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20 地支落幕
    冀州,渤海,那一个小庭院内。

    未看了一眼围过来的那一群拿着弩箭的士兵,以及那一种瞬间爆发出惊人气势的‘大师级木匠’,脸上的惊慌之色迅速敛下,变成了慵懒之色。

    “怎么说呢?看着一群小学生在面前秀智商,真的是有够无聊的。”

    随着未懒散的话语声响起,他身边的几个人瞬间行动了起来。

    未这一支小队确实是陆海空麾下的人,其中不是异人之家的佼佼者,就是陆海空麾下火字营出身的成员。

    这些家伙的实力都颇为不俗,几乎都是武力70以上的存在,而且身上的装备也都相当不错。

    不过看着那几个人行动起来,那一个‘大师级木匠’嘴角却露出一抹冷笑。

    他可不认为就这几个人能够翻起什么浪来,事实上单单是他们确实是不能怎样,但在他们动手的时候,突然有十几个人从外面闯了进来,直接杀进那一群手持弩箭的士兵当中。

    看到这一幕,那一个‘大师级木匠’脸色一变,他最大的依仗就是那一群弩兵,在弩兵被杀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未他们抗衡,所以这家伙面对这一种情况二话不说就准备转身走人。

    然而他还没有行动呢,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一剑将他的后心刺穿了。

    很随意的干掉那一个大师级木匠之后,未返身杀进那一群弩兵当中,外面的那十几个人和里面的这几个人联手,轻轻松松的就把那一群拿着弩箭的士兵全部干掉了。

    处理掉这些家伙之后,未扫了一眼现场直接走人了。

    在他们从那一个庭院出来的时候,刚刚逃走的丑已经被人揪了回来,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那一个真正的大师级别木匠。

    “走吧,带回去复命!”

    …………………………

    北海郡,荒山中。

    卯看着从隐蔽处走出来的那一群人,一手抓着美女裁缝,一手捏着一块发光的令牌,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意。

    其实他这时候已经可以走了,但他就是不发动令牌,就是要戏耍一下陆海空的这一群部下。

    “怎么?这么瞪着我干嘛?还想拦住我不成?我劝各位还是省省吧,北海的郡兵还有五分钟左右到达,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还是考虑考虑,怎么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下离开吧,要是你们的身份暴露的话,陆海空估计是会很苦恼的。”

    说道这,卯顿了顿,嘴角的戏谑更深了:“对了,为了让北海的人更好的知道你们的身份,我在这附近放了好几块‘陆字令’,你们如果不想要给你们老大添麻烦的话,走之前最好先把那些东西找出来,并且带上否则的话陆海空估计会很麻烦的。”

    这话说完,卯手中的用力一捏,正准备发动自己的道具离开。

    然而他这一捏之下,却没有能够把手中的令牌捏碎了,因为在他准备捏下去的同时,他的手臂已经离他而去了,动手的不是别人,正是跟在他后面的亥。

    卯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亥手中的长刀挥舞顷刻间在卯的四肢上再次划出几道伤口来,直接把卯的四肢筋脉挑断了。

    亥的刀很快,快到了当卯的四肢被挑断了,他才感觉到四肢涌上来的那一种疯狂的痛苦。

    望着已经走到他面前的亥,卯在强忍着四肢传来的痛苦,满脸的戏谑转为绝望的时候还有一抹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背叛我?”卯望着亥,红着眼睛,用嘶哑的声线质问道。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亥明明是他选择的人,为什么会在最后的关头背叛他。

    “背叛?你在想什么?我从一开始就不是跟你混的。”

    亥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然的笑意:“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异人之家叶巡!”

    听到叶巡这一个名字,卯的瞳孔顿时一缩,很明显他是知道这一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着什么含义。

    “难怪我终觉得你不是很擅长用刀。”

    这时候的叶巡已经不再理会他,直接把他身上的道具全部去下来指挥,对那边已经迎过来的人问道:“你们那边准备得怎样了?”

    “回大人,一切准备就绪。”

    “行,那就按计划行事了,我这边的活干完我就先走了。”

    叶巡了头,直接转身离开了……

    …………………………

    司隶校部,地支分部当中。

    子和自己的那一个部下,在那一股冰冷的气息出现的之后,两人直接就僵住了。

    诚然,子是【地支】当中最巅峰的武力,凭借着药物,成功突破了武力89就的那一个门槛爬进武力90的俱乐部。

    但他这一种靠着药物进入武力90的人,在实力上很明显是远远不能够和月影相比的。

    甚至仅仅只是感觉到月影身上那一股冰冷的杀意,子也是浑身发颤,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子作为【地支】首领,本身也有几分枭雄心性,尽管不明白那一个突然出现的人世怎么回事,但他也知道这一种情况下,静待下去无疑是在等死,所以在等待当中他也是一直在想办法应对着眼前的这一个局面。

    然而如果是月影气势刚刚蔓延的时候,子拼命来个鱼死网破的话,或许还有可能离开,但很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做出这一个选择,所以他彻底失去离开的机会了。

    当他们看到月影的身影的同时,不管是子的那一个部下,还是子都已经动弹不得了。

    自从通过顶级武将的试炼之后,月影的刺杀手段越来越诡异了,虽然她出场的气势确实是惊人,然而她真正的杀招却并不是气势,也不是她现身之后的雷霆一击,其实在她的气势出现的时候,一种无色无味的毒素已经开始在这一个小房间里蔓延了。

    当月影出现的时候,在这一个房间里的三人已经中毒了。

    月影进来之后,直接来到动弹不得的子的面前,二话没说手中的匕首直接刺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原本僵硬状态的子脸色大变,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中毒,这家伙也算是刺杀界的老手的,月影的手段虽然精妙但是瞒不了他,所以他一早就采取了避毒措施了。

    原本他是准备装作中毒,在月影进来之后给她来个雷霆一击的,但他没有想到月影进来就是给他一下,吓得他立刻解除伪装身形一闪准备躲开月影的攻击,然而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多了,月影的速度比他快太多了一,他的动作才刚刚摆出来,月影已经刺在他的身上了。

    被刺中的子感觉匕首上有一股毒素瞬间蔓延进他的身体当中,仅仅几秒钟的功夫,就让他的身体直接僵硬住了,顿时脸色苍白又惊又怒。

    “你是怎么发现我没有中毒的?还有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你们的人不是已经被我们拿下了?”

    这时候的子脑海当中简直是被塞了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他完完全全想不通,自己的计划明明进展得相当顺利,怎么突然之间就出现月影这么一个变数了呢?

    对于子的疑问,月影没有半要解答的意思。

    从一开始月影看着子的目光就是无比冰冷的,手中的匕首在这时候转动了起来,嘴角勾勒出一个明明绝美却让人不寒而栗的微笑。

    看到那一个笑容的同时,子的心脏一下子就被提起来了,一种无名的恐惧将他覆盖淹没,让他忍不住想要呐喊出声来。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当他落入月影的手中的时候,真正的地狱将在他面前出现。

    月影在让人把那一个大师级别的铁匠送出去之后,自己一个人留在那一个分部的小房间当中。

    当几个小时之后,月影从那一个房间出来之后,房间里已经在没有子和他的部下了,有的只是两团需要打上马赛克的东西。

    月影用那一种最残忍的方式让子死去,到不仅仅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从他的口中了解一些他们还没有了解的关于地支的资料。

    其实一开始月影在接触地支的时候,是想要把这一个组织连根拔起的,但很遗憾的是,这一件事不仅仅是月影负责的,戏志才也在负责这一件事情。

    所以当戏志才了解到地支的情况之后,立刻就让月影改变了原本的行动方针。

    这样的一个成熟的具情报和暗杀为一体的组织,比起直接干掉他们,把他们掌控在手里的这一个选择无疑会更好一些。

    因为地支在很多情报的网络上是戏志才手中的情报网络所没有的,拿下地支的话,正好可以和戏志才的情报网络互补,所以他们才对改变行动方针。

    这几个月来,利用人才优势以实力优势,再加上背后的戏志才和荀攸的智商优势。

    地支这一个组织其实已经被渗透得七七八八了,所以在发生转换事件的时候,月影他们原本都要准备动手了,没有想到子居然会在这时候给他们送来一个惊喜。

    可笑子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一举一动基本都被人家掌控住了,居然想要利用三个大师级别的人才来设局,让陆海空替他去背锅,去承受三个势力的怒火,下场当然是凄惨的。

    子自己被月影千刀万剐了不说,他手中的地支也被陆海空彻底接手了过来,尽管他咬紧牙关死活不说他背后的人是谁,但实际上这一次的大师级人才绑架事件一出来,他背后的那一个人的身份也基本是出来了。

    大师级别人才这一种事情,不管是在那里都是属于高度机密的。

    除非是像陆海空这样,要发展兵器产业,并且有强大的完全不惧人家惦记的军事堡垒,否则是个人在得到大师级别人才之后,都是小心翼翼的藏着轻易不会让消息出来的。

    这一次消息能够这么快出来,很明显的地支的背后就是那三方的其中一人了。

    对于这一问题,目前月影他们还在研究,他们同时也在整合着地支的力量。

    而在地支的事情接近尾声的同时,另一边陆海空也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只带着铁血骑的他一路简单顺畅,仅仅用了五天不到的时间就回到了北封城下。

    而恰好在北封城下,陆海空看到了那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