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50 刺杀汉灵帝
    洛阳皇宫,汉灵帝的寝宫之内。

    一天一夜没睡的汉灵帝,好不容易才在抱着传国玉玺的情况下入眠。张让提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小心翼翼的在边上候着,看着消廋了几圈的汉灵帝,张让一脸的心疼。

    尽管汉灵帝酣然入睡,张让对于汉灵帝的恭敬贴心依旧如故,完全没有这一几天在汉灵帝身边提醒吊胆战战兢兢之后的怨恨。或者说,对于汉灵帝,张让没有恨,也不敢有恨。

    张让这一个老太监,其实不仅生理上是有缺失的,他的人格其实也是畸形的。

    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在照顾着一个一言可决他生死,又可一言与他荣华富贵的这一个男人,照顾了几十年,当他几十年的生活为汉灵帝喜而喜为汉灵帝怒而怒把汉灵帝视为自己的核心地这样生活,几十年后的现在,汉灵帝其实就已经成为他生活当中的一部分了。

    这个时候在张让照顾汉灵帝已经成为他的本能了,对汉灵帝的忠诚也是如此,他或许会考虑汉灵帝死后他该怎么办,但在汉灵帝的面前,他对汉灵帝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

    人心从来都是敏感的,如果张让不能如此赤诚的待汉灵帝,在陆海空兵临城下的时候,张让应该就已经人头落地了。而当张让这么活了几十年的时候,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已经丧失掉去怨恨汉灵帝的能力了。

    这是一种很悲哀的活法,但对于张让来讲,他没有选择的权力,命运给了他什么活法他就只能这样活下去。

    看着好不容易睡去的汉灵帝,张让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候着,并且细心的做着准备,尽可能的不让任何因素影响汉灵帝的休息。

    不过,尽管张让方方面面上都做得很好,但汉灵帝这边才刚刚睡下不久,汉灵帝的寝宫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喧哗声,似乎是有什么人想要见汉灵帝。

    张让原本到没有想要理会的意思,他之前已经吩咐过了,陛下好不容易睡下这时候谁来都不管用,就算是何皇后来了也必须挡下来。

    但外面的喧哗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张让不由得眉头一皱,小心翼翼地看了汉灵帝一眼,示意边上的小太监尽心留意,自己起身尽可能放轻步伐的走了出去。

    然而张让这边还没有走出汉灵帝的寝宫呢,那一边喧哗声骤然大了不少,那人似乎闯过了那一群小太监的封锁过来了。

    “父皇,高阳来看您了!”

    随着一阵清越活泼的声音响起,一个灵动的身影推开汉灵帝寝宫打门走了进来。

    看清来着身份的时候,张让愣了愣,不过随即迅速反应过来迎了上去。

    “大公主您怎么过来了,陛下一天一夜没睡刚刚睡下,您看您要不还是先回去吧!”

    这一个大公主和月儿的那一个三公主完全不一样,虽然也是异人公主,但这个可是三天两头就往汉灵帝这边跑,而且很的汉灵帝的欢心,不过这时候再得汉灵帝的欢心也没用,在张让看来一切以汉灵帝的身体健康为主,直接就要把她赶出去。

    原本张让以为,大公主平时虽然有些任性,但也还算是懂事的,这一种情况只要说一句就好了。

    然而张让没有想到的是,大公主却不干:“不要,人家找到了一个好东西,现在就要给父皇看!”

    张让脸色虽然不变,但心中却隐约有些警惕了,正要强行把大公主赶走,就在这时候汉灵帝的声音想起来了。

    “是高阳来了吗?过来吧,朕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你这丫头了。”

    汉灵帝本身睡的就浅,这一个高阳公主来的时候动静又很是不小,所以一下子就被惊醒了过来。

    不过看的出来,汉灵帝对于这一个高阳公主还真的很是喜爱,好不容易才睡下的,被她吵醒汉灵帝不仅没有生气,语气反倒是带着一丝宠溺。

    看到汉灵帝发现,张让也只等放行让高阳公主过去,似乎是不满张让赶自己,这古灵精怪的公主特意给张让做了一个鬼脸才过去的。

    看到高阳那古灵精怪的鬼脸,张让原本紧绷着的情绪也不由得稍稍放松了下来。

    然而就在张让放松下来,转身正准备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的时候,他的脚步却稍微停顿了住,常年在汉灵帝身边伺候着,让他练就了一身非凡的察言观色的能力,而在高阳公主经过他的那一瞬间,张让的脸上多了一份惊疑,随即脸色大变!

    “陛下小心!”

    张让的骤然大喝让汉灵帝一愣,不知道张让这时候搞什么鬼,而就在汉灵帝发愣的同时,他面前的高阳公主脸上却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同时身形一闪向着汉灵帝逼近了过去。

    别看这高阳公主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一身的武力却也有70左右,虽然远远不能喝月儿那一种变态相比但比起汉灵帝这一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讲简直就是小超人。

    汉灵帝那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呢,高阳公主直接来到他身边,一脚将刚刚从床上起来,把手中的传国玉玺放下的汉灵帝踹飞了出去。

    一脚将汉灵帝踹出去,高阳公主正准备继续上去进攻。

    “住手!”

    因为高音而导致有些尖锐的咆哮声响起,别看张让那样子,这家伙也是有练过几手的,实力虽然不算强,但也有60左右,看到高阳公主对汉灵帝痛下杀手,张让的眼睛顿时就红了,直接向着高阳公主扑了过来。

    然而张让这边才刚刚扑倒高阳公主这边,直接被人一脚踹飞了出去。

    没办法,这家伙虽然是忠心可嘉,但实力确实是不济,不过张让倒也不是一点作用没有,至少他的扑击打断了高阳公主痛下杀手的机会,而这时候那边的汉灵帝也反应了过来。

    尽管对于眼前的情况还有些懵,但胸口的剧痛还是让汉灵帝很清楚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意识到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公主居然要行刺自己的时候,汉灵帝顿时满脸怒容。

    “高阳,为什么要行刺朕?”

    随着汉灵帝不解的怒吼声响起,传国玉玺直接飞到汉灵帝的手中,于此同时汉灵帝身上那一股煌煌天威再一次翻涌出来。

    看到这一幕,高阳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失望,不过好像也没有太多的沮丧,甚至没有理会汉灵帝,反倒是有时间回头恨恨地瞪了张让这老太监一眼。

    “没有想到我这么完美的刺杀居然在你这老太监的手中失手了,我倒是有些好奇,你这老太监是怎么发现破绽的?”

    “高阳!”

    高阳那赤果果的无视,让原本就震怒不已的汉灵帝更是瞬间暴走,随着汉灵帝的怒喝声响起,一支巨大的龙爪向着高阳公主抓了下去。

    面对那一只轰过来的金色龙爪,高阳公主的脸上没有半分惧色,看上去似乎是有所依仗。

    果然,在那一只金色的龙爪轰在高阳公主的身上的同时,在她身边出现一个土黄色的防御罩将她护住,那一只龙爪在轰到那一个防御罩的同时直接溃散掉的。

    “父皇好凶,儿臣要不是有道具防身的话,这下就被您给打死了,这个可是儿臣好不容易得到的专门用来对付您的一次性道具呢,原本以为可以省下来的,没有想到最后居然还是用了,儿臣好心疼!”

    高阳公主看着悬浮在自己头顶的那一个土黄色的小鼎嘟这嘴,对汉灵帝撒娇道。

    如果是平时,面对高阳公主的撒娇汉灵帝肯定是一脸的宠溺,但现在嘛,汉灵帝脸上除了愤怒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情绪了。

    “不要以为区区一个破鼎就能够护得住你!”

    随着汉灵帝的怒喝,又是一支金色的龙爪轰在高阳公主身上,虽然那龙爪的威势更胜,不过依然没有伤了高阳公主。

    “父皇,您别浪费力气了,儿臣这一个鼎您的打不破的!”

    “闭嘴,你没有资格叫朕!”随着汉灵帝的又一声怒喝,又是一个金色的龙爪轰了过来。

    高阳公主见状,倒也不在说什么了,只是一脸的讥讽。

    她这一件一次性道具可是在神兵阁得到的,虽然远远不如月儿的赤霄剑,使用的时候还有不能移动的弊端,甚至还是一次性的,但防御力是绝对变态的,凭汉灵帝对于传国玉玺或者说是对于大汉气运的掌控,短时间之内根本就不可能轰破的。

    汉灵帝似乎也渐渐意识到这一点,不过他倒是一点也没有停手的意思,只是在指挥着金色的龙爪进攻的同时对高阳喝问道。

    “为什么要刺杀朕?谁派你来的?是不是陆海空?”出现这一种事情,汉灵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洛阳城外的陆海空了。

    “陆海空?”高阳听到汉灵帝的话顿时就笑出生来了:“看来父皇对陆海空很是忌惮啊,不过父皇您可猜错了,儿臣跟陆海空可没有半点关系,额,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陆海空只不过是儿臣的一枚棋子而已。”

    听到这话,汉灵帝和刚刚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张让一脸的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