队。

    在这一上袁绍倒是进行得相当的顺利,轻松就掌握了韩馥麾下的军队。

    不过他掌控军队的动作有些利落,让冀州的世家以为是袁绍出的手,所以对于韩馥手中的书信就没有太在意。

    但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袁绍也遇刺了,而且差就死了,如果不是高干及时赶到的话,那绝对是有死无生的。

    这情况就让那些世家有些懵了,说袁绍要做戏吧,貌似有些过了一开始不做到现在才做,有假啊。

    而在他们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冀州几个在袁鸿袁之间的争斗隐约中立或许是偏向于袁绍的纷纷遇刺了,甚至有几家直接被弄死了。

    而在世家和袁绍事后调查,种种迹象表明,这一次的事情就是袁鸿搞的鬼。

    这下子,冀州的情况变得有意思了起来,世家高度集中在袁绍的身边,袁鸿原本的碾压局的优势开始在慢慢消失了。

    冀州,渤海!

    “好,好一个袁绍,厉害啊,居然给我玩这一手,早知道直接动手得了!”这时候的袁鸿脸色极为难看,原本好好的大优势,转眼之间直接变成了这一个模样他当然是受不住的。

    边上的中年人这时候却皱着眉头:“主公,这事应该不是袁绍做的,袁绍的实力我们清楚,他手中就那人,而且还全部都是武将,他是玩不出这一种花样来。”

    听到这话,原本盛怒中的袁鸿一愣,随即像是想到些什么,目光变得深沉起来,和中年人对视一眼两人心中都有了答案了。

    “是他!”中年人了头。

    “对,应该是他,这时候只有他才有这一个动机和能力做这一件事情。”

    袁鸿脸色一变,一口铁牙都快咬断,他不是傻子,这一件事情只要简单的稍微一分析,就能够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那一位不会看着我们成长起来的,这一个偌大的中原他只允许有一个强权存在!”中年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袁鸿沉默了好久,这才抬起头来,目光冰冷的直视北方。

    “他不允许我就不起来了?开玩笑,不过就是先走了我半步就想要压我一辈子?可能吗?”

    说话间,袁鸿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那一种充满战意的激扬。

    没有人会心甘情愿认输,特别是一步一步爬到顶峰的人更加不会愿意去失败。

    他袁鸿一步一步从袁家最不受待见的子弟中爬出来,在张角的黄巾势力选艰难求存,在袁家的窥视当中保护自己的家业,好不容易看到一飞冲天的机会就是让你陆海空压死,对你陆海空俯首认输的?

    “别做梦了,我一路爬到这里可不是爬上来给你当孙子的,来吧,不管你有什么手段,我都会成长起来的,我一定会把你从现在的位置上打落下来,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