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49 愤怒
    洛阳城内,从爆出陆海空和洛阳城内的一些乱民有勾结,准备发动民变打开城门之后,整个洛阳城内的大臣个个人心惶惶。

    尽管何进那边已经开始对全城戒严,并且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清洗行动了,依然都不能够让这些大臣们放心。

    这些大臣们对于陆海空的看法,其实从陆海空刚开始兵临城下到现在短短几天的时间有了非常巨大的改变。

    从一开始觉得陆海空的实力作死,到现在把陆海空视为巨大的威胁,甚至已经有人准备在何进那边的计策失败的情况下,向汉灵帝进言让地方上发兵缴了陆海空了。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如此大的转变可见陆海空给这些大臣的压力之大。

    这一方面是陆海空恐怖的军事实力,还有一方面是陆海空的出身。

    这一种山贼出身的人,总让这些大臣觉得陆海空和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一旦陆海空进了城,绝对是会大开杀戒的,到时候说有弹劾过陆海空的估计都难逃厄运。

    当然倒也不是所有大臣都主张对陆海空喊打喊杀的,其中也有一部分人觉得可以把何进他们抛出去安抚陆海空。有着一个想法的当然是有着他们的利益诉求了,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了,估计在汉灵帝彻底绝望之前,也没有人敢提出别的异议,毕竟谁都看得出来,汉灵帝那边对于陆海空可谓是恨之入骨。

    所以不管在对待陆海空的问题上持什么意见的,这时候都很默契的关好房门,坐在那边看着何进表演,至少在目前何进还是主角。

    而没有人知道的是,何进这一个主角其实从一开始就被人利用着。

    他从一开始,就是某些人手中的棋子,从一开始对于陆海空的刺杀,到如今的全城戒严一直都是如此。

    何进的一举一动上,他以为是根据自己的利益来做决策的,其实他做的每一个举动,真正获益者根本就不是他。

    洛阳城中,还是上一次那一民居,李灰和黑袍人再一次会面了,两人的这一次会面比之前少了许多从容,多了几分紧张感。

    “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黑袍人见面直接问道。

    “托陆海空的福,一切进行顺利,现在全城戒严,甚至连宿卫军也加入其中,目前皇宫当中守卫的宿卫军已经不足之前的二分之一,而且全部都是在皇宫的外围,另外董卓那边也在过来的路上,最多两天的时间马上就能够达到洛阳。”李灰回应道。

    “这么说我们算是万事俱备了?”黑袍人喜道。

    “我这边是没问题了,就差你那边了,你准备好我进宫的道具没有?”

    “早搞定了,我们什么时候行动?现在吗?”黑袍人满脸的雀跃。

    “现在不行,现在全城戒严才开始不久,处于最紧绷的状态,我们在等一天,明天晚上直接动手。”李灰想也不想的回到。

    “好的!”黑袍人满脸的雀跃:“对了,你说我们到时候要不要给可怜的陆海空同学留点汤?毕竟陆海空同学为了我们的事情,不仅差点被暗杀了,还赔了个老婆,你这家伙还直接弄死了他在洛阳城的那么多心腹,也该给那家伙一点安慰吧。”

    “我说你就行了吧,别这么恶趣味行吗?”李灰一脸的无奈。

    “没办法,谁让他是第一异人呢,看到这一种高高在上的人物,我就想要玩弄一下。”黑袍人嘟着嘴回应道。

    “从你的身份来讲,你也是高高在上的好吗?行了不要在意什么陆海空了,他对于我们而言就是一个棋子而已,用完扔了就算了,回去好好准备吧,明天那一件事不容有失!”

    “放心吧,不会的!”

    两人彼此点了点头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

    洛阳城,皇宫中。

    汉灵帝从得到何进汇报的那一个消息开始,已经一整天都没有睡觉了,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他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特别是在最近这一段时间,情绪屡屡的大起大落,让他的精神状态变得相当的差,身体上同样也比之前更加虚弱得多,按道理他现在应该是能够躺下就睡的,但这时候的他真的是睡不着。

    其实几天过去他的心情从最开始的得知陆海空兵临城下的心情已经有了变化了,原本的怒火中烧在几天的沉淀下来,汉灵帝其实自己心中也自己在捋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他内心很清楚,自己在这一件事情上,其实是有错的,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而已。

    一方面是面对死亡的恐惧放他焦躁不安,另一方面是在他最后想要做的事情被陆海空或者说他自己彻底搞砸了之后,汉灵帝当时的心情也处于一种破罐破摔的心态。

    只是再怎么破罐破摔,当满地的罐子被砸在地上,就算是当时在怎么无视,那些碎了一地的锋利碎片还会是在哪里。

    当他回过神来看着那满地锋利的碎片,甚至还有自己踩上去满脚的鲜血的时候,汉灵帝有时候也在想,如果一切倒回去事情发生之前会不会比较好一点。

    这一个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如果一切能够倒回去,汉灵帝觉得自己或许能够用更加圆满的方式来解决陆海空的问题,或许一切都不需要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他也不需要恐惧陆海空会什么时候从外面杀进来,把自己原本就不长了的小命带走,或许他也能够顺利的从月儿的手中得到【赤霄剑】或许他可以多活几年,就算是再不济自己原本的计划也能够顺利进行,把自己的皇位交给自己的幼子。

    一切都会很美好,但当汉灵帝从这一样的妄想出来的时候,他很不甘心的发现,自己后悔了,用更加明确的话来讲,汉灵帝知道自己做错了。

    但人最可悲的并不是不能够发现自己的错误,而是明明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但却已经完全无法回头了。

    汉灵帝很清楚,这一件事上自己是错了,但他不能回头,没有办法回头,更加不愿意回头。

    他是皇帝,他是大汉的主人,这一个世界谁都会有错唯独他不会有,他也永远不需要像别人低头。

    他用着一种孤傲的语气对自己说着,同时一步一步的把自己推向深渊。

    ……………………

    洛阳城外,陆海空的军营附近一里左右,一个小小的身影踉跄的前行着。

    这小家伙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身上虽然经过简单的包扎,但根本就不管用。

    他的体力在逃出城之后基本就消耗得差不多了,他能够走到这里来,完全是靠着极大的毅力在支撑的。

    这小家伙不是别人,就是之前陆海空见过一面的那一个小乞丐,其实以这小乞丐的身手是不至于这么狼狈的,但是他为了从那一群士兵手中抢到那一块令牌而暴露了,虽然最终成功从那群士兵的手底下逃走了,却也在过程中被砍了一刀身受重伤。

    而实际上,小家伙拼出命了也要去抢的那一块令牌,其实仅仅只是一块证明陆海空身份的令牌。

    陆海空麾下的在洛阳的组织是散碎的一个组织,其中甚至还包括一些异人之家的散人,陆海空把那一块令牌给徐立,其实只是让他联系异人之家的散人用的,这块令牌就算是丢了其实也没有多少关系的。

    但这只是陆海空的看法,不管是徐立还是小乞丐都不怎么看,在他们的眼中这一块令牌就代表着陆海空本身。

    所以徐立就算是知道有危险,也要先把这一块令牌藏好,小乞丐就算是知道有危险也要冲上去把这一块令牌抢回来。

    陆海空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会为了一块令牌失去两个的忠心耿耿的部下。

    没错,是两个,小乞丐虽然是逃出来了,尽管已经靠近了陆海空营地一里的地方,但他最终还是倒下了。

    在看到陆海空麾下巡逻的浴血骑士,将那一块令牌交出去并且艰难的说出‘城里有变’四个字之后,这小乞丐就死了,脸上带着一抹遗憾离开了人世。

    实际上这一个小乞丐只要能够多坚持一会的话,他是有能够活下去的希望的,陈平马上就过来了,只要他能够坚持到陈平到来,他就能够活下去,但很遗憾的是他并没有能够坚持到陈平到来。

    当陆海空看到那一块带血的令牌,以及那一个躺在血泊当中的小乞丐的时候,陆海空的沉默了很久。

    这一个小乞丐辛评跟他推荐了好几次,陆海空本身也很中意,这小家伙的天赋是高级的,还是只差一点就能进入顶级行列的人才,陆海空虽然才见他一面却对这小家伙很喜欢,本来想要待会并州好好栽培的,却没有想到就这么倒下去了。

    在那小家伙的尸体前,陆海空一言不发的站了好久,最后让人把他火化了骨灰带回并州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只是陆海空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明显透着冰冷的杀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