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57 被中断的改命
    十几分钟前,洛阳、皇宫、三公主出现的那一个位置。

    和陆海空分开的赵二独自一个人来到了这里,赵二很显然是接了陆海空的命令过来的。

    有人在愤怒当中,会失去理智,而陆海空在愤怒当中却能够保持绝对的理智。

    在陆海空自己感受到赤霄剑,并且扑向董卓这边的时候,他并没有把所有的人全部带走,而是让赵二去了一趟之前三公主出现的地方。

    这原本也只是谨慎的一个举动,却没有想到赵二那边给他带来这么一个惊喜。

    得到陆海空命令的赵二,原本是想过来这边看一下情况,却没有想到一过来就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在三公主所在的那一个地方,三公主依然还在那里,只不过这时候的三公主被一股血色的能力球困住了。

    吕布使用的那一个道符,并不是什么杀伤力巨大的道符,而是一种引动阵法力量的道符。

    那一道符一使用,三公主直接被阵法强势镇压了,不仅【赤霄剑】被夺走不说,连三公主本身也被困住了。

    在面对三公主这一个筹码的时候,董卓的人还是相当谨慎的。

    尽管三公主已经被困住了,在吕布把【赤霄剑】带走之后,他们还是留了一队人马看守,领头的就是之前被三公主重伤的张绣。

    这样的看守,从阵容上来讲算是很华丽,但很遗憾的是他们的对手是赵二。

    在仅有一个张绣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是不可能拦住赵二的,而赵二也没有想要躲躲藏藏的意思,直接站了出来直扑三公主那边。

    面对突然杀出来的赵二,张绣眼眸闪过不屑自信满满的再次使出【百鸟朝凤枪】打算把赵二拿下,结果【百鸟朝凤枪】一出来,直接就被赵二暴力破除了。

    双方虽然都是武力90,但在战斗力上,张绣很明显不如有些【骁勇善战】的赵二强悍,双方一交手这家伙立刻就被吊打了。

    赵二在轻松击退张绣之后,找个机会,一枪抽在困住三公主的那一颗血色能量球上。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赵二的长枪挥出,那一个血色的能量球直接就破摔了,一次同时一股恐怖的气势冲天而起。

    在三公主的那一身充满愤怒的气势冲霄而起的时候,另一边,在阵法核心当中,陆海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只是陆海空这时候露出的这一抹笑意却显得分外的寒冷,在配合李儒微变的表情,让人可以清晰的察觉到陆海空这时候表现出来的那一股彻底的寒意。

    边上的吕布在那一股气势出现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迅速出手,手中的方天画戟挥起,打算逼开自己面前的三人去把李儒救下。

    “轰!”

    尽管典韦和张飞两人注意力一直都在吕布的身上,尽管在吕布那一击挥出的时候,典韦和张飞两人同时出手截住了他的攻击,却没有想到,这两人还是低估了吕布这时候的爆发。

    三件兵刃相交,一阵巨响传来的同时,在吕布一张脸憋得泛青的情况下,典韦和张飞两人直接被吕布的蓄力爆发一击击退了。

    吕布一击得手,正准备上前扑到陆海空那边,然而他还没有行动呢,一把古朴的大刀就向着他劈了过来。

    “滚,别在这时候来碍事!”

    这时候,吕布的脸色狰狞无比,他很清楚的能够察觉到这时候陆海空的那一身怒意,如果他不能够迅速来到李儒身边的话,李儒绝对是很有可能被陆海空当场击杀的。

    在这一种时候,他那里还有时间和这一种小角色纠缠。

    这一戟全力轰出,的同时看也不看那一个中年人一眼,身形一动打算在自己这一击落实之后,起身扑向李儒。

    如果不是李儒处于那一种状态之下,吕布是不会这么着急,他就不会这么轻视自己的对手。

    然而他终究还是轻视了自己的对手,这一种轻视让他付出不小的代价。

    在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和中年人手中的长刀相交的时候,吕布的脸色瞬间一变。

    方天画戟上传来的力道,让吕布瞬间明白,眼前的这一个家伙并不是自己预料当中的那一种小角色,但这时候吕布才醒悟过来已经太迟了一点了。

    那一把长刀劈来,蕴含的不仅仅有力量,还有巅峰造极的技巧,如果吕布不轻视对手的话,面对这一种对手,他也出不了什么事情来,但很遗憾的是他轻视了对手。

    那中年人斩出的那一刀划出一道近乎于道的曲线,不仅轻松挡下吕布的那一戟还反手劈到吕布的胸口上。

    尽管吕布的反应惊人,在中年人那一戟劈过来的时候,立刻就做出了反应,但终究还是晚了胸前的铠甲直接被中年人一刀劈碎,并且在吕布的胸前划出一条血线来。

    “战斗时分心,取死之道!”一击得手,中年人也没有继续追击,看着眼前已经反应过来的吕布淡淡的说道。

    这时候吃了大亏的吕布才把目光落在中年人身上,当他的目光落在中年人身上的时候,尽管之前吕布一击有了心理准备了,但真正看到人家的时候吕布的心还是彻底被提起来了,脸上流露出近乎死灰的颜色。

    因为仅仅这一眼出来,吕布就很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一个男人很强,非常非常的强,强到他不开启魔气状态根本就不可能战胜人家,而在现在董卓的这一种状态下,吕布根本就不能开启魔气状态,那是会影响董卓对于魔兵的炼化的。

    “该死的,偏偏在这一个时候出现!”

    如果是在别的时候,吕布很愿意和中年人干一场,但眼下这一种时候,吕布是真的不想要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有他在吕布根本就没有办法过去救李儒。

    一想起李儒那边的情况,吕布顿时心焦无比,有心想要转头去看看,但这时候他已经完全被中年人的气机锁定住了,他别说是转头了,要是胆敢轻举妄动一下,那必定是会引来暴雨般的进攻。

    而在吕布那边被中年人控制住的同时,在陆海空这一边,李儒的情况更加不妙。

    陆海空倒是还没有动手,甚至没有什么气机,但这时候谁都能够感受到陆海空那一身怒火。

    面对陆海空的滔天怒火,李儒依旧保持着冷静:“陆大人,做人留一线,虽说我们之间有不少误会,但之前毕竟是有过合作,而且别人不知道,您应该是很清楚,我们做的这一切要的不过是死中求活争得那一份生机,您就这么把我们的生机给断了,于心何忍。”

    听到这话,陆海空顿时笑了:“于心何忍?布下如此丧尽天良的大阵,毁这千年古都,灭这百万生灵只为你们的生机,你又于心何忍?”

    陆海空原本是不想要和李儒说什么的,只是不爽于李儒把自己放在弱势的位置上的那一副模样。

    李儒这时候正准备在说什么,却被陆海空直接打断掉了。

    “明明丧心病狂了,明明不择手段,既然手段都败了,都已经得罪我了,那么你就不用在说什么了,该付出的代价你说什么也是要给我的!”

    陆海空说话间,手中的蛮荒斧扬起,陆海空目光极致冰冷,直接就向着李儒劈了下去了。

    这时候,陆海空完全不管李儒是天下有名的谋士之类的问题了,在他的眼中用三公主要挟他的李儒就是一个作死之人,既然人家作死了,那就让他去死好了!

    然而就在陆海空一斧劈出的时候,陆海空很清楚的听到一声叹息。

    而在这叹息声出来的同时,陆海空的眼前光芒一闪,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陆海空斧前,手中的黑色兵刃扬起,牢牢的架住了陆海空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看着这一个突然出现的家伙,陆海空的眼中顿时眯了起来,而在这一个身影背后的李儒更是一脸错愕。

    “主公!”

    这一声主公当中,带着愤怒带着不解,李儒无比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这一个身影,明明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明明就要能够逆天改命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你自己选择放弃了。

    在李儒不解间,那人回过头来,讪讪地说道。

    “文忧啊,抱歉了,我试过了,但实在是没有办法看着你们在我面前被人欺负了,如果说改这一个命要我看着你们死在我面前,那这一个命我不改也罢!”

    听到这话,在这一个瞬间,李儒和吕布止不住的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