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207 张角
    在那一个血色幻影被干掉之后,那一种沉重的,仿佛随时都能够睡去的睡意当中清醒过来的陆海空,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的清醒过来了,而是来到一个很很神奇的地方。

    他眼前所看到的,是一个小小的道观,道观的边上是一片陆海空认不出品种的树,在那些树木的边上是一片小小的菜园,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带着一种田园风光与世无争的那一种氛围。

    陆海空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有些迷,不清楚自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这里又到底是什么地方?

    就在陆海空一头雾水的是,一阵他有些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进来吧,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陆海空闻言一愣,这声音他有些熟悉,但却死活想不出到底是谁来,不过这声音自己之前在和那血色幻影抗争的时候曾经听过,最后应该也是因为这一个声音的出现那一个血色幻影才破灭的,这么说应该是他救了自己的。

    因为回想起这个,所以陆海空也没有多想,直接走进了那一个道观当中。

    让陆海空把道观推开,看到里面的那一个人的身影的时候,陆海空顿时吓得跳了起来。

    只见道观里的那人一身道袍,看上去一副飘然若仙的模样,这家伙可不就是被自己干掉两次的张角吗?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在这里,还有他为什么要救自己?

    陆海空看到张角的时候,各种各样的疑问顿时全部都起来了,而就在陆海空这些疑问起来的时候,他的脑袋一疼,紧接着一些尘封了许久的记忆顿时就出来了。

    这时候在陆海空的脑海出现的是两段记忆,一段是他第一次和张角在太平道观的会面,还有一次是张角反抗系统之前最后的一面,那些原本没张角封印住的记忆全部恢复了过来。

    虽然两段记忆其实都没有多少,但陆海空消化两段记忆还是花了很一会儿的功夫,当他把那两段记忆都消化完了之后,脸上原本的戒备消减了不少。

    看着眼前的张角,陆海空的眼睛眯了起来:“看你现在的模样,看来我应该恭喜了,你成功了?”

    张角听到这话苦笑的摇了摇头:“成功?那里是那么容易能够得到的?我其实可以说是失败了,你现在看到的我并不是完整的我,而是我留在你身上的一部分残魂而已,这些年都是靠着你才能活下来的。”

    陆海空闻言一愣:“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这些年都在我身上?”

    可以看得出来,陆海空听到这话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在看到张角点头之后,更是直接变得无比铁青,原本对于张角救自己一命的感恩也消减了不少。

    因为他很清楚这非但意味着这些年来自己在张角面前几乎是没有一点秘密的,更重要的一点是自己的这些年一直在火山口上走着钢丝线,一个不好会出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毕竟在他的身上可是藏着一个反抗系统的存在,鬼知道系统会怎么处理他。

    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的变脸,额,应该说是陆海空的愤怒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你放心,我对它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它对你们这一种人来讲应该是无害的。”张角看着陆海空脸色铁青,出生安慰到。

    “无害?”陆海空听到这话,脸色不仅没有舒展开来,反而更加难看。

    “刚刚的情况你没有看到吗?如果不是最后你出手的话,你确定那东西会对我无害吗?”

    陆海空说道这里的时候整个人不由得顿住了,脑海中顿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那东西是冲着你来的?”

    张角闻言,脸上露出苦笑的表情:“应该是吧,我很有可能暴露了,不过它把那东西放出来好像不单纯的是冲着我过来的,似乎也有想要阻止你的意思。”

    陆海空对于张角这话没有回应,而是沉默一会之后,把一双眼睛放在张角的身上:“不管它还有别的什么意思,我现在想知道,你突然来见我又解开我记忆的封印想要干什么?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对于张角陆海空一直都是戒备的,就算是有两段记忆打底,陆海空对于张角的戒备还是在的,毕竟两人之间可不是什么故友,陆海空甚至还干掉了他的两个弟弟,所以不管怎样,对张角保持一份警惕都是应该的。

    “我还能够有什么意思,既然它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我当然是要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有些事情想跟你交代一下。”张角道。

    听到张角要走,陆海空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你想要交代什么?”

    张角郑重道:“不要去碰太平天书,你现在很危险,就算是我从你身上离开了,你应该也是它重点关注的对象,所以一定一定不要去动太平天书!”

    陆海空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愣,这玩意张角这时候没有说起的话,陆海空直接都忘了那玩意了,他这时候突然这么反复强调自己不要去碰那太平天书反倒是让陆海空回想起还有这么一个玩意来。

    不过想起归想起,陆海空这时候也不想起碰什么太平天书,倒不是他对于张角有多信任,而是他实在是不想和张角扯上关系了,张角这家伙别看现在跟他低眉顺眼的,但这家伙的危险性也是不容置疑的,

    所以在这一种情况下,不管是张角不让陆海空去碰太平天书是真心实意的,还是他有什么算计不想让陆海空破坏都跟他没有关系,陆海空不去动那玩意就是了。

    只要不和张角扯上关系,一切比什么都好。

    然而就在陆海空点头的时候,陆海空忽然想起了什么来,目光直视着张角:“你这一次不会再封印我的记忆了吧?”

    “放心,这一次不会了。”张角笑着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陆海空的脸色才好了一点,接着问道:“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这话一出,赶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张角对此也不在意。

    “没有了,老道这就离开。”

    说话间,也不见张角有什么动作,陆海空却看见眼前的这一个世界开始一点一点的坍塌了下来。

    那些原本的道观和树木,在坍塌当中一点一点粉碎,最终慢慢的消失不见。

    看着这一个过程,陆海空突然有一种明悟,眼前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不过就是幻觉而已。

    这样的明悟让陆海空脑海当中灵光一闪,既然一切都是幻觉的话,那自己看到的都是真的吗?那所谓的血色幻影会不会也是张角动的手脚?

    还有自己的记忆真的是完全恢复了吗?张角会不会还限制着,修改着他的一部分记忆?

    这时候张角出来见他,又反复提及【天平天书】是为了什么?会不会自己一早就陷入了张角布的局当中去了?

    或许系统什么的对于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恶意,系统就是破坏他的任务也不会弄死他,这一切会不会是张角的操作,他在意识到凭他的力量是不可能反抗系统之后,想要利用陆海空帮他反抗系统?

    陆海空这时候稍稍有些敏感,有些受迫害妄想症的征兆了。

    然而没有办法,面对于张角这一种能够轻轻松松修改别人的记忆的家伙,陆海空就算是抱再大的警惕也是不为过的。

    而且在这一种力量不对等,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陆海空这时候的明悟也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所以眼下陆海空的情况真的是有些迷了。

    ‘或许,我应该研究研究道术之类的东西,或者找一个能够保护灵魂或者精神的道具了,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在让张角随意操控我的记忆了。’那一种危机感和紧迫感上了陆海空的心头,让他不由自主的想法。

    在陆海空的沉思当中,他身边的东西一点一点破碎,而当所有的东西都幻灭了之后,陆海空感觉到一种失重感传了过来,一直到这时候他的精神才算是真实的回到自己的身体上。

    然而回归的陆海空,享受到的并不是那如同潮水一般的奖励提示,也不是在丹田当中一改之前的霸道,变得温和得好像一只小猫咪一样的龙气的乖巧,而是无边的剧痛。

    他之前开启【霸者无双】和被那血色幻影控制的时候,身体的伤害还存在着呢。

    前者到不算是什么,主要是后者,后者的造反是那一种直接的大暴动,长达一个小时左右的疯狂暴动,就算是陆海空的经脉强劲这时候已经被龙气弄得千疮百孔了。

    以陆海空这时候的身体状况,如果一个不好,没有什么好的修复手段的话,那陆海空几乎就是一个废人了。

    对于眼前的这一种情况陆海空倒是没有多少惊惧,直接把自己的属性版面打开,把自己的诸侯任务掉了出来,在任务奖励上点击了领取了。

    【您以成功转职诸侯,您的职业转换开始!】

    于此同时,一股金光将陆海空笼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