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22 戏志才的身体问题
    对于华佗的那一个虎心草的任务,陆海空甩手给出一亩的药田,还有上百万的资金以及整个神农部的配合之后,对于这事就不是太关注了。

    一直到留下华佗都没有想起自己还有一个‘神秘人’的任务奖励的他,坚信一分耕耘才会有一分收获,所以在他看来那一个任务就是为了留下华佗的,所以陆海空也不指望这一个任务能够有多少收获。

    当然也不能怪陆海空太粗心了,主要是当时‘月旦评’的任务陆海空确实是没有去做,而且当时系统提示来的时候,陆海空域外之城的战斗正处于最困难的时期。

    在那一个时间段,系统提示过来陆海空虽然有点开瞄了一眼,但看完甚至还没有看完呢,就直接甩手冷到一边了,那一种情况下陆海空一时半会想不起这一个奖励也是正常。

    由于对那一个任务不抱什么期待,于是这家伙转手就把这事放到一边去了,最多就跟王均那边说了一下,华佗那边的这一个项目他要多少钱那就给他多少钱,目前他最关心的不是那一个虎心草的任务,而是眼前最重要的问题。

    从铁血城回来的陆海空在把华佗安顿好之后,第二天就急不可耐的把自己麾下一杆文臣全部集中了起来。

    陆海空把这一群文臣集中起来倒不是为了了解并州情况,商量什么天下大事,对于陆海空而言在发现了华佗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是让自己麾下这一群心腹文臣的‘体检’更加重要了。

    尽管陆海空在华佗过来之前,也有安排医师为王均他们定时体检,但华佗到来之前,陆海空麾下最高明的医师了不起也就是一个高级医师,怎么能跟华佗相提并论呢?

    这么一个神医在眼前,陆海空当然不会放过,立刻就用上了。

    而对于陆海空一回来就强制他们过来接受体检的事情,王均几个是颇有怨言的,毕竟这一个世界虽然是类游戏世界,但这一个世界在医学上还是不怎么普及的。

    对于陆海空这一种时不时就要搞一下的体检,王均他们很是有些不以为然,个个都觉得自己没啥毛病,没有必要浪费工作的时间。

    对于这一群有些讳疾忌医的家伙,陆海空懒得说什么,直接强势镇压硬逼着这些家伙过来‘体检’。

    这一番体检下来,陆海空着实是吓了一跳,除了戏志才那家伙没有看之外,陆海空麾下的文臣几乎个个都或多或少有点毛病,都是一些肠胃之类的问题,很明显一看就知道是过劳的。

    其中以王均那家伙最为严重,毕竟这家伙自从和陆海空来到强阴立足之后,就一直都是陆海空麾下的管事,政务的担子一直都在他身上担着。

    虽然王均在从一个小山寨的总管,一直到如今管理整个并州的政务,不管是才能还是经验上都是在稳步提升的,但这家伙这一路走来也几乎是把自己当铁人用的。

    为什么陆海空每一次大手大脚之后,对于王均总是有些抬不起头来,就算是王均没有说什么陆海空自己也会有些不好意思,就是因为陆海空深知王均为了他的事业如何的呕心沥血。

    这家伙和陆海空见第一面的时候,完全是一个体重至少有一百八的胖子,但几年下来他的体重估计已经跌下了一百了。

    虽然人瘦下来了之后,看上去精神了很多,但是这一种几年时间几乎是折半的体重背后确是对于身体的巨大伤害。

    以至于,华佗在为一脸不情愿的王均把脉的时候,忍不住为王均糟糕的身体皱起眉头来。

    然而王均那家伙最糟糕的还不是身体,而是这家伙的讳疾忌医,在华佗明确的指出他的问题所在,并且说明了不治疗的后果之后,王均依然很是淡然的甩了一句‘等过段时间忙完了在治也不迟’。

    不仅仅是王均,陆海空麾下文臣田丰辛评辛评还有李雄等人也都是这一副姿态,谁身上都有些小毛病,但这时候都没有人把自己身上的小毛病看在眼里。

    他们倒不是真的讳疾忌医,他们也都知道自己身上的问题,但他们同时更加清楚担在他们身上的担子。

    因为陆海空一开始出身的问题,他的麾下并没有多少文臣,所以陆海空麾下的文臣要担比别人更多的更繁重的工作,等陆海空后来名声起来了,甚至到如今已经是名震天下的程度了,陆海空又准备对世家举起屠刀了,这等于是斩断了世家出身的士人的路。

    在陆海空自己断绝出自于世家士人的投效的情况下,尽管陆海空的背后有着【立才学宫】支撑着,但毕竟在这一方面底蕴不足,所以王均他们依旧需要担着繁重的工作。

    如此这般的情况下,他们真的很不想要抽什么时间去什么调理身体。

    看着所有人被华佗看完,一个个表示自己还有活要干,治疗什么的先放在一边的时候,首座上的陆海空面沉如水,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身边的案板上,巨响直接把所有人镇住了。

    “反了天了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忙是吧?既然这么忙那把你们都撤下了不就行了?”

    陆海空一发怒,所有人立刻老实低下头,不敢和陆海空硬刚。

    “真不知道你们一个个在想什么,身体都不要,你们要是倒下了谁帮我干活?志才,你给他们安排一下,每一个人轮流休息,务必让他们一个个最少都空出五天时间到华神医那边接受调理,如果实在安排不过来那几天的他们的工作我来做!”

    “是!”边上的戏志才似乎一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站在边上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句。

    陆海空在强势拍板之后,也懒得跟这些家伙说什么,无视这家伙一个个的小声的埋怨,强势把这一群家伙赶走,直接把这一件事情定下来了。

    跟这些家伙相处几年了,陆海空也知道他们的秉性,真要他们一个个自己找时间治疗一下根本就没有可能的,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陆海空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而王均他们对于陆海空这一个强势的主公也没辙,一个个只能摇头晃脑的边苦恼着自己的工作该怎么办,会不会因为调休被搞得一团糟,边埋怨着陆海空就不能给他们自己来安排吗?

    这时候,感激的话几乎没有人说,更多的就是这一种的埋怨。

    但有时候天天嘴里念叨着大恩大德永世难忘的未必会真的把恩德放在心里,那些嘴里都是埋怨的却低着头勤勤恳恳的工作的才是真正的忠心,才更加真正把对于陆海空的感恩记在心里。

    把王均他们弄走之后,整个镇北阁五楼里,就剩下陆海空戏志才还有华佗了,而接下来就是这一次‘体检’的真正重头戏了,陆海空在舒缓一下之后,对华佗一礼:“劳烦华神医了,请您帮志才看看。”

    “陆大人多礼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华佗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钉在戏志才的身上,在看着戏志才的同时,华佗的眉头也渐渐的皱了起来。

    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尽管还没有真正为戏志才把脉,以华佗那一身惊人的医术,仅仅只是看着,还是从戏志才的外表上看出了一些戏志才的问题。

    看到华佗的眉头皱了起来,陆海空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忧色,不过这时候华佗在看病中,陆海空也没有打扰静静的看着。

    华佗眉头紧锁:“戏先生,手。”

    “劳烦神医了。”

    相比于华佗和陆海空,戏志才反倒是在场最淡然的一个,大方的把手伸了过去。

    华佗在接过戏志才的手,为他切脉之后,眉宇间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一直切了二十几分钟,华佗才把手从戏志才的手中拿起来。

    “华神医,怎么样?”看到华佗放手,陆海空立刻就迎了过来。

    看着陆海空那略带急切的样子,华佗轻轻的摇了摇头:“戏先生的情况小老儿生平仅见,即是先天不足,隐约却还有一些别的问题在,让戏先生的问题变得很是棘手,如果之前戏先生不是服用了补足先天的药的话,他现在的情况怕是堪忧。”

    “不过,戏先生虽然服用了那一种补足先天的药,但那药并不能彻底根治补足他的先天不足,戏先生现在的身体问题依然不小,而且还在不断的恶化,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最多不过两年戏先生怕就……”

    听到华佗这话,戏志才依旧是一脸淡然,似乎华佗在说的不是他一样,反倒是陆海空很是着急。

    “那华神话有医治的办法吗?只要能够救下他,需要什么东西你说!”

    陆海空这时候的焦急谁都听得出来,很难想象一个在万军面前都面不改色的人,会在这时候这般模样。

    华佗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从始至终一脸淡然的戏志才:“小老儿目前也没有办法彻底医治戏先生,只能够帮助戏先生调理一下身体,不过小老儿会尽力想办法医治的。”

    华佗虽然是神医,但他并不是真的是神,有些病他真的是未必救得过来。

    比如之前需要虎心草任务的那一个人,还有眼前的戏志才,比起上一个,戏志才的问题更加的眼中。

    他在戏志才身上,甚至还看到了某些不好的东西,想要把戏志才就下来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啊。

    不过华佗毕竟是华佗,就算是他救不了戏志才,也能够更好的调理戏志才的身体,为他再续几年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