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从山贼开始 > 142 阵前对话
    汉灵帝所说的一天之内拿下陆海空,那根本就是外行人痴人说梦的事情。

    不说别的,尽管皇甫嵩算得上的大汉的第一名将,但是光是五六万大军的调用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特别是像他这一种名将,在调动的时候比袁绍这一种战场纯新手的家伙要讲究太多了,很多细节上都要仔细准备。

    尽管皇甫嵩在陆海空的军队兵临城下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开始在做准备了,但从他接到到汉灵帝的口谕,再到大军开到洛阳城外也是花了近乎一天的时间的。

    当北军六万大军在洛阳城下摆开的时候,洛阳的城墙之上已经有不少人在看着了,对于这一场战斗朝中期待的人可很是不少。

    比较朝中大臣懂行的也有不少,他们很清楚的知道北军和南军虽然名义上是并称的,但双方不管是将领的级别上,还是军队的实力都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西园八校的惨败并不能动摇他们对于北军的信心,恰恰相反,因为西园八校的溃败让很多人都憋着一口气,希望北军能够把陆海空嚣张的气焰狠狠的压下去。

    在这一种情况下,不少大臣都亲自上了洛阳城墙之上准备亲眼见证这一战。

    在这时候的城墙之上,几乎是汇聚了整个洛阳城中,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大汉的权贵。

    出身四世三公袁家的三公之一的当朝太傅袁隗,之前在躲在大将军府瑟瑟发抖的大将军何进,还有太仆王允以及跟王允一起上来的蔡邕,剩下还有些一些位高权重的大臣。

    这些人有的是自己感兴趣过来的,有的是消息灵通听到某一个消息才早早在这边等着的,就在几个小时前,宫中传来汉灵帝想要来亲自观战的消息,不过他们苦等了一两个时辰都没有听到传闻要来的汉灵帝来到这洛阳城上。

    实际上汉灵帝确实是要来,不过很可惜的是,汉灵帝又反悔了并没有赶往洛阳城,而是派人从珍宝阁当中取出一件珍宝摆在他的寝宫中。

    当那一件珍宝摆出来的时候,汉灵帝的面前出现了一片光幕,光幕上出现的是俯视角度的洛阳城外陆海空的浴血军团和北军对峙的景象。

    汉灵帝使用的这一件珍宝似乎颇为高级,尽管是通过道具观看的,但却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透过光幕汉灵帝能够看到也能够感受到那两支对峙着军团的气势。

    而当汉灵帝通过那一个光幕,看到满脸苍白的陆海空,骑着一匹神骏的战马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汉灵帝的愣了愣,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

    洛阳城外,两军对峙的中间,皇甫嵩单枪匹马来到浴血军团的阵前。

    大战之前,皇甫嵩的这一个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城墙之上的那些大臣一阵疑惑,不知道这家伙这时候想要做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皇甫嵩并不打算和陆海空打,因为他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这一战真打起来那他就算是赢了,北军比较也是会以惨生收场的,所以这时候皇甫嵩想要努力一下,试一试能不能劝降陆海空。

    他很清楚自己这一个举动有风险的,这里所谓的风险并不是陆海空这边会趁机把他灭掉,而是在朝廷内,他的这一种举动是会落人口实的,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打起来那就是不是口实不口实的事情了。

    皇甫嵩在浴血军团阵前立下高声喊道:“陆大人,故人皇甫嵩求见!”

    在皇甫嵩的等待中,不一会儿,陆海空满脸苍白地坐着‘小陆子’出来了。

    “一别多年没有想到再见的时候居然是在这一种场景之下。”皇甫嵩看着满脸苍白的陆海空,感慨道。

    “怎么叫我出来就是让我听这个?”陆海空的眉头一皱冷声道,看得出来,这时候的陆海空心情相当之差。

    “当然不是,老夫想要劝陆大人……”

    陆海空冷哼一声直接打断了皇甫嵩的话:“劝我?劝我什么?劝忠心耿耿的我,老老实实站在那边别反抗,任由外戚毒后弄死?劝未婚妻为我出头,却被蛮横镇压的我,一言不发忍气吞声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现在错的是谁?错的是我吗?错根本就不是我,是何进和何皇后,他们肆无忌惮的玩弄朝纲明目张胆的刺杀朝廷大臣,将国家的律法和尊严踩在脚底下践踏,这你不知道吗?”

    陆海空劈头盖脸的一通甩了过来,看着满脸愤怒,苍白的脸色上涌出不正常的潮红的陆海空,皇甫嵩直接愣了。

    犹豫了半天,皇甫嵩还是错开了陆海空的质问,作为一个沙场老将特别是有过一次和陆海空在口头交锋上失利的他还是很清楚自己这时候该怎么做的。

    “陆大人,我等身为朝廷的军人,当以服从为天职,我们想要相信陛下,以陛下的圣明……”

    “相信陛下,我当然相信陛下,但问题是陛下相信我吗?”陆海空再一次将皇甫嵩的话打断了。

    “我在并州接到陛下的命令,立刻召集我最强的军队马不停蹄的往洛阳赶,结果呢?我在半道被刺杀,陛下是怎么做的?他给我公道了吗?

    行!陛下不给我公道也没有问题,这点小事我不在乎,我陆海空是从最底层爬上来,什么苦什么委屈我没有受过,我知道是因为陛下我才有今天的,怎么会因为这一点小事跟陛下闹情绪。

    我止步不前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陛下看到外戚的猖獗,是想告诉陛下他们对于大汉基业的危害!我满心以为以陛下的英明神武看得出来,外戚如此猖獗若是不及早除掉的话,说一句大不敬的话,若是陛下化龙之后,这天下姓刘还是姓何都两说,到时候陛下还有什么脸面下去刘家的列祖列宗?”

    “陆大人,注意你的言辞!”皇甫嵩眉头一皱冷喝一声。与此同时,远在洛阳皇宫当中的汉灵帝更是浑身一颤,一脚将边上的张让踹翻在地。

    陆海空完全置之不理,继续说道:“我这么忠心耿耿的,陛下是怎么回报我的?他不仅没有除掉外戚,反倒对我失去信任,并且还想要撤掉我和三公主的婚约,三公主为我讨公道他居然还镇压三公主。”

    说道这里的时候,满脸苍白的陆海空身上爆发出一股极其恐怖的气势,那一股气势向着皇甫嵩拍了过去,让皇甫嵩浑身一颤。

    “我算是看出来了,陛下是受到毒后的蛊惑太深了,唯有清君侧才能正圣听,才能将这将倾的大厦扶住,皇甫大人是和我一起清君侧正圣听,还是助纣为虐,坐视大汉江山倾倒你自己看着办吧。”

    陆海空说完,完全不理会皇甫嵩,直接转身回到阵营当中。

    留下在那边目瞪口呆,隐约察觉到自己来见陆海空或许是一个严重的错误的皇甫嵩。

    于此同时,皇宫当中,汉灵帝同样也在大发雷霆着。

    陆海空刚刚的话中虽然看上去包含真情,但却犯了他很多的忌讳。

    不管是拿他的生死说事,还是拿他能不能见的列祖列宗说事,这都是汉灵帝极为忌讳的,所以尽管陆海空的话隐约带着一点真切,汉灵帝这时候依然是满心的怒火。

    他是谁?他是汉灵帝,是这一个大汉帝国的主人,他的对错什么时候轮到陆海空这一个山贼出身的贱民来评价了,还清君侧正圣听?他也配!

    汉灵帝从来就不是一个能够接受批评的人,更别说陆海空这么赤果果的打脸了,这一种几乎是指着鼻子骂他昏君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接受。

    在这一种盛怒之下,倒霉的张让被汉灵帝踹了好几脚。

    所幸的是,汉灵帝的那小塑料体格并没有多少力气,张让被踹几脚也没有什么大碍。

    汉灵帝在踹了张让几脚之后,一口气喘不上来,不由得坐了下来,在地上一阵哮喘着,被踹了几脚的张让见状立刻就扑了上来,脸上没有半点怨恨,一如既往的小心翼翼的细心的照料着汉灵帝。

    半响,汉灵帝才恢复过来,恢复过来的汉灵帝复杂的看了一眼张让之后,抬头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光幕怒道:“传我命令,让皇甫嵩立刻马上给我拿下陆海空这一个逆贼,告诉他,我要陆海空死!”