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70 北封城外
    陆海空这边的救援工作在陆海空使用了【天眼侦测】以及赵二那边从附近征调了大量的农民之后,展开得相当之顺利。

    虽然那些农民基本都是被刀架在脖子上,强行拉过来的,不过在陆海空发了大量的金钱的情况下,他们干活还是很卖力的。

    在那些农民的帮助下,陆海空他们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大致了完成救援的工作。

    不过救援工作虽然是持续了三天,但除了第一天之外,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救援根本就不算是救援了。

    那一种恐怖的冲击之下,生还者第一天基本都被就出来了,而第一天之后陆海空他们挖掘出来的更多是尸体。

    所以陆海空的心情可以说是一天不如一天,特别是第三天几乎每一次挖开地面见到的都是尸体的情况下,陆海空的脸更是从头黑到了晚上。

    最终在三天的救援工作下,陆海空救出了接近四百个浴血骑士,得到了五百多具尸体,一千多个浴血骑士当中还有近百人不知所踪。

    尽管还有百多人不知所踪,陆海空的救援工作也不得不就此停止了。

    不管是各方各面的原因,陆海空都没有办法在进行下去了,其中最大的问题是粮草的问题,那一次山洪直接把陆海空的粮草全部葬送了,这几天陆海空的粮草都是靠着附近的练级点撑着的。

    但附近的练级点已经被刷遍了,接下来除非他进攻附近的县城,否则陆海空也没有办法在筹集粮草了。

    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不得不放弃最后的搜救,只能够带着浴血骑兵把那五百具尸体火化了,带着他们的骨灰起身返回并州。

    而在陆海空他们起身返回并州的同时,一双眼睛略微有些遗憾的看着他们。

    很显然,那一双眼睛的主人对于陆海空的反应很不满意。

    隐约中,似乎传出了这样的呢喃声。

    “一头嗜血凶残的狼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头学会忍耐的狼,这家伙真的是越来越可怕了。”

    ……………………

    在陆海空起身返回并州的同时,这时候在并州北封城外迎来了一队特殊的客人。

    那一队是由两辆马车组成,前面的一辆不管是在马车的造型上材料和做工上,还是在拉车的马上都要比后面的那一辆马车要高出几个档次。

    相比之下,他们后面的那一辆马车之寒酸,让人觉得走两步就能够散了,拉这马车的那一匹马更是瘦不拉几的,双眼虽然很是灵动,但却透着一股慵懒。

    前面的那一辆马车是颍川荀家的马车,而后面的那一辆马车同样也是来自于颍川的,两辆马车几乎是同时出发也几乎是同时到达。

    鬼知道后面的那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到底是怎么走过几千里的距离来到这并州而不散的。

    两辆马车子安北封城外停了下来,领头的那一辆马车上下来一个人。

    那人一身青色的书生长袍,看上去二十七八岁,面容俊朗,嘴角带着一丝温和慵懒随意的笑容。

    这人叫做荀衍是荀彧的哥哥算是荀攸的叔父,他就是前一段时间,因为何进的计划被荀家派过来策反荀攸的人。

    不过看这家伙这样子,倒也没有多少要来策反谁的意思,这一点从他们这一路上游山玩水的,晃晃悠悠慢慢的才来到这北封城就可以看得出来。

    只见荀衍这家伙下了车之后后面那一辆寒酸的马车的车窗外。

    其实那一辆破烂的马车的车窗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车窗,严格来讲其实就是一个破洞而已,荀衍来到破洞外往里望了进去。

    这一辆破烂的马车当中有两个少年,不过眼下这两个少年根本就没有功夫搭理荀衍,两人甚至没有注意到马车已经停下来了,这时候那两个少年正盯着一盘棋你来我往的下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异人的原因,这一个世界当中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棋牌游戏。

    原本不应该出现的象棋围棋之类的东西,这一个世界全有,而这时候那一辆破烂的马车当中那两个少年在下的就是象棋。

    他们的那一副象棋似乎是自己用石头打磨的,棋盘则干脆就是由几块破烂的木板拼接而成的,看上去别提有多寒酸了。

    不过那两个少年倒是对于自己眼前寒酸的棋盘一点也不在意,你来我往的厮杀着。

    这两个少年,左边的那一个身穿一身灰色洗得有些发白的长袍,长得还算是英俊,就是有些瘦弱,相比之下他对面的那一个少年虽然衣服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人家身体还算是健硕,腰间别着一把剑看上去精气神比左边那一个好多了。

    不过两人在棋盘上的较量右边这一个确是输多赢少,一路下来他基本就没有赢过左边那个,但这家伙就是有一种好战的精神,虽然屡战屡败,但他还是屡败屡战。

    很是锲而不舍的同时,这家伙在失败当中也在飞快的进步的。

    从一开始十几手就让人玩死,在到现在已经可以和左边的那一个下个几百手的了,虽然同样还是输,但进步已经是相当的惊人了。

    而他们眼前这一局更是有了历史性的突破,右边这一个的局势是少见的一片大好,眼前着就要获胜了,这一种难得有一次的胜利让右边的这一个心情愉快,脸上忍不住挂着一阵笑容。

    在左边的那一个下了一手之后,这家伙眼前一亮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就要伸手一举定了这江山。

    这时候马车外,荀衍的声音慵懒的传了过来。

    “你要是这么下,就又要输了!”

    右边的那一个少年闻言手中一颤,先是转头瞪了马车外的荀衍一眼,然后转过头来继续按自己原来的思路去下。

    几乎在右边的这一位把自己的得意的那一手下完之后,左边的那一位轻轻的推了自己面前的一个字,右边的那一位少年脸色不由得一僵。

    “怎么说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看到这一幕,荀衍大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